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依然也不是傻子,看出来两人不对劲,但是她也确实没想那么多,单纯的跳个舞而已。

    在宴会上主动找舞伴这种事也并不稀奇,完全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闻此,温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样显得她太斤斤计较了。

    她急忙摇了摇头,“没事的,我怎么可能生气呢,我跟顾臻也没什么,我只是今天舞没跳好,感觉自己有点失败罢了。”

    “我跟顾臻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们真的没什么的。”

    温暖这样否认,实在有些奇怪,似乎在刻意避开她跟顾臻的关系似的。

    温漓无奈的很。

    这丫头怕是生气了吧。

    不过,顾臻似乎也没做什么。

    而且顾臻当时没舞伴,看到她跟秦帅跳舞,也是不开心的。

    这件事实在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两人缺乏最基本的沟通。

    苏浅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完全一头雾水。

    她压根不知道这两人发生了什么。

    先前她倒是干涉过两人的事,但是一个不开窍,一个只知道默默守候。

    就算她出力,也根本推动不了两人的感情发展,索性只能让他们自己去领悟了。

    谁知道,看这情况是越来越不好了。

    陈依然喜欢八卦,听到温暖这话,立刻瞪大了眼睛,“温暖,你一定在说笑,我看的出来顾助理很喜欢你的,是不是顾助理正在追你啊。”

    温暖立刻否认,“当然没有,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你之前误会了。”

    闻此,苏浅险些一口酒喷出来,皱眉看着温暖,“胡说八道,什么时候的事。”

    她怎么不知道温暖有男朋友了?

    这是为了不让陈依然误会她跟顾臻的关系故意为之?

    “我们都多久没见面了,你当然不知道,改天跟你细说。”

    温暖冷静的很,自然的很,似乎她真的谈恋爱了。

    陈依然八卦了一会,便去找别人说话了。

    没多久,陈依然又跑去了顾臻那,特意端了杯酒给顾臻,笑的甜甜的,“顾助理,今晚真的是谢谢你了,幸亏有你做我的舞伴,不然我一个人还真的挺尴尬的。”

    她端杯酒过来,只是以表感谢。

    顾臻余光瞥到温暖正在看着他,便接了那杯酒喝了,笑看着陈依然夸赞了一句,“陈小姐的舞跳的真不错。”

    “真的吗?”

    闻此,陈依然瞬间兴奋起来,开心道:“多谢夸奖,我以前一直觉得我的舞跳的不好,顾助理你这么一说,我可是信心倍增啊,说不准下次我可以去参加比赛什么的。”

    兴奋中的女孩,闪耀夺目,满是青春气息。

    陈依然比温暖要小几岁,二十出头的女孩,总让人羡慕。

    温暖愣愣的看着,心中五味具杂。

    须臾,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失神。

    难道自己已经很老了吗?

    至少比陈依然年龄大一些。

    大概真的老了吧,也丑了,所以不够瞧了。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顾臻忽然走了过来。见此,温暖顿时一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