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温漓莫名觉得这目光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总之让人很安心。

    “但你是客人,让你来做饭多不好,之前已经很麻烦你了。”

    温漓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白珩之前救过她的命,后来又在医院一直照顾她,

    现在又在家中下厨,她挺过意不去的。

    “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也无需计较这些。”

    “之后我的研究推广,大概也需要你们公司帮忙,所以朋友之间不用在乎许多。”

    白珩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切好了菜,打算下锅开炒。

    这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大概是暖暖忘记带钥匙了,我先去开门。”

    温漓以为是温暖出门没有带钥匙,便着急的去开门。

    门铃一直响。

    温漓忍不住道:“听到了,听到了,别按了,一会邻居该都出来了。”

    温漓说着,便打开了门。

    只是看到门外站着的人瞬间怔住。

    她没想到外面的人居然是蓝铭。

    “温漓。”

    蓝铭站在门外,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他也是打听了好久,才打听到这个地址的。

    苏浅不肯跟他说。

    可是因为前几日电话的事情,他心烦意乱的。

    所以便千辛万苦打听到了住址,打算亲自过来跟温漓说。

    温漓愣了愣,随后眉头便皱了起来。

    她欲要将门关上。

    蓝铭已经向前一步,挡住了门,看着温漓道:“温漓,你别生气,我们好好谈谈。”

    “蓝铭,你有完没完,我之前已经明确跟你说过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为什么你总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纠缠我。”

    “我们已经分手了,不再是情侣,我们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能不能不要如此幼稚!”

    面对蓝铭的步步紧逼,温漓是真的怒了。

    她好不容易努力的想要将蓝铭忘掉。

    可是蓝铭却一次次的闯入她的视线,打乱她的生活,让她一直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

    她痛恨这样的自己。

    也不喜欢这样纠缠她的蓝铭。

    听到温漓愤怒的声音,白珩离开转身走了出来。

    他太过着急,连手中的勺子都没来得及放下。

    “温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白珩走到门前,便看到僵持的两人。

    他没想到来人是蓝铭,顿时有些尴尬。

    但是更刚的是蓝铭。

    蓝铭看到他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手里拿着勺子,俨然像是这个家的男主人,正在为老婆下厨一样。

    而他站在门外,都没办法进去。

    这样一对比,他还真是可怜的很。

    蓝铭皱眉看着,原本所有的怒气,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瞬间消失不见。

    他所有想说的话,不知怎么的,全都卡在了喉咙里,根本说不出来。

    温漓站在一旁,秀眉紧蹙。

    她并不希望这两人遇到。

    然而,每次不希望什么,总是发生什么。

    她静静的看着,心情有些烦躁,却没解释什么。

    须臾,白珩倒是开了口,看着蓝铭问道:“要不要进来坐坐,我那还炒着菜,一会再跟你聊。”

    似乎不论面对谁,这位年轻的医学教授都很温和似的。

    也大概是职业的关系,所以他对每个人都很亲切。

    然而,这一幕看在蓝铭眼中,却是异常讥讽。

    温漓不让她进去。

    白珩却主动邀他进去。

    他不知该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

    或者说,自己根本没什么地位。

    “不必了。”

    气氛还在尴尬的时候。

    温漓忽然开口,“蓝铭,你走吧,我们一会要吃饭了,但是这并不欢迎你。”

    为了断绝两个人的感情。

    她已经将话说的很绝了。

    蓝铭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已。

    他站在那,愣愣的看着温漓,面上闪过一抹哀伤。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谁也没主动说什么。

    温漓本来还要再说,可是看到蓝铭眼中的疼痛时,心瞬间揪了起来。

    这个男人曾经是她最爱的男人。

    就算现在分手了,她内心深处所隐藏的还是他。

    所以,她到底还是舍不得说的太绝情。

    就在三人僵持的时候,出去买东西的温暖回来了。

    温暖手里提了不少东西,刚刚上楼便看到蓝铭在门口站着。

    温暖瞬间火了,直接拿起手中的袋子,对着蓝铭便砸了过去,怒道:“蓝铭,谁让你来这的,你滚!”

    “我姐好着呢,不需要你来关心。”

    只要一想到之前温漓回去之后,因为蓝铭的事情大病一场,人瘦的几乎脱了形,她便气恼的要死。

    那段日子,对于他们家所有人的来说,都是黑暗无比的。

    蓝铭没有躲,愣是被温暖狠狠的砸了一顿。

    “还有,你的眼睛瞎了吗,看不到吗,我姐已经有男朋友了。”

    “白大哥人比你好太多了,白大哥人长得帅,对我姐好,你看他在家,都不舍得我姐下厨的。”

    “你会为我姐下厨吗?”温暖挑眉,气势汹汹的看着蓝铭道:“蓝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前都是我姐为你下厨吧,其实我姐根本不会做饭,但是为了你却什么都要去学,因为不怎么会做饭,还烫了手,险些留下疤痕,这些都是

    真的吧。”

    “可是白大哥呢,他从来不让我姐做这些事的,所以你们两个的差距,你应该知道了吧。”

    温暖一番话,瞬间让蓝铭无法反驳。

    温暖说的这些的确都是事实。

    温漓为他做过什么,他也清楚的很。

    他愣愣的站在那,不知该说什么。

    反驳什么,能怎么反驳?

    本来就是他对不起温漓,难道他还有脸反驳不成?

    “行了,赶紧走,我们还要吃饭呢,我姐夫的厨艺可是比很多人都好的。”

    温暖上前,毫不客气的将蓝铭拽开,外面丢着的东西也不要了。

    而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将蓝二少华丽丽的给拒之门外,动作一气呵成,简直不要太帅。

    温漓看着紧闭的门,顿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轻叹一声,而后转身别过了脸去,不想再去想蓝铭的事。

    她一定要努力忘记那个男人。如果她一直迈不过这个坎,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