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舒茗看着跟美人搭讪的刘总,端起酒杯喝了口酒。

    须臾,她不知想到了什么,顿时眼前一亮,放下酒杯,拿起了手机。

    舒茗不屑的冷笑一声,看着手机屏幕道:“温暖,你这个贱人,你带给我的伤害与痛苦,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今天就是你遭到报应的时候。”

    说着,她便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温暖坐在一旁赌气,感受到周围很多人打量的目光,更是气的要死。

    不多时,有人过来笑看着温暖调侃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对了,你跟顾助理分手了吗,不然顾助理怎么会跟别的女孩在一起?“

    前来搭讪的姑娘,很明显是在跟温暖打听她跟顾臻的情况。

    温暖皱眉看了那姑娘一眼,不悦道:“我跟顾臻怎样,似乎跟你没有关系吧,为什么那么关心别人的事?”

    闻此,那姑娘不开心的瞪了她一眼,但是也没说别的什么便走了。

    不一会,又有人过来询问她跟顾臻的事情。

    前前后后来了好几个人。

    最后,温暖终于忍不住了,怒道:“别问了,关于顾臻的事情我不会回答,我跟顾臻如何,那是我跟顾臻的事情,你没资格过问。”

    这一个两个的都来问她跟顾臻的事,算是怎么回事?

    她招谁惹谁了?

    不就是没跟顾臻一起跳舞吗,这些人瞎议论什么。

    温暖心烦的很,看着那两人在舞池内跳舞,更是眉头紧皱,神色不悦。

    她实在不明白顾臻为何要骗她。

    而且这么些天,顾臻也只回了她两个字而已。

    那女人听了温暖的话,瞬间乐了,烈阳红唇更显得妖娆不已。

    她笑看着温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道:“我怎么就没资格问呢,如果你跟顾助理分手的话,我就可以追顾助理了啊。”

    “什么?”

    温暖被那女人的言论气了个实在。

    那女人继续道:“温暖,不要这么矫情好吗,你既然没跟顾助理在一起,那么就不要干涉别人喜欢他。”

    “像是顾助理这样英俊帅气多金又温柔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的。”

    “况且,就算你跟顾助理还有关系,但是在你们没有正式结婚之前,我还是可以跟你竞争的。”

    那女人挑衅的意思十足。

    顾臻也确实是许多女人爱慕的对象。

    年轻多金,洁身自好,英俊帅气,这样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所以,遇到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把握?

    喜欢顾臻的女人,随便数数就不少。

    更何况,顾臻是慕少的助理。

    跟顾臻攀上关系,说不准还能跟慕氏合作。

    所以在许多人眼中,顾大助理其实就是一块诱人的肥肉,谁都想上去肯一口,如果能独吞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

    温暖咬唇气的脸色铁青。

    那女人无所谓的喝了口酒,“我怎么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好吧,你不喜欢顾助理,喜欢他的人还多呢,所以不喜欢就不要霸占好吗?”

    关于温暖跟顾臻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也的确很迷。

    不过,多数人都知道是顾臻倒追温暖。

    如今看温暖这个样子,两人肯定闹了别扭,所以这个时候谁都想乘虚而入。

    温暖转头,看了一眼舞池内的顾臻跟陈依然。

    发现两人正跳的开心,顾臻哪里有半分理会她的意思?

    温暖不由得冷笑一声,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而后看着那女人道:“谁告诉你我跟顾臻有关系了,我们压根就没什么关系,你爱怎样怎样,我没权力干涉,你不要来烦我!”

    温暖就这么意气用事的否认了两人的关系。

    那女人听了温暖这话,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正好,我就没什么顾忌了。”

    说完,那女人便放下了酒杯,转身走向舞池,目标正是顾臻。

    温暖气的浑身颤抖。

    这女人还真是不知羞耻,说做就做!

    秦帅在一旁看着,一直没能插得上嘴。

    对于女人之间的战争,这种耍嘴皮子,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插嘴。

    等那女人走了之后,秦帅看着温暖无奈道:“你何必跟她怄气,说那些话呢,难道你自己真的开心吗?”

    “我说的是事实。”

    温暖的脾气也是倔强的很,看着秦帅皱眉道:“我们的确没在一起,也没什么关系,别人怎么做,那是别人的自由,我可没什么权利干涉。”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不难听出温暖语气里的悲伤。

    不过,那女人刚刚进入舞池打算邀请顾臻跳舞的时候,主办方便站出来,宣布慈善晚宴正式开始。

    舞曲先结束,要先捐赠东西。

    捐赠完之后,大家彼此认识寒暄一下,然后再跳舞或者喝酒,自由选择。

    见此,温暖忽然松了口气。

    她伸手轻轻的拍了胸口,感觉有些悲凉。

    她真的看不起这样唯唯诺诺的自己。

    慈善晚宴正式开始,慕少跟苏浅夫妻两个是最大的贵客。

    两人捐了一幅古画,以及苏浅一套限量珠宝首饰,价格吓人。

    两人捐赠之后,剩下的人也开始拿出准备好的东西捐赠。

    苏浅一直记得,自己当年落难的时候,是那个孩子救了自己。

    那时候,也是因为自己捐赠了东西。

    但是因为孩子多,所以她捐赠的东西卖掉之后,分给每个孩子的也只是一些书包跟书,还有衣服什么的。

    可就是这几样小小的东西,让那孩子一直感恩,在她被卖入大山的时候救了她。

    如果不是那个孩子,她当年早就被毁了。

    所以,这种慈善晚宴她都是乐于参加的。

    这慈善晚宴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登记,之后的流程也都合法,绝不会存在私吞等情况。

    蓝铭一个人捐赠了东西。

    对于那搭讪的小姑娘,似乎根本不欲理会。

    倒是那小姑娘喜欢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

    还有另外两个女人也一直缠着他。

    温漓坐在一旁,跟白珩挨着,神色平静的看着跟着蓝铭的那几个女人,并没任何情绪波动。

    直到其中一个女人,忽然转过头来看她,眼神里满是挑衅。温漓顿时皱起了眉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