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幕,实在太奇怪……

    众人全都好奇的看着,感觉这慈善晚宴来的真是很值得,居然能看到这么多八卦。

    这个场面真的很尴尬。

    温暖本来是打算邀请顾臻做自己的舞伴的。

    但是当时顾臻回了她俩字出差之后就没消息了。

    她是很失落的。

    所以不得已,只能请秦帅来当她的舞伴。

    偏偏刚刚她还在跟舒茗争执这个问题。

    前一刻,她说顾臻在外地出差。

    这一刻,顾臻便带着舞伴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温暖觉得自己的脸要被打烂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顾臻为什么要骗她。

    如果他想跟别的女孩来参加晚宴,一起跳舞。

    只要他说清楚,她是不会反对的啊。

    再说了,她也没什么资格反对。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气氛很尴尬。

    苏浅有心出来打圆场,却发现自己好像说什么也不合适。

    “表哥,我们继续跳舞吧。”

    不想,倒是温暖先开了口。

    她淡淡一笑,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转头看向秦帅开了口。

    众人:“……”

    这是真分手了?

    不然也不会如此不在乎吧。

    不过刚刚她还扬言要跟顾助理打电话,怎么画风转变的这么快?

    舞池内,大家很快继续跳起舞来。

    倒是陈依然有些不明所以,傻乎乎的看着。

    白珩轻咳一声,问道:“你不是有舞伴吗,怎么回事?”

    “别提了,那家伙临时有事跑了。”

    陈依然不开心的嘟囔。

    白珩想说那人跑了,你也不能找顾臻。

    这样很容易引起误会。

    但是大家都在,他越是这么说,反倒让人越是觉得有问题了。

    白珩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陈依然,轻轻的叹气。

    其实,陈依然也没什么意思,只是因为没有舞伴才找顾臻的。

    关于温暖跟顾臻之间的纠葛恩怨,陈依然知道的不多。

    而且温暖跟秦帅在跳舞。

    顾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陈依然也没想那么多。

    温暖赌气的不再搭理顾臻,却不能专心跳舞,这下秦帅的脚遭殃的更厉害了。

    偏偏温暖还一个劲的摔,秦帅只能扶她。

    对此,秦帅也很尴尬,看着温暖低声询问道:“不然,你跟顾助理跳吧,我去邀请那位陈小姐?”

    他可不想做两人之间的灯泡。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做灯泡的意思。

    只是目前这情况,他已经被动的成了灯泡,还是最闪亮的那个。

    闻此,温暖瞬间摇头,“不!”

    她倔强的很,“是顾臻回我短信说出差了的,他不是出差了吗,出差了怎么会在这,我懒得搭理他这个骗子。”

    “大概有误会。”

    秦帅无奈的很,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顾臻。

    顾臻跟陈依然还好,两人舞技都不错,可不会出现他跟温暖这种情况。

    他感觉这样下去,自己的脚真的要废掉了。

    “什么误会,我才不相信呢,我之前专门发过好几条短信给他,他就自己回了我两个字,你又不是不知道。”

    “哎呀。”

    说着,温暖又差点摔倒。

    秦帅眼疾手快的揽住她的腰,这才不至于让她摔倒受伤。

    不远处的顾臻看到这一幕,眸色瞬间一暗,脸色冷了下来。

    连陈依然都感觉出了不对,不解道:“顾助理,你怎么了,没事吧。”

    顾臻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

    不一会,顾臻跟陈依然跳着跳着便到了温暖跟秦帅身边。

    四人挨着很近。

    秦帅很尴尬,想要开口问一问顾臻出差的事情。

    不想,温暖看到那两人牵着手揽着腰跳舞,顿时怒火中烧。

    失控下,又走错了步子,身子朝着前面摔去。

    这次摔的有些很,力道有些大。

    秦帅愣了下,才将她接住,被她撞的狼狈的退后了好几步,也险些摔倒。

    两人这次实在出了大丑。

    温漓无奈摇头。

    她倒想看看温暖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既然顾臻来了,当面把要说的说清楚,怎么一直这么别扭呢?

    而且温暖这脑子,到现在还没有开窍。

    一直嘟囔自己不能靠顾臻太近,担心不能全心全意的喜欢顾臻,辜负了顾臻一片好心。

    一边看到顾臻跟别的姑娘在一起,心里又难受。

    她倒是明白温暖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毕竟温暖在跟欧阳煜那段感情里,受到的伤害太严重,至今都无法完全走出那段阴影。

    那段感情温暖付出了全部,耗尽了几乎所有的热情。

    但是如果温暖再认不清自己的内心,抓住顾臻,这段感情也迟早会溜走。

    再好的真心,也不能一直凉着。

    温暖跟秦帅这么一闹,众人都在看笑话。

    温暖感觉自己都快丢死人了。

    跳了这么久,不但跳不好,还险些将秦帅扑在地上。

    “我不跳了。”

    温暖所有的斗志跟热情都被浇灭。

    她皱眉嘟囔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舞池。

    秦帅也只好跟了上去。

    顾臻愣了愣,看着温暖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

    众人都在看热闹,哪里还有心思喝酒。

    舒茗跟欧阳煜坐在一旁休息。

    见此,舒茗忍不住冷笑一番,看着欧阳煜:“喂,你的旧情人伤心了,这可是个好机会,你怎么不去安慰安慰?”

    虽然两人现在住在一起,平时关系也还好。

    但是只要遇到温暖的事,舒茗必定炸毛,每次都是冷嘲热讽。

    欧阳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反问道:“我去你会很开心?”

    舒茗撇了撇嘴,“我开心不开心,不就那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在乎过我的感受,你不是更在乎你旧情人的感受吗?”

    欧阳煜别过了脸去,拿起酒杯,打算去跟别人叙旧。

    走的时候,冷冷的说了四个字,“不可理喻。”

    “你……”

    舒茗气的脸色铁青,靠在沙发上嘟囔道:“欧阳煜,看样子只有将温暖彻底毁掉,你才能将心收回来。”

    想到这,舒茗的目光,忽然放在了不远处跟美人搭讪的刘总身上。那刘总的确是色性难改,到了这种地方,也是到处搭讪美人,带来的舞伴,也不知道是小三小四还是小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