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舒茗更是完全怔住,没想到温暖竟然会如此反击。

    居然说她是肥鸡?

    她哪里肥了,哪里鸡了,鸡的明明是温暖吧!

    而且温暖比自己肥多了。

    舒茗皱眉看着温暖,压着心中的怒气道:“温暖,我好心为你指导,你怎么还生气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只是看你动作太生疏,姿态不好看,一直踩你舞伴的脚,所以我想好心提醒一下,况且大家最开始的时候,也会犯这样的错误。”

    “我现在之所以熟悉,那是因为我参见晚宴多了,跳舞的次数多了,也就有了些经验,我想将我自己身的经验分享给你,让你少走弯路,我怎么就成坏人了?”

    说到这,舒茗的脸色更是难看的很,甚至还有些委屈。

    知道内情的,知道舒茗跟温暖两人有恩怨。

    舒茗这是变着法的在整温漓。

    但是不知道内情的,只看着舒茗委屈的很,又想着温暖那些话,便觉得温暖太不讲道理。

    温暖没想到舒茗居然这么不要脸。

    其实,舒茗一直都不屑装白莲,向来是比较死皮赖脸不讲理的。

    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倒是改变了路数,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温暖没压住心中的怒气,开口便回了一句,“不要假装好心,你若是好心会说我像是鸭子吗,你分明就是在讥讽我,真当我是傻子听不出来吗?”

    只是,这话一出,瞬间有人笑了起来,“不要这么说吧,人家只是说你姿态像是鸭子,别别扭扭的有点笨拙,你别说开始学习跳舞,还真像是只鸭子,这也没什么啊。”

    “可是你说舒小姐是鸡,这对人就是侮辱了吧,哪有指责别人是一只鸡的。”

    那姑娘不知道是在帮着舒茗,还是想要挑起战争。

    听她这话,既打压了温暖,又贬低了舒茗。

    温暖听的气恼不已,便看着那姑娘道:“你怎么说话呢,难道你开始学的时候,也像是只鸭子吗?”

    闻此,那姑娘瞬间白了她一眼,“我开始学的时候,虽然也笨拙,但是也没像你这样,动不动就踩舞伴的脚,我看你旁边那位先生的脚都要被你踩烂了。”

    “而且你这体重,踩上去的话,那滋味怕是不好受吧。”

    说话的姑娘年纪轻,个子小,当然人也瘦,看上去的确比温暖苗条许多。

    所以,她看温暖的眼神,难免有几分嫌弃之色。

    “你……”

    温暖气的要死。

    眼瞧着,温暖跟舒茗的战争,即将演变成温暖跟另外一个姑娘的战争。

    许多人等着看热闹,温漓站了出来,看着那姑娘道:“这位姑娘,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看着你年纪不大,嘴巴倒是毒的很。”

    “况且,别人的恩恩怨怨如何,那是别人的事,你一小姑娘插什么嘴,好好跳舞不可以吗?”

    这小姑娘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刚刚二十出头,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说话竟然如此狂妄。

    温漓这脾气向来是说一不二。

    对于舒茗那种阴狠的人,她不想呈口舌之快,但是对于这种年纪轻轻,就随便开口揶揄别人,她实在看不惯。

    更何况,温暖跟舒茗有恩怨,很多人都知道。

    所以她们吵闹倒是没什么。

    但是在这宴会上,温暖若是被一年轻的小姑娘欺负了,面子往哪里搁?

    以后这种宴会,她还怎么参加?

    小姑娘被温漓怼的面红耳赤,气的直跳脚。

    小姑娘正要说话怼回来。

    白珩忽然站在几人面前,笑看着那小姑娘道:“今天是慈善晚宴,以慈善为主,大家也都不是外人,不必如此咄咄逼人,你还年轻,说话不好听,也没人怪你,但以后这态度还是要改善。”

    “首先你要尊重别人,别人才能尊重你。”

    “你又是谁,多管什么闲事?”

    小姑娘不开心的嘟囔。

    不过,不知谁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她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有些委屈跟不甘,但是最后也没说什么,舞也不跳了,转身离开去喝酒了。

    其他人也都该跳舞的跳舞,该喝酒的喝酒,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温暖惊讶的很。

    她转头看向白珩,瞪大了眼睛,“白大哥,你好厉害啊,一句话就把那小姑娘镇住了。”

    她跟温漓在这说了那么多都不管用。

    反倒是白珩一句话便压住了场面,这还真是够惊奇的。

    温暖一直以为白珩最出色的是医学方面,却没想到在这种场合办事也是游刃有余。

    白珩几句话,瞬间将场面压了下去。

    没人敢再乱看,该做什么做什么。

    舒茗气的狠狠的看了温暖一眼,也跟欧阳煜继续跳起舞来。

    她想看到的撕逼场面居然没有,她心中当然不太平衡。

    按照她想的应该是温暖温漓跟那小姑娘吵起来。

    之后,两人被赶出慈善晚宴。

    毕竟来这慈善晚宴背景都不差。

    而温漓温暖在她眼中,家世背景实在垃圾,根本不能与别人相提并论。

    她没想到的是白珩居然这么有势力。

    舒茗皱着眉头,脸色难看。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

    她并未研究过白珩的家世背景,所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更不知道,因为陈依然的事,她的灾难即将来临。

    “表哥。”

    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白珩转头望去,却见是陈依然来了。

    陈依然今个也是难得换了长裙,不过头发剪短了,烫了一下,倒是成熟了几分。

    只是一举一动里,难免还是带了几分稚嫩之气。

    温漓想要停下来。

    白珩却搂紧了她的腰肢,笑道:“没事,我们继续跳。”

    陈依然吐了吐舌头,“我先去吃点东西,你们继续啊。”

    陈依然也带了舞伴,似乎是同事。

    跟白珩打了招呼之后,陈依然便跟舞伴去吃水果了。

    慈善晚宴准备的东西倒是不少。

    苏浅还没来。

    其余人倒是陆续到场。

    不过看得出来,越是晚来的身价越高。目前来的这些人,在江城还没达到呼风唤雨的级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