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回事?”

    舒父听出了些不对。

    欧阳煜也没隐瞒,将昨晚的事情说了。

    也承认自己故意说谎,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爸,我只是不想让舒茗把事情闹大,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别骗我了。”

    舒茗冷笑一声打断欧阳煜的话,“你分明就是想要为温漓开脱,为什么要为温漓开脱?”

    “还不是因为温暖那个贱人,你心里还念着温暖是不是?”

    “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比不上温暖那个贱人是不是!”

    舒茗歇斯底里的怒喊着。

    欧阳煜自始至终都很平静,没什么表情变化。

    舒茗闹的过了头,舒父皱眉喝止,“别闹了,这件事的确是你的不是。”

    “爸,怎么就是我的不是了?”

    “那温漓跟苏浅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真把事情闹大了,便是当时苏浅不去,事后肯定是要找你算账的。”

    “我跟你说的什么你都忘记了吗?”

    “苏家跟慕家的人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你以为凭着我们的实力可以跟他们抗衡?”

    舒父是不想让舒茗闹的。

    毕竟苏家他们招惹不起。

    而且之前苏家的人也警告过他们。

    可惜的是舒茗总想要钻空子,想要通过陈依然这事给温漓一个教训。

    如果不是欧阳煜赶到,她一定会让保镖继续动手的。

    “那有什么,我就不信他们能永远屹立不倒,早晚有一日,我们舒家也能赢得过他们。”

    “苏浅带给我的伤害,我早晚要还回去!”

    舒茗冷哼一声,不以为意。

    就在这时舒父接了个电话,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等他挂掉电话之后,看着舒茗便是一声怒喝,“整日就知道惹事,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马上去给我道歉!”

    舒家吵闹的时候。

    医院内,温暖已经醒了,刚刚睁开眼,便看到秦帅推门进来。

    秦帅脸上挂了彩。

    温暖愣了愣,“不是吧,才一天不见,你就被人揍成这样了!”

    她不过是开玩笑的话,却不想一下便猜中了。

    秦帅还真是被人揍的。

    “先吃饭吧,胃好些了吗?”

    秦帅刚刚在食堂打了饭来。

    “好多了,其实我觉得现在就可以出院了。”

    “对了,昨晚生意谈的怎么样,你怎么还摔跤了,没事吧,是不是昨晚喝酒太多了?”

    温暖疑惑的看着秦帅脸上的伤,忍不住嘟囔道:“长得这么好看的一人,摔成这样还挺可惜的,万一治不好就麻烦了。”

    她跟秦帅开玩笑多了,倒也不在意这个。

    秦帅怔了怔,不知怎么回答。

    难道说合同根本没来得及签,就打起来了不成?

    “我姐呢,我姐说今早过来的,她是不是也喝多了?”

    温暖还有些担心温漓。

    大概是姐妹之间的预感,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她有事,你先吃饭,我一会去问问医生,看什么时候能给你办出院手续。”

    秦帅随口搪塞过去。

    正在这时,温暖的手机亮了。“咦,浅浅发消息给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