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正在外面跟人喝酒的安莹儿,接到了人事部的通知。

    只是一条短信,也没客气,直接告诉她不必来上班了。

    工资会按照三倍补偿给她。

    她只上了几天班,但慕云靳却给她发了三个月的工资。

    外人看起来是好事一桩。

    但其实对于安莹儿来说,根本就是莫大的羞辱。

    安家那么有钱,她缺那三个月的工资吗?

    慕少不过是想用钱来羞辱她罢了。

    “贱人!”

    啪的一声,安莹儿气恼的砸了面前的红酒,大骂一声。

    当然,她骂的是洛浅。

    无论慕云靳做什么,错终究会归咎在洛浅身上。

    酒吧里的人,目光顿时投向了她。

    她却根本不理会,依然气的大骂。

    哪里还有世家千金的样子,完全就是个街头泼妇。

    不远处,苏晴几人也在喝酒,正观察着她的表现。

    “看样子这是又被慕云靳嫌弃了。”

    苏晴拿着高脚杯,慢条斯理的品着杯中红酒,嗤笑一声不屑道:“没用的东西,连个男人都拿不下。”

    “就是,就是。”

    洛姝雅点了点头,“还想给她出主意呢,但是现在看来就她那傻样,出了主意也没用。”

    “说的好像你有用似的,这么久过去了,你不是连个主意都没想到吗?”

    苏晴讥讽的看着洛姝雅,“我说了,再想不出主意,你就亲自开车去撞死洛浅。”

    “我,我知道了,我会很快想出办法的。”

    洛姝雅脸色一变,急忙开口道。

    “芊柔怎么回事,不是说查到洛浅跟慕云靳的事了吗,怎么现在还没到?”

    苏晴不耐烦的看了看表,一杯红酒,仰头喝尽。

    “来了,来了,**来了。”

    洛姝雅看到了白芊柔,如临大赦。

    这样苏晴的注意力,就不会总放在她身上了。

    白芊柔转头看到二人,着急的赶过来。

    “我查到了,那天洛浅跟她朋友在饭桌上被人下药,闯入了慕云靳定的房间中,他们发生了关系,据说当日慕少也被下药了,进去的应该是另外一个女人,只是那女人半道被人劫了。”

    白芊柔坐下之后,着急的说出了自己调查来的情况,“不过之后洛浅自己走了,再后来他们是在洛浅被逼相亲的时候遇到的。”

    苏晴的人还是很厉害的。

    白芊柔带着他们去查,挖了好几天,从慕云靳回国开始调查,总算查到了他跟洛浅的事。

    “怪不得洛浅能傍上慕云靳这个靠山,原来是卖肉卖出来的,我还真当她有什么能耐呢。”

    “不过睡一晚上,就能让慕云靳娶她回家,看样子洛浅床上挺会伺候男人的。”

    苏晴冷冷一笑,面带鄙夷之色,“芊柔,看看你哥哥什么眼光,这样的破烂货他也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白芊柔脸色略有古怪,未免苏晴生气忙道:“你别生气,我哥已经知道错了,他说这两人就过来跟你赔罪呢。”

    白陌枫被白家人关着。

    已经有好几日没跟苏晴碰面了。

    苏晴也给他机会反省。

    能反省的过来,自然是最好的。

    反省不过来,苏大小姐就不知道会用什么招数了。

    “关于洛浅的就这些吗?”

    苏晴皱眉,“如果就这些的话,我们还真拿她没办法。”

    “怎么没有办法。”

    洛姝雅忽然插嘴道:“我们想办法让慕少误以为洛浅是故意闯入他房间的,其实她跟下药的人一伙的,这样一来慕少不就认为洛浅是对方的人了吗?”

    “到时候,不用我们做些什么,慕少肯定会自己动手将她赶出去的。”

    闻此,苏晴跟白芊柔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似乎这个办法也不错,不过还要再调查一下当时的情况。

    “芊柔,从现在开始,叫人盯着洛浅,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抓住她的把柄,将下药的事情推给她,这次我一定要彻底将她毁掉!”

    苏晴是个极其自私的人。

    白陌枫喜欢洛浅,她便认为是洛浅的存在,才抢走了属于她的幸福。

    而她苏女王的东西是不许任何人抢的,尤其是男人。

    别说抢了,便是多看一眼都不可以。

    洛浅忙着迎接老爷子的事,心中一直忐忑的很。

    老爷子没说具体哪天会过来。

    但也就这段时间的事,所以洛浅这几日都没怎么睡好。

    慕云靳依然忙的找不到北。

    但慕少能力超强,虽然前阵子有所损失。

    却因为他最近彻夜的忙碌,又谈妥了几个项目,损失弥补了大半回来。

    所以他不在乎钱。

    失去几个项目,他完全可以加倍的赚回来。r1

    洛浅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动不动就恶心,越来越难受。

    早起,她下楼,打算出去走走。

    可能身体太差了,所以才会动不动就不舒服的。

    然而,出去的时候,听到修剪花枝的佣人低声议论。

    “少奶奶好像怀孕了,我见少奶奶昨个吐了好几次。”

    “不会吧,若是少奶奶怀孕了,少爷也该知道的,可能身体不好。”

    “但少奶奶的症状就像是怀孕啊,而且我看少奶奶总提不起精神,不是怀孕是什么。”

    “少奶奶以前身体就不好,你别瞎说,万一不是就麻烦了。”

    洛浅脚步一顿,怀,怀孕?

    她例假几个月没来了。

    洛浅愣了愣,皱眉想着,忽然发现已经两个多月没来例假了,顿时吓了一跳。

    但她身体情况不好,例假延迟的很厉害。

    以前经常有两个多月不来,一来便痛的死去活来。

    医生一直建议她吃些中药调养,她也没放在心上。

    更何况,吃中药需要吃很久。

    她没那个耐心,也舍不得花那个钱,所以便一直拖着。

    因此这次推迟,她只当是身体不好,根本没往怀孕的方面想。

    可她现在仔细想来,以前虽然推迟,却只是来的时候肚子痛,根本就没有恶心呕吐的时候。

    难道真的怀孕了?

    洛浅脸色有些白,如果她怀孕一个月,那肯定是慕云靳的孩子。

    如果是两个多月,那么

    而且她之前吃过避孕药,怎么可能会怀孕呢?

    “少奶奶,您怎么了?”

    耳畔传来风姨担忧的声音。

    风姨见她脸色很差,又一直愣着,便过来问了一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