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主办方急忙上前跟蓝铭打了招呼。

    苏浅已经去舞池跟温漓等人打招呼去了。

    “浅浅,你可算来了。”

    温暖急忙放开秦帅,转头给苏浅一个大大的拥抱,嘟囔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这都什么时候了。”

    主办方是不敢抱怨,倒是温暖这个好姐妹抱怨上了。

    苏浅揉了揉额头,“没办法,公司太忙了。”

    不仅慕少忙着开会,她也忙,忙的焦头烂额,都快要炸掉了。

    浅滩的规模一再的扩大,如今招收的员工也越来越多。

    但即便如此还是不够用,所以他们还在招聘新人。

    招聘这种小事,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苏浅都不用管。

    自然有下面的主管总监等人去做。

    但是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她必须亲自盯着。

    不然,她早就约这两位出来喝咖啡了。

    不过温暖跟温漓显然也很忙。

    三姐妹如果不是因为今个的事情,估计还要等好久才能聚。

    “你啊,就是太忙了,都瘦了。”

    温暖有些羡慕的看着苏浅,身材永远都比她的好,个子比她高,衣服比她好看,人比她有气质。

    不过谁让是自家姐妹呢,美一点也没什么了。

    “是吗,瘦了吗?”

    苏浅淡淡一笑,看了一眼温暖道:“才不是忙呢,肯定是我老公没好好照顾我。”

    慕少表示很无辜,但为了媳妇开心,还是点了点头,“嗯,没错,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改正。”

    这话一说话,全场瞬间欢呼起来。

    有人忍不住起哄,“慕少慕少奶奶这么恩爱,跳支舞吧。”

    “是啊,跳舞啊。”

    两人孩子都要六岁了,恩爱却不减当年。

    虽然两人还年轻,但是结婚早,在一起也有好几年了。

    一般夫妻到了这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些厌倦。

    然而,两人始终如新婚一般,实在让人羡慕。

    夫妻两个能有多少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苏浅笑的开心。

    慕少则绅士般的伸出了手,笑看着苏浅道:“这位美丽的女士,能请您赏光跳支舞吗?”

    “哇!”

    全场再次惊呼。

    这绝对不是什么慈善晚宴。

    这简直是撒狗粮晚宴。

    他们也不喝酒了,也不吃蛋糕了,只吃狗粮就饱了。

    苏浅笑着伸出了手,跟慕少进了舞池。

    温暖:“……”

    不带这样的,来了就虐狗。

    虐狗也就罢了,舞还跳的那么好。

    须臾,大家也都恢复了正常开始跳舞。

    温漓刚刚转过身去,便听到背后有人开口,“蓝铭,你来了,你好,我是……”

    那人还没说完。

    温漓便急忙转过身去,便见蓝铭真的出现在了现场。

    巧的是与蓝铭搭讪的姑娘,正是之前那个跟她还有温暖吵架的那姑娘。

    那姑娘兴冲冲的做着自我介绍。

    蓝铭有些不耐烦。

    然而,那姑娘却道:“早先蓝奶奶跟我爷爷奶奶说好了,让我们在这见面的,蓝奶奶应该跟你说了吧。”

    闻此,蓝铭眉头一皱,总算明白过来。

    什么慈善晚宴。

    原来,奶奶这是故意借此骗他来相亲。

    那姑娘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

    显然,她对蓝铭的第一眼印象不错,甚至还说可以交往试试看。

    不过,这种情况在豪门世家中并不少见。

    有些姑娘为了攀上豪门公子哥,的确很主动。

    那小姑娘年纪轻,性子跳脱,而且家世背景虽然不错,但是明显比起蓝家差太多。

    所以,她想嫁入蓝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温漓皱着眉头,还算冷静。

    她其实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蓝铭。

    苏浅当时也不知道温漓会跟白珩一起来。

    所以,这会在舞池内的苏浅,难免有些漫不经心。

    “你说……”

    苏浅很想踹慕少一脚,轻声道:“我之前应该好好了解下的,早知道就告诉表哥,不让他来了,现在多尴尬。”

    慕少看着媳妇想踹人的样子,无奈道:“先说好,你不开心不能在这欺负我。”

    苏浅:“……”

    还不等她说什么,慕云靳便笑着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想欺负我可以,晚上回去,随便你怎么欺负。”

    最近两人都太忙,回去的都很晚。

    回去之后,两个孩子还要闹着他们陪。

    所以苏浅是一沾床就睡。

    慕少逮住机会也是忍不住抱怨。

    算算很久都没有福利了。

    苏浅脸颊一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

    蓝铭跟温漓这事,也因为慕少的捣乱,没有继续下去。

    如今二人已经这么尴尬的碰到了。

    想要补救那是不可能了,就看温漓跟蓝铭两个当事人怎么解决了。

    那小姑娘的自我介绍还没做完。

    便又有人来给蓝铭打招呼。

    这次打招呼的女人年龄大一些,略显成熟,而且气场也足。

    那女人端着酒杯走到蓝铭身边,淡淡一笑道:“蓝二少,你好,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她倒是没说别的什么,但是意思大家都是能看出来的。

    那小姑娘气呼呼的,可是她跟蓝铭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家里人跟蓝家人说了几句罢了。

    在蓝铭没有跟她交往之前,她也干涉不了蓝铭的事。

    所以,那小姑娘也端着酒,笑嘻嘻的要跟蓝铭喝一杯。

    温漓看了半响,忍不住一笑,讥讽的很。

    须臾,她转过身去,看着身边的白珩道:“我们继续跳舞吧。”

    白珩早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他就默默站在一旁,等着她解决。

    有些事,他并不想掺和,毕竟那是温漓的私事。

    “好。”

    白珩笑着点头,跟温漓进了舞池。

    蓝铭抬头,便看到那两人在跳舞。

    他眉头皱的厉害,想要冲上去。

    却发现自己冲上去也没用。

    白珩都已经去温漓家做饭了。

    而他是个早就被踢出局的人。

    对于他跟温漓的事情,很多人是知道的。

    但是这些豪门纠葛,恩恩怨怨,几乎家家都有。

    所以谁也没在意。

    况且蓝家不好招惹,苏浅跟慕少也还在。

    谁敢乱八卦温漓跟蓝铭的事情。顶多八卦一下温暖跟顾臻的事情,但大多数也只是说温暖,不会去说顾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