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然温漓若是不答应,估计温暖这丫头能把天喊下来。

    估计到时候她就成全场的焦点了。

    温漓跟白珩去跳舞了。

    温暖不想理会那些一直纠缠上来的人,便也拉着秦帅去跳舞。

    她跟秦帅就像是兄妹一样,倒也不用多避讳。

    秦帅这人看上去温和内敛,平常也不参加这种聚会。

    不过,他的舞还是跳的不错的,动作也绅士的很。

    相比来说,温暖的舞就跳的不怎么样了。

    她对跳舞不是很有研究,而且略迟钝,所以刚跳两步,高跟鞋就踩到了秦帅的脚。

    秦帅皱了皱眉头。

    毕竟被高跟鞋踩到的滋味,可不是多么好受。

    舞池里的人,舞技都不错,大多数都跳的很好,动作优雅高贵。

    唯有温暖这一下就出了差错。

    温暖瞬间感觉尴尬的要死。

    穿的美美来参加慈善晚宴,结果舞根本跳不好。

    温暖脸颊红的很,皱了皱眉,有些泄气,“我,我不想跳了。”

    “没事。”

    秦帅很快回过了神,揽着她的腰,动作礼貌的很,笑着道:“慢慢来,不学怎么可能跳的好,又不是所有人生下来就会跳舞的,你有什么尴尬的。”

    “这里跳舞的人,最开始的时候,也是不会跳的,大家都跟你一样,是经过慢慢学习的。”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那些人平常就在练习,所以到这种场合的时候,已经学的非常好了。

    倒是温暖平常对这个根本不关心,所以虽然会,但是没练习,如今一上场,感觉自己早就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温暖心里有些慌,看着别人在舞池内跳的如此潇洒,优雅的很。

    而自己的动作傻不拉几的,她感觉跟那些豪门千金比起来,自己就是一只丑小鸭,扑通扑通的简直丑死了。

    “不要慌。”

    见此,秦帅立刻笑道:“况且,我是你表哥,跟别人跳被踩脚,大概还要埋怨你,作为你的哥哥,当然不会说什么。”

    秦帅这是将自己当成实验品了。

    虽然实验品的滋味并不是特别好受。

    但是谁让他是哥哥呢。

    他的话温暖且充满了力量。

    温暖瞬间大胆起来,开始学要领。

    这时,白珩跟温漓二人已经晃到了他们身边。

    看着温暖时不时的踩秦帅一脚,连温漓都要笑了。

    以前她也让温暖好好学的。

    奈何温暖的性子偏懒散一些。

    很多东西只要当时用不到,她肯定是不学的。

    等到真的用到了,温暖便立刻傻眼了。

    温漓转头看了一眼温暖,无奈道:“平时让你好好学,怎么着也不肯学,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学,下次再来的时候就不担心了。”

    白珩也开了口,“没什么,大家都明白的,谁开始学的都是这个样子,没有人会笑你,只要你自己有信心,肯认真去学就好。”

    相对于秦帅来说,白珩的话更充满了哲理,让人瞬间积攒了勇气。

    温暖转头看了看,见舞池里的人虽然有看着她的,但是并没有任何讥讽的样子。

    白珩说的没错,没有人笑她。

    因为谁都知道自己开始学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大家其实最初都是一样狼狈的。

    还有人练舞几次跌倒的也没什么。

    温暖顿时笑了起来,回过神看着秦帅道:“那就麻烦今晚表哥好好教我,改天我请你吃饭好了。”

    秦帅笑着点头,“好。”

    温漓在一旁想了想,开玩笑道:“恐怕不止是吃饭这么简单,估计要准备一点药什么的。”

    看温暖那架势,秦帅的脚估计还要挨好多次,温暖的舞才能学的好。

    到时候秦帅这脚只怕也需要治疗。

    温暖哼了一声,“姐,你不要小看我,等着十五分钟之后我就学会了,来表哥,我们来……”

    嘶……

    这话刚说完,秦帅便皱起了眉头。

    温暖又一脚踩了上去。

    呃……

    温暖略囧,尴尬的笑了笑,“失误,失误,纯属失误,我们再来。”

    于是,温暖开启了学跳舞的模式。

    客人依然陆陆续续的在来。

    距离正式开场,还有半个多小时。

    因为来的人太多,所以聚齐也需要时间。

    舒茗见到温暖跟温漓两姐妹都在跳舞。

    她便也拉着欧阳煜进了舞池。

    舒茗经常混迹各种场所,所以对于跳舞这种事情来说,完全不在意。

    她在舞池内,舞步轻快的跟欧阳煜跳着舞。

    而且还刻意朝着温暖靠近。

    虽然,她并没说什么,但是在温暖面前如此得意的跟欧阳煜跳舞,也确实叫人恨的牙痒痒。

    温暖一时间分心,好不容易不走错步了。

    结果看到那恩爱的两人,顿时气血上涌,又是一脚狠狠的踩在了秦帅脚上。

    秦帅:“……”

    他…好想收回刚刚说过的话。

    虽然他是做表哥的,但是温暖这个样子下去,他估计要挂了。

    明天大概要一瘸一拐的上班去了。

    舒茗朝着看了一眼,挑眉一笑,纠正温暖,“你这样跳是不对的,很容易踩到你舞伴的脚不说,你这姿势整体不是很好看,你需要调整一下你的姿势,还有你们两个的距离,挨的太远了。”

    “温暖,你的舞姿应该再优雅轻松一些,不然你这样紧绷,不但一点都凸显不出优雅来,反而像是……”

    舒茗忽然轻笑一声,眸中满是得意,而后顿了顿你继续道:“反而像是一只肥硕的鸭子。”

    听到这话,许多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温暖差点气炸,咬牙切齿的瞪着舒茗道:“是吗,我觉得这跳舞,也是各有千秋,各有不同吧,我觉得我这挺好的,倒是你这姿态也不怎么样,不像是鸭子,反倒像是……”

    温暖似乎认真考虑了下,而后才惊诧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这个样子反倒像是我上次去市场杀的那只鸡,又肥又白。”

    一只鸡……

    这比喻放在一个男人身上还没什么。

    可是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似乎就有些歧义了。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不太对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