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顾臻来之后,一直坐在角落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顾大助理的存在感非常的弱。

    以至于现在还有许多人没看到他。

    一直在用心学舞的温暖,也没有看到顾臻。

    温暖学的不错,只是偶尔还会踩秦帅的脚,或者会摔倒。

    因此,秦帅一直处于保护她的状态。

    两人难免看上去太过亲密。

    顾臻在角落里,一个劲的喝酒,一杯又一杯。

    苏浅舞跳到一半,才发现不对劲。

    顾臻不是说今个要来的?

    本来顾臻没打算来,他一直在出差。

    但是那边的事情提前结束,所以苏浅也就临时给顾臻要了一张请柬,并没告诉温暖。

    想着两人来了总会见到,也算是个惊喜。

    但是她怎么没看到人?

    “顾臻呢?”

    苏浅奇怪的看了慕云靳一眼,“他怎么没来?”

    闻此,慕少看了一眼某个角落,“在角落里缩着,大概是脖子太短了,所以没人看到他。”

    慕少倒是早就看到顾臻了。

    看着顾臻靠在角落里喝酒,只觉这小子太怂。

    来了之后看到温暖跟别人跳舞,居然就怂了。

    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是迎难而上,想办法将美人抢回来吗?

    要知道慕少当年追媳妇的时候,可就是这么干的。

    谁挡他的路,他整谁。

    媳妇是自己的,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想跟我抢媳妇,那绝对不行!

    若是顾臻有一点慕少的霸气。

    估计,温暖早就是他的人了。

    之前慕少还各种支招,可惜的是顾臻听的认真,记录的认真,却是一个没做到。

    苏浅随着慕少看的方向望去,便见顾臻在那缩着脑袋喝酒。

    苏浅顿时一脸无语。

    回过头来看着慕少道:“他不是你的金牌助理吗,跟着你这么多年,怎么你的一点行事作风他都学不到?”

    坐在那喝酒没用啊!

    上前撩妹才是真的!

    再看温暖,那也是个傻的。

    顾臻来这么久了,她只醉心学舞。

    苏浅走神,险些碰到后面的人。

    回头一看,居然是舒茗跟欧阳煜。

    她大概也是个傻的,居然一直没看到这俩人。

    这俩货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苏浅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对不起啊,脚滑了一下,没看到后面有人。”

    舒茗不开心的皱起眉头。

    她这么一大活人,苏浅看不到是眼瞎了吗?

    然而,舒茗选择无视,急忙拉着欧阳煜离开,舞都不跳了。

    苏浅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慕少道:“我可没打人,也没骂人啊,她怎么走了?”

    闻此,慕少笑看着她道:“大概是上次你把她打怕了。”

    犹记得,苏浅赶到便利店狂殴舒茗那个场面,是真的震撼。

    舒茗这么嚣张的一女人,见到苏浅也是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能跑多远便多远。

    陈依然跟舞伴跳了一支舞便出现了问题。

    她的舞伴临时有事,跳完一支舞便抱歉的离开了。

    其他人,她都不是很熟悉。

    自个的表哥在谈恋爱,她当然不能打扰。

    陈依然看了看,忽然发现了角落里的顾臻。

    她跟顾臻见过两次面,印象还不错。

    开始以为慕少身边的第一助理,应该很不好接触。

    但是没想到顾臻待人温和,给她的感觉极好。

    于是,陈依然便笑着走了过去,“顾助理,你什么时候到的?”

    顾臻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怔了怔才想起她是谁。

    “是陈小姐?”

    顾大助理不确定的问。

    他跟陈依然只见过两次,而且不熟悉。

    大概除了温暖之外,他对别的女人都记不住。

    “叫我依然就好了。”

    陈依然笑了笑道:“顾助理,你没有带舞伴吗?”

    “舞伴?”

    顾臻看了一眼舞池内的温暖。

    他是想带舞伴。

    可是他想的人是别人的舞伴。

    真的是因为秦帅跟他们家人太熟悉。

    所以,她要选择秦帅吗?

    顾臻对上次照片的事情,不是特别介意。

    但是,温暖接连几次跟秦帅出双入对,如今还这么亲密的跳舞,他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所以,他现在是真的郁闷。

    “没有。”

    须臾,他摇了摇头。

    “顾助理,我的舞伴临时有事走了,可以邀请你跟我一起跳舞吗?”

    陈依然眨了眨眼睛。

    她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对这种活动还是很喜欢的。

    可惜的是舞伴走了。

    她又不想找不认识的人,也只能找顾臻了。

    顾臻本来是没打算跳舞的,但是看着舞池里的温暖,他不知想了些什么,随后便接受了陈依然的邀请。

    “顾助理,你今年不大吧,年纪这么轻,却这么厉害,真让人佩服。”

    “三十的人了,还不大吗?”

    “不大啊,很多人像是你这个年龄,事业可没做到你这一步。”

    当然,她表哥是个例外。

    陈依然是个很活泼的姑娘。

    她只是想邀请顾臻跳个舞,以至于自己不太尴尬而已,并没有多想。

    不过,看到两人去跳舞。

    吃瓜群众的好奇心也被勾引上来。

    温暖不是说顾助理出差了吗?

    怎么现在又出现了?

    难道她刚刚在撒谎?

    而且这顾助理居然跟别人跳舞。

    是不是证明两人确实闹掰了。

    顾臻跟陈依然刚刚步入舞池,便撞上了温暖。

    温暖的舞技还是不太成熟,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陈依然。

    “啊,对不起……”

    她急忙道歉,抬头却看到顾臻跟陈依然在一起,瞬间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顾,顾臻……”

    温暖凝眉,顿时变了脸色。

    顾臻怎么会出现在这?

    他不是在出差了吗?

    而且他居然还跟陈依然在一起跳舞。

    温暖的胸口瞬间闷的难受。

    “嗯。”

    顾臻的脸色看起来,倒是很平静,并没有想象中的波澜。

    “你,你不是……”

    温暖咬了咬唇,支吾着问不出什么。

    她生气的很,怒火中烧。

    见此,苏浅瞬间捂脸。

    艾玛,完蛋了,这下火星撞地球了。

    不知道是温暖先爆炸,还是顾臻先爆炸。

    毕竟算起来,两人好像都有错。

    顾臻沉默的看着温暖,并没有说什么。温暖想说的话,也都卡在了喉咙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