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温漓回过神来,急忙甩掉了脑海中不好的思绪。

    她实在不好继续麻烦白珩了。

    已经这么麻烦对方了。

    再让白珩送她回去,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今天没什么事,先让助手开车回去了。”

    白珩刚刚已经让助手开车离开了。

    所以,他只能跟温漓他们一起走。

    温暖默默的给白珩点了个赞。

    实在了不得了。

    这一招很厉害啊,简直无人能比。

    这样白大哥不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跟着她们回去了?

    温暖想着,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找借口离开,多给他们两人制造机会才是。

    三人从医院离开。

    温暖开车。

    温漓本来想坐副驾驶。

    温暖眼疾手快的将东西都放到了副驾驶上。

    温漓:“……”

    “啊,姐,你去坐后面吧,后面安全,不要坐副驾驶,副驾驶太不安全了。”

    温暖冲着温漓一笑,而后索性直接将前车门锁死了。

    温漓白了她一眼。

    白珩却已经打开了后车门温和的笑道:“温暖说的没错,副驾驶并不是什么好位置,后面有空座的时候,还是坐后面吧。”

    温漓无奈,也不能说什么,便坐在了后面。

    白珩也坐在后面。

    本来还有一个空位。

    但是温暖之前还塞了一些东西在后面。

    于是,车内的空间瞬间变得狭小不已。

    气氛有些暧昧。

    温漓脸颊红的很。

    温暖则将车开的很慢,甚至还哼起了歌谣,开心的很。

    白珩跟温漓坐在后面,谁都没有说话。

    温漓低头摆弄着手机,默默无语。

    她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

    先前二人见面还没这么尴尬。

    但是温暖这一闹,好像他们有什么似的。

    被温暖这一闹,车内的气氛瞬间尴尬的很,比起之前还暧昧了许多。

    路上堵车,走走停停。

    温暖见两人没有说话,便主动打开了话题,“白大哥,我们公司想做新产品,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啊。”

    “你是医学界很有权威的人,如果能跟我们合作,可真是我们的荣幸呢。”

    温暖又说起了合作的事。

    温漓其实不太好意思说这事。

    白珩帮了她那么多。

    若是再说此事,总显得逼迫别人似的。

    “暖暖。”

    温漓皱眉,开口欲要阻止温暖。

    见此,白珩顿时笑道:“这件事我也在考虑,只不过我这周有点事,下周我们再好好谈。”

    白珩考虑过了。

    他的研究也需要推广,还有一些理念,他很想告诉所有人。

    而他又不喜欢上那些医学节目,用推出产品的方式来做,其实是最好的。

    “好啊,下周让我姐跟你谈,别忘记了。”

    温暖急忙点头,迫不及待的用尽方法为两人牵线。

    温漓别过脸去,看向车窗外,装作没有听到温暖的话。

    温暖却继续唠叨,“白大哥,到时候让我姐请你吃饭啊,毕竟你最近辛苦了这么久。”

    闻此,白珩顿时笑了起来,“若是请客,也该是我请客,哪里有让女孩子请客的道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总算回到了温暖跟温漓住的地方,还是秦帅上面那个房子。

    温暖最近又是忙,又是住院的,之前说要买房子的事也耽搁下来。

    温漓倒是有一套房子。

    但是因为蓝铭的缘故,她并不想住在那里。

    早上出门的时候,温暖早就已经把房间收拾好了,还买了花插在卧室内。

    让整个卧室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房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温暖明亮。

    回到这,温漓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白珩将东西放在了桌上,而后拆开医生给的药,只放了两盒在桌上,其余的却是收了起来。

    温暖有些奇怪,“白大哥,你做什么,为什么要把药收起来?”

    “为了防止你姐不吃药,还将药倒掉。”

    “这药我收起一部分,我会准时把药送过来。”

    说着,他转身拿了杯子,倒了一杯水,又拿出药搭配好,笑看着温漓道:“今天的药你还没吃,一会我看着你吃完。”

    温漓:“……”

    “我自己能吃,你不要听温暖瞎说。”

    “还是我给你送药比较保险,先吃完这几次的再说。”

    白珩将剩下的药收了起来。

    虽然态度温和,但是不难听出他语气里的坚定。

    温漓没再说什么,轻轻一笑,忽然觉得这人很有趣。

    “那个我先出去买点吃的,你们该吃药的吃药,该聊天的聊天,我可能要很晚才回来。”

    “白大哥,一会就中午了,冰箱里有菜,等我回来做饭,你就别走了,吃完饭让我姐开车送你。”

    说完,温暖也不等两人有什么反应,便匆匆的跑出去了。

    “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疯癫了。”

    温漓转身进了卧室,将自己的衣服放进了卧室。

    等她收拾完东西出来的时候,却发现白珩并没在客厅,倒是厨房里有了动静。

    冰箱里的菜都被白珩拿了出来。

    白珩已经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看上去干净而温暖。

    他正在切菜,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很,刀工一流。

    那些菜在他刀下,根本不算什么。

    温漓看的惊叹。

    一个男人比女人都会做饭。

    她比温暖应该还好点。

    温暖可是切菜都能切到手的。

    “你去休息吧,厨房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白珩没有回头,声音温和。

    温漓站在后面看着他,须臾忍不住道:“你还是别忙了,我打电话叫外卖吧。”

    “外卖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能在家做尽量不要吃外卖。”

    白珩对生活是一个很有讲究的人。

    身为医学者,他很懂得怎么养生。

    所以在日常生活方便,他很注意。

    “那我来吧。”

    温漓想了想走了过去。

    “你会做饭吗?”

    白珩笑看着她。

    温漓略囧,支支吾吾道:“会做的不多,勉强能做出一些。”

    她大概能给白珩打打下手,或者下个面什么的。

    至于其他的,虽然能做出来,但是估计味道会差的很。

    “你刚刚出院,不宜做这些,还是去休息下吧。”白珩温和的目光,闪耀在温漓面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