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珩跟这的医生很熟。

    刚刚温暖被送到这家医院,也是白珩联系了自己的朋友,亲自为温暖会诊。

    包括住院手续什么的也都是白珩一手搞定。

    温暖被送来的时候,意识昏迷,嘴角不停的往外渗血。

    当时,温漓是真的吓坏了,整个人都快陷入崩溃中。

    幸好有白珩一直在,才不至于让她慌乱。

    “嗯。”

    温漓是真的很累。

    本来今晚看到蓝铭,便感觉心累。

    如今温暖又出了这样的事。

    公司的事情还一大堆,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她身上,她是真的感觉力不从心。

    “累了就好好休息,没有过不去的坎,万事有我撑着。”

    白珩笑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温漓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靠在长椅上,疲惫的睡着了。

    白珩伸手帮她身上将要滑落的衣服盖好,就这样站着一旁静静的看着她,陪着她。

    她睡着的样子,在他看来实在太过可爱。

    “白教授,你怎么在这站着,不去办公室休息吗?”

    忽然,一道清脆的女声传来。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笑着走了过来。

    白珩转头看了一眼,愣了愣,“你是?”

    “白教授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姜绵。”

    女医生笑的很开心,看向白珩的眼神也有所不同。

    “姜医生。”

    白珩点了点头,“抱歉,最近太累了,所以记性不太好。”

    “可以理解,白教授每天都要做各种实验,自然很忙。”

    “不过白教授为何在这站着,医院不是有给白教授准备的办公室吗?”

    姜医生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停下来跟白珩闲聊,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嗯,有些事。”

    白珩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虽然,他的语气听上去还是蛮温和的,但其实更多的还是清冷疏离。

    姜医生的目光放在了靠在长椅上休息的温漓身上,顿时皱了下眉头,而后道:“白教授在陪温小姐?”

    “你们认识?”

    白珩也有些惊讶。

    “哦,是这样的,以前温小姐腰伤复发,在这住过一段时间,当时的主治医生是我。”

    姜医生笑着解释,刚刚的不悦,已经完全隐藏起来。

    没错,这就是当时为温漓看腰伤的主治大夫姜医生。

    当时为温漓看诊的妇科大夫,也是姜医生联系的。

    “原来是这样。”

    白珩点了点头,倒也没多惊讶,只是还是问了一句,“她的腰怎样,有没有留下病根?”

    姜绵顿时怔住,诧异的打量了白珩一眼,而后道:“白教授似乎很关心温小姐,你们是不是在恋爱?”

    “这个是我个人的私事,不太方便跟姜医生讲。”

    白珩倒也没犹豫,直接开口拒绝了姜绵。

    他不喜欢跟别人讲这种私事。

    同样他也不喜欢跟别人打听私事的人。

    这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姜绵脸色有些难看,但依然笑道:“是我多嘴了,不过温小姐的腰伤都是旧伤,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尤其是工作的时候,实在不宜久坐,不然复发起来也是很难受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