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咳咳咳。”

    洛浅这次是真被呛到了,被他堵的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好好的吃个饭,他也能耍流氓。

    为了避免他继续耍流氓。

    洛浅吸取教训,不再说话。

    吃完了饭,洛浅窝在沙发上看书。

    她现在不去策划部,但会经常陪着他。

    不过想起安莹儿的事,她心里还是跟刺似的。

    而且安莹儿就在公司,她防得住一次,防不住两次。

    洛浅一直在走神。

    那页书,停在那一个小时了,都没翻动一下。

    慕云靳看完两份文件,抬头见她虽然盯着书,但整个人都是傻的,便知她又在胡思乱想。

    见此,慕少丢掉手中的文件,起身走向她。

    她却浑然不知。

    直到他弯腰低头,在她唇边落下一吻,她才反应过来。

    突然被侵袭,洛浅吓了一跳,丢掉手中的书,伸手推了他一下,“你不是在忙吗,别闹。”

    “在想什么,又走神?”

    慕云靳坐下来,伸手将她抱入怀中,收取福利。

    她在这的好处,就是方便他随时耍流氓。

    这样工作就不无聊了。

    “没想什么。”

    洛浅摇了摇头,心虚的别过脸去否认。

    “又撒谎?”

    然而,她每次撒谎,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我”

    洛浅抿了抿唇,在他面前根本不会撒谎。

    “有什么事还要瞒着我,难道怕我解决不了?”

    慕少改为温柔的攻势。

    他实在太会拿捏她的性子。

    这温柔的攻势下去,洛浅立刻举手投降,乖乖的招了。

    “那个,那个安莹儿在设计部,她”

    洛浅搓着衣服,试探着开口。

    “嗯,她怎样?”

    慕云靳一下便听出了她的意思,却没揭穿。

    “她,她是设计专业的,应该很厉害。”

    “嗯。”

    慕云靳点了点头。

    洛浅抬头,偷偷的瞄了他一眼,支支吾吾道:“那她肯定能在公司做出一番业绩,让人刮目相看。”

    “嗯。”

    慕云靳依然点头。

    洛浅彻底悲剧了。

    难道他的意思是,要留住安莹儿这个人才。

    “好了,我去忙了。”

    慕云靳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继续去忙了。

    洛浅瞬间懵逼。

    这,这就完了,不说了?

    慕少还真没再理她,继续坐下来忙事情。

    洛浅抬头看看他,见他没什么表情。

    便又低下了头,纠结了一会,抬起头想说什么。

    但最后还是咽到了肚子里。

    就这么的,一下午的时间,洛浅都心不在焉的,一直偷瞄他。

    顾臻几次进来,都看她表情怪怪的,偶尔还被她盯两眼。

    总觉得浑身发毛,少奶奶这是怎么了?

    临近下班的时候,洛浅不知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打开浏览器,查了半天,嘴里还念念有词,神神叨叨的。

    顾臻推门进来,说了几句什么。

    慕云靳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准备带洛浅回家吃饭。

    通常洛浅在这,他都会下班早一些。

    “走了,老婆。”

    他伸手拽起还在念叨的洛浅。

    洛浅回过神来,收起了手机。

    顺手拿过慕云靳放在旁边的外套给他穿上。

    她脸色不太好,纠结的表情明显。

    慕云靳伸手揽过她,笑看了她一眼,而后看着顾臻道:“通知人事部,明日不要再让安莹儿来上班了,按照三倍的工资结算给她。”

    “就当”

    他低头看着洛浅,顿了顿,“就当少奶奶给她的补偿了。”

    洛浅愣了愣,惊愕的看着他。

    他,他居然真的要把安莹儿辞退了。

    “以后有什么想说的便直接跟我说,不要再让我猜你的心思。”

    她为这事纠结一下午了,还偷看了他无数次,当他不知道么?

    “啊!”

    洛浅惊呼一声,尴尬的很。

    原来他早就看穿自己的心思了。

    “只要你说,我一定会去办,费心让我去猜,很累知不知道?”

    他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小女人明明嫉妒的要死,却不敢说,也实在让他无奈的很。

    不过她吃醋的小模样,倒是挺让人喜欢。

    洛浅被他这话俘虏的彻底傻掉,晕晕乎乎回不过神。

    须臾,她拼命的点头,“嗯嗯嗯,我知道了。”

    “真乖。”

    他奖赏般在她唇边一吻。

    作为万年单身狗的顾臻,简直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那,那我还有件事。”

    洛浅趁热打铁,伸手扯着他的袖子撒娇。

    “嗯,说。”

    “那个可不可以在你办公室门这边,挂一把桃木剑。”

    洛浅指了指旁边问道。

    “挂桃木剑,辟邪?”

    慕云靳微微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辟邪,我看网上说,这样可以斩烂桃花,风水学是这么说的。”

    洛浅晃了晃手机振振有词。

    慕云靳:“”

    感情她刚刚翻着手机念念叨叨的,原来是念叨这个。

    “好不好嘛?”

    洛浅扁了扁嘴,撒娇的意思明显。

    “那你亲我两下,一边各一下。”

    慕云靳指了指自个那张帅死人的脸道。

    洛浅愣了愣,有些尴尬,斜了一眼旁边站着的顾臻,“回家不行吗,这还有人呢。”

    慕云靳皱眉,眼神凉凉的看向顾臻。

    不知趣!

    顾臻接受到**ss的警告,默默的别过脸去,悲催道:“少奶奶不用理会我,我不是人。”

    他不是人,他只是一只万年单身狗,而且还是被强行塞狗粮,暴虐的那种!

    “哦。”r1

    洛浅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顾臻:“”

    少奶奶,不带您这样的啊,能说几句好听的吗?

    洛浅一心想着她的桃木剑,哪里有心思理会顾臻的哀嚎。

    她转过头来,踮脚,抬眸,在慕云靳左右脸颊上各亲了一下,而后眨了眨眼睛,问道:“可以吗?”

    “你信这个?”

    因为那两个吻,慕少略有满足,心情不错。

    “就当有个心理安慰好了。”

    洛浅当然知道没那么灵,她只是给自己个心理安慰,希望慕大少烂桃花少一点。

    不要今个有人来脱衣,明个有人穿情趣内衣。

    “好不好?”

    洛浅抓着他的袖子不放,小模样娇俏的很。

    慕云靳笑看了她一眼,随后揽着她走了出去。

    “顾臻,挂剑。”

    顾臻:“”

    这夫妻俩一定在抽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