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难得一向温和的白教授,居然会发飙。

    如此骂人,也算厉害了。

    那人听了顿时怒了。

    什么叫不说人话?

    他说的哪一点错了?

    温漓难道不是靠着跟蓝铭睡过,公司才起来的吗?

    温漓身子一颤,气的浑身颤抖。

    没错,她跟蓝铭在一起的时候。

    的确有很多人想要跟她合作。

    但是,她也不是所有人都合作的,只有确实不错的,对双方都好,她才会选择合作。

    至于之后她跟蓝铭分手,也确实还有人因为蓝铭来跟她合作。

    无非是觉得她要么会跟蓝铭死灰复燃,要么就是蓝铭会念旧情给点好处,想要在她身上押宝。

    但是,她从未因此占过便宜。

    那些人她都拒绝了。

    所以,她真的很讨厌别人拿蓝铭说事,但是好像她真的摆脱不了蓝铭的阴影。

    她大学毕业之后,便进了天之蓝,一直在天之蓝做事,之后才回公司慢慢发展。

    所以很多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沾了蓝铭的光,在天之蓝的时候,也是为了历练自己,历练完之后就回自己公司发展了。

    却没人知道,她当初进天之蓝,只是想天天看到蓝铭。

    青梅竹马的感情,从儿时的仰慕,一直到高中在一起,之后在大学仍然没分开。

    蓝铭是她的学长,人人都知道她是学长的女朋友。

    大学那会两人正处于甜蜜时期,毕业之后自然不想分开,所以温漓才义无反顾的去了天之蓝,连自己家的事情都放弃不管了。

    结果在别人眼里,却成了她不要脸的去巴结。

    温漓眉头紧紧皱着,冷眼看着那人。

    白珩忽然牵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心给温暖,瞬间让她冷静下来。

    白珩颇为不屑的看了那人一眼,“你这种人,没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即便你的公司能做大,也是不义之财。”

    这话旁边不少人都听到了。

    那人尴尬的很,想要发火,但是对方是白珩。

    他知道白珩身后的背景,也不敢轻易说什么。

    倒是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舒茗笑了起来,“怎么就不能说了,温漓跟蓝二少以前的确是男女朋友关系,也确实有很多投资都是因为蓝二少,才找上温漓的,这是事实,怎么还不让人说了呢?”

    “白教授,你说做人要有道德底线,这是不假,但是有些事是事实,也可以说的是吧,撒谎总是不好的。”

    “你可以不选择跟这位先生合作,但是你也没有资格禁止这位先生说话,毕竟温漓跟蓝铭那点事,大家都知道呢。”

    “谁不知道,温漓之所以有今天,还不是因为成功爬上了蓝二少的床,跟蓝二少睡了几年……”

    舒茗正得意洋洋的说着。

    温漓手中的酒毫不客气的对着舒茗就泼了过去。

    舒茗正得意着,能抓到温漓的痛处,她实在高兴,完全没想到温漓会对她动手。

    一整杯红酒都泼在了舒茗脸上。

    舒茗瞬间愣住。须臾,反应过来,指着温漓怒道:“温漓,你居然敢泼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