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温漓都没来得及反应。

    温暖已经气的开始吼了,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

    温漓都快被她弄糊涂了。

    “姐,到底有事没事啊,脸色怎么这么差?”

    “这个该死的舒茗,居然打你,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温暖见温漓脸色不是太好,顿时气的要死,还吵着要去找舒茗打架。

    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因为跟自己的矛盾,舒茗根本不会为难姐姐。

    所以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我去找她,我今天非要手撕了她!”

    温暖瞬间化身女战士,霸气的很。

    只是温漓本来就头疼的要死。

    她这么一吵,她却是更加头疼了。

    温漓无奈揉了揉脑袋,伸手拉住温暖道:“行了,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你现在去手撕了她有用吗?”

    “怎么没用,谁让她欺负你了,她居然打你,我忍受不了!”

    自己最亲爱的姐姐,竟然被舒茗打了。

    这种耻辱,实在让她气恼。

    这比舒茗动手打她,都要让她气恼。

    她现在没别的想法,只想打舒茗一顿出气,就算拼了命,她也在所不惜。

    “好了,我这不也没什么事吗,你不要担心。”

    “本来我不想住院的,压根就没什么,都是秦帅跟白珩,他们两人一个劝,一个办了住院手续,我才不得已住院的,不然根本就没事,早回去了。”

    温漓故作轻松的说着。

    这事她之所以没告诉温暖,就是担心温暖自责,不想温暖还是知道了。

    “姐,你就别拿我当三岁小孩子了。”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你不就是怕我担心吗,看你脸色都难看成什么样子了,说你没事,我怎么相信呢?”

    “真的没事。”

    “不过你不要再吵了,你若是再吵下去,就真的有事了。”

    温漓无奈的很。

    什么时候这丫头也如此沉不住气了。

    温暖皱眉看了温漓一眼,须臾拿出了手机,“我给浅浅打电话,弄死舒茗那个小婊砸。”

    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自己被舒茗欺负揶揄,都没有向苏浅告状。

    但是现在看到温漓被打,怎么也忍不住了。

    温漓急忙伸手拦住温暖,抢下了手机,“别闹,给浅浅打什么电话,她事情那么多,我们怎么能一直麻烦她。”

    “更何况,这种事我们还是自己解决的好,而且浅浅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的脾气比我的脾气都火爆,这电话打下去,不知道又惹什么事。”

    温漓还是不想麻烦苏浅。

    尤其是这种私人恩怨。

    她总不能一直靠苏浅给她出头。

    闻此,温暖也安静下来,叹了口气道:“姐,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如果我跟舒茗没有恩怨,大概也不会如此。”

    “傻丫头,不要总责怪自己,这种事不是你想避免就避免的了的。”

    “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我的情况可没你严重。”

    “我才不,我要在这陪着你。”

    温暖执意要在这陪着温漓。

    温漓没办法,也只能由着她。

    下午的时候,温暖便匆忙办理了出院手续。

    坚决不再住院,而且这事她是瞒着温漓办的,办完之后才跟温漓说。

    温漓无奈的很,也知道温暖这脾气,便嘱咐了几句。

    因为温漓住院,所以温暖担心公司,便提前出了院,回公司处理事情去了。

    温漓在医院住了四五天。

    这四五天一直是白珩给她送饭。

    白珩有事要天天留在医院里。

    所以,也算是顺路。

    五天后,温漓出院,温暖来接温漓。

    这几日,公司里的事情全靠温暖来处理。

    温漓也算好好休息了几天。

    这几日,她什么事情都没操心。

    温暖不许她管理任何事,也不许任何人向她汇报公司的事。

    难得温暖第一次这么固执。

    虽然她的能力比不上温漓,但是因为温漓住院,她很努力的处理公司的事,晚上加班到很晚。

    温漓看着她一点点的成长,一点点的坚强,能力一点点提升。

    甚至现在的温暖,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因此,温漓真的很欣慰。

    “姐,恭喜你出院。”

    一大早,温暖便开着车跑过来,推开病房的门,瞬间大喊一声。

    只是,刚刚想扑过去抱住温漓。

    却发现病房内还有一人。

    那人一身黑色的休闲装,身影高大挺拔,阳光的很。

    温暖愣了愣,“白大哥?”

    白珩手中还抱着一束花,刚刚拿着花进来,花还没送出去。

    谁知道温暖会突然闯进来。

    白珩的脸瞬间有些红。

    温漓也刚刚收拾好东西。

    看到温暖闯进来,碰到这一幕,她也觉得尴尬的很。

    “呃,那个我有东西落在车上了,我先回去拿,一会再回来,至少十分钟,不,至少二十分钟,你们慢慢等我啊。”

    温暖眼珠一转,立刻关上了门,假装自己没来过,留二十分钟的时间给两人酝酿情绪,顺便送送花,说点开心的话什么的。

    温漓:“……”

    “这傻丫头越来越吵了。”

    温漓故作尴尬的说了一句。

    白珩笑了笑,“温暖这姑娘挺好的。”

    随后,他便伸出手将花送给了温漓,温和一笑,“温漓,恭喜你出院,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嗯,谢谢你,这几天实在麻烦你了。”

    温漓笑着接了白珩手中的花。

    这几日,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谈工作。

    白珩还将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分享给她。

    接触多了,温漓发现白珩其实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古板。

    而温漓倔强的外表下,也隐藏着一颗敏感脆弱的心。

    才短短几日,两人就如同老友一般。

    温漓并没别的心思。

    只是感觉这人很合得来,能一起聊天,分析工作,或者一些烦心事罢了。

    “我一会去办出院手续,对了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白珩开口提议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温暖开了车过来。”

    “嗯,那好。”

    白珩点了点头,转身去办出院手续。

    当时,住院手续是他办理的,提前跟朋友打好了招呼。所以他现在去办理,要比温暖去办理简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