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浅浅,你别哭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是谁?”

    陶小陶也急,依着她对洛浅的了解。

    洛浅根本不会做出这种事才对。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就是那天,那天我去酒店找你,结果喝了杯酒,便感觉全身难受,后来闯进了一个房间,跟一个陌生男人……”

    按照时间算,孩子就是那个男人的。

    当时她惊慌失措的逃走,根本没敢看男人的脸。tqr1

    事后也没吃避孕药。

    对于那种事,她都是懵懵懂懂的,吓都快吓死了。

    哪里还能想到吃药什么的。

    “是那天!”

    陶小陶面色一变,那天其实都怪她。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洛浅也不会被逼着喝那杯酒了。

    “你在哪个房间遇到的那个男人?”

    陶小陶扶着她一边走一边问道。

    全然没注意,他们身后一直有人跟着。

    “好像是顶层。”

    洛浅迷迷糊糊道:“可能是只鸭。”

    “什么?”

    陶小陶微微一愣。

    “我听人说,那有几人做特殊服务,难道不是鸭吗,所以找到他又能怎样,我还指望他对我负责?”

    洛浅苦笑一声,低头看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

    她也真是傻,怀疑了都不知道。

    可能因为自小没母亲的缘故。

    所以,对于自己的身体,她几乎都没关心过。

    纪珍还要照看江莫,对她也是分身乏力。

    所以,她连自己做了妈妈都不知道。

    “你傻啊,上面是总统套房,怎么可能有鸭,除非是客人叫的。”

    “就算客人叫的,也不可能在那里胡来啊,浅浅你到底睡了谁?”

    陶小陶对那种地方还是比较了解的。

    至尊的总统套房,怎么可能是鸭。

    而且能住在那,身份肯定不一般。

    “真,真的吗,我不知道。”

    洛浅抓了抓头发,很是烦躁,“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敢看那男人长什么样,我就走了,怎么办……”

    陶小陶:“……”

    啊啊啊,真要被她气死了!

    “还能怎么办,先把孩子打了,不管是谁的,你这孩子留不住,你吃过避孕药,吃过感冒药,还受过伤,又跟慕少天天开车,你觉得孩子能健康吗?”

    “再说了,医生说你身体很差,就算没吃药,凭着你的情况,可能孩子根本保不住。”

    洛浅的确不适合要孩子。

    不然之前慕云靳也不会让她吃药了。

    只是谁都没想到她已经怀孕。

    所以这个孩子虽然还在肚子里,但其实已经不适合存在了。

    不然真是畸形儿,生下来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痛苦。

    更何况,以洛浅的身体情况,就算强行保胎,也不一定真能保住。

    打掉是唯一的办法。

    “等我回去跟云靳商量商量。”

    走出医院的时候,洛浅总算认命。

    事实已经发生,便再也改变不了了。

    一听这话,陶小陶吓了一跳,抓住她的胳膊急道:“你傻了,还是脑子有问题,你居然要告诉慕少!”

    “他是我老公,我必须告诉他,而且我也不想再隐瞒他什么了。”

    上次相亲的事,她已经很愧疚了。

    而慕云靳却依然包容她,帮她解决掉一切麻烦。

    所以,从那之后,她便一再的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能瞒着他。

    “你脑子烧糊涂了!”

    “这种事告诉他,不是要闹离婚吗?”

    陶小陶着急的拉着她往外走,找到一个角落停下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听我说,先把孩子打了,好好养身体,然后再跟慕少重新开始。”

    “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你若是跟慕少说,他肯定要跟你离婚的。”

    “再说了,豪门规矩多,就算他勉强接受你,被你婆婆知道,你这辈子都没好日子过了,所以一定要听我的,这事除了你跟我以外,谁都不许说,明天我就带你过来打胎。”

    “今晚你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跟慕少说过去陪我,明天就去我那住。”

    陶小陶当机立断,快刀斩乱,帮她做了决定。

    “可是我不能瞒着他。”

    洛浅痛苦的摇头,“小陶,他对我很好的,他虽然是慕氏的总裁,但他对我真的很好,从没苛责过我半句。”

    “所以,这种事我怎么能瞒着他,况且我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哪里还有脸继续跟他在一起。”

    本来,在慕云靳的细心呵护下。

    她已经将那段过往忘记了。

    但是孩子的事情一出,那些被埋藏在心底的阴霾,瞬间冲了出来。

    她感觉自己很不干净。

    竟然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她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

    “你怎么这么傻!”

    陶小陶气的都想揍她了,如果不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真能打她一拳,将她揍醒。

    “你上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好事,才能嫁给慕少这么好的男人,正是因为他对你很好,所以你才不能放弃。”

    “你若是一说,就真的完了。”

    “浅浅,你舍得跟慕少分开吗?”

    陶小陶换了一种方式,语重心长的劝说。

    洛浅摇了摇头。

    她哪里能舍得呢。

    只要想到可能与他分开,就心痛的要死。

    “所以啊,听我说,这件事决不能说出去,就当你人生中犯的一次错误好了,以后你们生儿育女,好好过日子不就是了?”

    陶小陶觉得这事根本就是自己惹出来的。

    所以,自己要负全责,不能因为这个让好友丢了幸福。

    “我……”

    洛浅犹豫不决,却接到了慕云靳从公司打来的电话。

    “糟糕,我说中午给他送饭的。”

    洛浅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十二点十五分了。

    她本来打算回去之后做饭给慕云靳送去。

    谁知出了这事,到现在都没回去。

    “喂。”

    她心虚的接了电话。

    “怎么了?”

    慕云靳担忧的问道:“你去哪了,听你的声音情况不太好。”

    十二点还不见洛浅过去。

    他便打了电话,才知道洛浅早早的便出了门,说一会回去,但却一上午都没见到人,他难免有些担忧。

    这才打了电话过来。

    “我,我跟朋友在外面,我没事,对不起我忘记回去做饭了。”

    洛浅支支吾吾开口,想要隐藏自己的心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