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珩实在无奈。

    这丫头脑子是不是最近不太好使。

    先是邀请顾臻跳舞,现在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爱慕之心。

    如果顾臻没有女朋友,没有喜欢的人,那倒是正常。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允许她胡思乱想。

    “啊?”

    陈依然的脸色有些尴尬。

    白珩皱眉道:“你谈恋爱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喜欢一个喜欢别人的人。”

    白珩如同一个严厉的长辈一样,半点情面没给陈依然留。

    陈依然急忙摇头,“我是有些仰慕顾助理,感觉他这个人很厉害。”

    “但是如果顾助理跟温暖在一起,我绝不会破坏的。”

    “表哥,我有分寸,跳舞的时候我也不是故意的,本来我是带了舞伴的,谁知道那家伙临阵脱逃,恰巧顾助理也一个人坐在那,我才邀请他的。”

    陈依然急忙开口解释。

    她这个年纪,刚刚大学毕业,很容易去崇拜一个人。

    尤其是顾臻这种事业有成,成熟的男人,她更是容易春心萌动。

    好在她是个有分寸的姑娘,没想着去破坏温暖跟顾臻的感情,只是单纯的觉得顾臻这种人实在太厉害罢了。

    闻此,白珩点了点头,“你也不小了,做事有分寸就好。”

    “表哥,资料给你放这了,我去忙了。”

    陈依然打了个哈欠,打算去泡杯茶,提提神好工作。

    转身的时候,看到桌上的照片,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表哥,你还在找那个小女孩啊。”

    “上次查到的情况不是说她已经得病去世了吗?”

    闻此,白珩摇了摇头,“也许信息有误,我总觉得她还活着。”

    “那如果真的找到她呢。”

    陈依然好奇的很,眨了眨眼睛,“表哥,你不是喜欢温漓姐吗?”

    “万一你找到当年那个小女孩怎么办啊,是不是就不能跟温漓姐在一起了。”

    白珩微微一怔,无奈一笑,“这是两回事,我找到她,是想跟她说声谢谢,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跟我的个人感情无关,也跟我和温漓无关。”

    “是吗?”

    “万一,万一那个小女孩让你以身相许怎么办,那温漓姐岂不可怜了?”

    “听说温漓姐受过很严重的情伤,你可不能再辜负她了。”

    “你去忙吧。”

    白珩避开了这个话题。

    不是他没办法回答,而是这种问题压根不需要担心。

    他根本就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既然已经认定了温漓,那么就不会改变,与别人无关。

    他自己的感情跟心意,自己清楚的很。

    下午的时候,白珩去医院做研究。

    陈依然作为助手随行。

    路上两人买了些水果,还有一些补品。

    下了车,陈依然便直奔温暖的病房,将买的东西先送了过去。

    病房外,顾臻站在那,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助理,你怎么不进去?”

    陈依然有些诧异的看着顾臻。

    “暖暖还没醒,我怕吵到她。”

    温暖一直昏睡到现在。

    顾臻很担心。不过医生说没什么事,让温暖多睡一会,也利于她调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