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都怪他当时太着急了,天又黑,没检查一下凌雨萌的伤口。

    是不是被毒蛇咬了,其实仔细一下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而且后来苏浅告诉他温漓被蛇咬的地方。

    他回忆了一下,距离凌雨萌所在的地方很近。

    也就是说,当时他去找路,将凌雨萌放在那。

    两人距离不算远,凌雨萌应该能听到一些动静。

    但是当时凌雨萌什么也没说。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他后来猜测,他并没什么证据,只是本能感觉不太对劲。

    “表哥,不是我说你,凌雨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当时还看不出来?”

    “那就是妥妥的一白莲花啊,如果那天早上不是她故意吵闹,外婆怎么可能知道你晚上跟温漓在一起了?”

    “她居然还说你去叫了小姐,这不是变着法的骂温漓吗?”

    “如果当时我在场,早一巴掌呼死她了。”

    那天苏浅跟慕云靳举行完婚礼,两人腻歪的实在太累了,所以那时候她还在睡觉,没有亲眼看到发生的一切。

    不然,她是绝对不会让温漓受那么大的委屈的。

    “妈咪,你要呼死谁,爸爸吗?”

    念念拿着棒棒糖跑过来,可怜巴巴的问道:“妈咪,爸爸又犯什么错了,你要呼死他。”

    苏浅:“……”

    “妹妹,我们去玩。”

    酒酒急忙过来救场,“妈咪没说呼死爸爸。”

    “是吗?”

    念念眨了眨眼睛,而后点头道:“那还好啦,我们去玩吧。”

    别人不关念念小人的事,慕少才会让念念小人惦记。

    两个小娃手牵手去玩了。

    蓝铭一脸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揉了揉额头道:“奶奶的事情,我还没查清楚,我调查了一些当年的事,感觉很奇怪。”

    “本来蓝家跟温家是很好的,奶奶跟温家的长辈关系也不错,但是后来不知为什么,奶奶的态度就变了,我查了很多事,问了许多人,但是还是没查出奶奶为何会如此。”

    “所以,我现在还是无法解决此事。”

    对此,蓝铭郁闷的很。

    他一直调查这个事,却没什么结果。

    所以找不到根源,还是无法让蓝老夫人答应他跟温漓的事,实在郁闷的很。

    “没查出来。”

    苏浅凝眉,“你要不要问问外公,或许外公知道呢。”

    蓝铭摇头,“最近外公身体不好,住了两次院,我也不能拿这事刺激他。”

    “算了,还是我自己查吧,只是温漓……”

    闻此,苏浅也很无奈,看着蓝铭哭笑不得道:“表哥,你还是先解决好外婆跟凌雨萌那边吧,解决了这些事,你跟温漓之间也就没障碍了,解决不好,就算我帮你也没用。”

    “过几日,我约温漓出来帮你探探口风。”

    到底是自个的亲表哥,苏浅还是不忍看着他伤心的。

    而且她知道这几个月蓝铭一直不好过。

    除了忙公司的事情,就是在想温漓的事。

    除此之外,他的世界似乎已经没有多余的色彩了。蓝铭离开后,苏浅立刻给温漓打了电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