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温漓思考着过几日请白珩吃饭以示感谢,还有合作的事……

    她并不是要利用些什么。

    只是突然有个新奇的想法。

    既能推广白珩的研究,又能让他们公司得利,算是互惠互利。

    白珩打开门,正看到伸出脑袋的温暖,瞬间愣住。

    被抓包的温暖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呃,那个,那个我刚刚发现,我东西没落车里,所以又回来了。”

    她哪里真的落下东西了。

    刚刚躲在门外,打算看两人亲亲密密呢。

    谁知道并没看到什么,白珩送完花便出来了。

    温暖心中有些遗憾。

    真是的,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不知道把握呢。

    “嗯。”

    白珩淡淡一笑,倒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我先去办出院手续,你们收拾下东西吧。”

    “好的,麻烦你了白大哥。”

    温暖吐了吐舌头,急忙进了病房。

    白珩则忙着去办理住院手续了。

    “姐。”

    温暖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走了进去。

    见到温漓在收拾东西,急忙道:“别动,别动,我来啊,你的身体才刚好。”

    温漓这次受了伤不说。

    她原本身体就不太好,所以多住了两天。

    医生建议她回去之后继续调养。

    如果不是想着工作,大概还需要住几日。

    然而,温漓坚持,没人能说服的了。

    这次,白珩也没劝,提前跟医生说好让温漓出院。

    “躲在那听什么呢?”

    温漓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脑子整天在想什么?”

    “我哪有啊,我真的是忘记东西了,结果走到半路想起来没有忘记而已。”

    温暖还在狡辩。

    温漓明知道她想什么也不戳破。

    到底还是温暖忍不住,又八卦了一句,“姐,白大哥真的不错哎,今天第一次见他穿休闲装,比穿西装还迷人。”

    “而且这几日多亏了有他,每天照顾你不说,还天天亲自下厨,我都嫉妒死了,身边有个会做饭的男人多幸福啊,以后你就不用总叫外卖了,外卖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

    温暖一边唠叨,一边帮温漓收拾东西。

    温漓的东西不是很多,几件欢喜的衣服,一些日用品。

    很多日用品还是白珩随手买来的。

    除了衣服是温暖拿来的,其余的花销都出自白珩。

    温漓觉得很不好意思,顿了顿道:“温暖,你带钱了吗,一会把钱先给白珩,还有我住院的钱。”

    “啊,现金应该不够,我还是转账吧。”

    温暖挠了挠头,这四五天温漓做了不少检查,单单是检查费便是一大笔了。

    她包里那点现金根本不够。

    “算了,我来吧。”

    “对了,你刚刚说羡慕我?”

    温漓忽然想起什么看着温暖一笑道:“你还需要羡慕我吗,顾臻对你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而且顾臻可是全能男人,工作能力强,人长得帅,厨艺没几个人能比得了,更重要的是他对你一心一意,你还羡慕我做什么?”

    “对了,你们最近有没有见面,就算加班也该抽时间吃个饭。”

    本来兴高采烈的温暖,在听了温漓这话之后,脸色瞬间一变。

    她沉默片刻,低着头轻声道:“姐,顾臻不理我了。”

    温漓皱眉,“出什么事了,你们俩吵架了?”

    “也没有。”

    温暖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的,他就不理我了,微信没回我,打电话也没理我。”

    温暖出院之后,给顾臻打过电话。

    那天她看天气预报要变天。

    所以便想着给顾臻打个电话,嘱咐他一声。

    结果顾臻并没接。

    她之后又发了微信,还卖了个萌。

    结果,顾臻还是没回她。

    换做以前,顾臻都是秒回。

    这次却是异常的很。

    温暖也没再打电话,但是这几日工作,接不到顾臻的电话,得不到回信,好像有了心病一般。

    晚上睡觉的时候,习惯性的拿过手机看一看。

    以前顾臻天天给她打电话,发微信。

    她并没觉得什么。

    如今突然联系不上,虽然也就几天的时间。

    可她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这么奇怪?”

    闻此,温漓也是一怔,有些想不通。

    依着顾臻的性格,应该不会这样才对。

    除非两人之间出现了什么矛盾。

    “姐,我跟顾臻真的没闹别扭啊,之前电话没接到他的,也给他回了,他也接了,我们聊的挺好的啊,没什么怪异的,真不知这几日怎么回事。”

    温暖也郁闷,完全没找到矛盾点。

    正是因为没有找到矛盾点,她才心塞。

    两人正说着顾臻的事情。

    白珩已经进来了。

    “手续办完了,这是医生开的药,先回去吧,回去我再跟你说该怎么吃。”

    白珩手中拿了不少药,是医生刚刚开的,而且数量不少,各种药都有,看的让人头疼。

    对于温漓这种最讨厌吃药的人,实在是一种折磨。

    温漓看着白珩手中的药,瞬间皱起了眉头,不情愿的意思明显。

    但是她并没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嗯,知道了,谢谢你。”

    “姐,你可别想着回去就把药给扔了啊。”

    “我知道你最不喜欢吃药了,即便身体不舒服,你也会扛着!”

    然而,温暖却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温漓。

    温漓:“……”

    “这样吗?”

    白珩温润的声音传来。

    仔细望去,他眼中满是温和的笑意。

    温暖急忙点头,“真的,真的,吃药对于我姐来说,可是一项大难题,她经常偷偷的把药扔掉的,以前的时候,那个……”

    温暖刚刚想说蓝铭二字。

    突然意识到不妥,立刻改口道:“以前的时候,我怎么劝都劝不住的,白大哥你可是学医的,你快劝劝我姐。”

    以前的时候,都是蓝铭哄着温漓吃药。

    为了能让温漓吃药,蓝铭可谓使劲浑身解数,什么都能做。

    温漓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神瞬间黯淡下来。

    “东西收拾好了,走吧,我来提。”

    白珩没有接话,伸手将两个包接了过来。“你不是还要工作吗,你去忙吧,我们自己回去就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