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没什么,忙完了,过来跟白教授叙叙旧,顺便请教几个问题。”

    姜绵笑的甜美,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样子。

    “有什么问题便直说吧。”

    白珩依然坐在那吃饭。

    仿佛温漓带来的饭菜是人间美味一样。

    姜绵没有见过这样的白珩。

    白珩这人成熟内敛,温和有礼,不管在谁面前,都不会失礼。

    像是这种当人面吃饭一言不发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可今天偏偏就发生了。

    这好像根本不是她认识的白珩一样。

    她认识的白珩,不可能做这种事。

    除非,除非白珩厌恶透了她,连最基本的礼貌也不想保持,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姜绵想的没错,的确如此。

    白珩现在很厌恶她,所以根本不屑对她有什么礼貌。

    姜绵皱了皱眉,随后问了几个医学上的问题。

    白珩回答的还算认真。

    毕竟白珩一直是一个对工作很认真的人。

    说完之后,白珩便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姜医生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回去了,我一会还有事要忙。”

    白珩这淡漠疏离的态度,难免有些激怒她。

    姜绵笑了笑,沉默片刻道:“我看温小姐脸色不太好,精神也有些差,是不是身体不好,可要及时做检查啊。”

    “她去年的时候身体很不好,当时我帮她安排了妇科的大夫给她看了看。”

    “按理说,事后她应该来复查的,可是一直没来,前几个月,我们还谈起她了,如果有机会白教授可一定要劝劝温小姐,毕竟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姜绵淡淡一笑,漫不经心的说出了温漓看妇科的事情。

    白珩脸色微微一变。

    他沉默着,似乎并不打算问什么。

    这时姜绵又道:“其实无法生育不是什么大事,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想要孩子可以依靠别的手段,或者领养也是可以的,但是身体还是要顾及的。”

    “看温小姐气色不好,妇科方面的疾病应该还是蛮多的,她从来没有来复查过,所以白教授最好劝劝她。”

    “对了,今天真是麻烦白教授了,通过白教授的指导,我真是茅塞顿开,懂得了很多,我先走了,改天有机会请白教授吃饭。”

    说完温漓的事情,姜绵便离开了。

    白珩站在那,微微皱着眉头。

    不能生育?

    这种事情对于女人来说,的确很不幸。

    但是将这种事随便说出来,姜绵这个医生实在太没职业道德。

    又是两日过去,被抓起来的人那人仍然没招,似乎在害怕什么,一直死扛着。

    温暖倒是好了许多。

    医生告诉她,最快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这两日,顾臻没来,只在微信上询问了下温暖的情况。

    温暖也回了两句,之后就没了下文。

    欧阳煜来看温暖的时候,温暖正站在床边,看着外面飞来飞去的鸟儿羡慕的很。

    敲门声接连响起,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请进。”下一刻,欧阳煜那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温暖眼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