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女郎整了整头发,不甘的坐下,不敢再闹。

    “今个玩什么?”

    见到几人不闹了,杜易恒的脸色才好了些。

    他靠在沙发上,伸手揽着洛浅的肩,问众人今个有什么好玩的。

    他来这,可不是来看谁吵架的,而是来放松的。

    “杜少,今个咱们玩牌,谁输了脱衣服好不好?”

    就在大家沉默的时候,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正是刚刚对洛浅泼酒的那女人。

    那女人抬头看了一眼洛浅,继续道:“若是输太多,脱光了,就只能在这那个了”

    “杜少,您看怎么样?”

    女人笑的谄媚。

    但她刚刚那一眼,却让洛浅心中一惊。

    论起玩牌,她只会**

    “这个主意好啊。”

    立刻有人出言附和。

    “那就先从她开始吧,她是新来的!”

    那女人伸手指向了洛浅。

    “我不会。”

    洛浅蹙眉,开口拒绝。

    “不会还是不想玩,来到这的姐妹,可都是伺候各位少爷的,你是杜少带来的人,难道想让杜少丢面子不成?”

    那女人咄咄相逼。

    旁边的崔少也道:“杜少,你的女人若真不会玩,就别带出来啊,平白扫大家的兴。”

    “是啊,杜少,女人可不能惯着啊。”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顿时让杜易恒感觉很没面子。

    “抽牌。”

    杜易恒看着洛浅,冷声命令。

    “可我真的不会。”

    洛浅咬唇,几许犹豫。

    她从没玩过这些游戏。

    “我说抽牌!”

    啪的一声,脾气暴躁的杜家二少,直接将手中的烟盒甩在了桌子上。

    “杜少都让你抽牌了,你怎么还不动?”

    又是刚刚那女郎,眉眼里全是得意。

    洛浅见躲不过,只好伸出了手,开始抽牌。

    但她不懂游戏规则,完全不会玩,也没人肯教她。

    所以第一轮便输了。

    输掉的她,拿着手中的红桃三,不知该如何。

    “脱!”

    杜易恒翘着二郎腿,脸色冰冷的看着她,毫无怜惜之意。

    “杜少,能不能”

    洛浅今个只穿了一件粉色长裙。

    脱了裙子,里面就只有内衣裤了。

    这游戏分明就带了色情的味道。

    大热天的,几乎都只是一件衣服,脱了就差不多光了。

    “杜少,游戏规则可是提前说好的,谁输了谁脱,干我们这行的可没有不讲信誉的。”

    那女郎得意的笑着,已经将洛浅划分成了她那一类人。

    “杜少,今晚我陪你,但能不能不要在这。”

    洛浅咬牙,清秀的眉眼,染了一抹坚毅。

    她既然答应了洛万成,就没有退缩的余地。

    更何况,经历了那晚,她早就不干净了。

    然而,听了她的话,杜易恒却仍旧只是一个字,“脱!”

    男人眼中的冰冷,如同破碎的冰,让人心底生寒。

    “杜少,我”

    “脱!”

    杜易恒的眉头狠狠皱起,拧成一个川字,“不要再让我重复,否则你父亲的公司”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意思却已经明了。

    洛浅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咬唇不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