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舒茗不屑的笑了一声,“我这人一向温和,并不想跟人计较。”

    “然而,她们实在太猖狂,欺人太甚。”

    “她们无情,难道还要我有义不成?”

    舒茗将自己的责任推卸的干干净净的。

    这时,刚刚那人忍不住道:“舒茗,你好歹也是舒家的女儿,做事怎么能如此狠毒不留一线?”

    “狠毒?”

    舒茗冷漠一笑,“这罪名我可不认,我只是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罢了。”

    “所以今个这事谁都别管!”

    “你这意思还想继续闹?”

    秦帅终于忍不住了,看着舒茗怒道:“你的人把人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

    “舒茗,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别太过分!”

    秦帅此刻也有些狼狈,脸上挂了彩。

    舒茗身边的两个保镖很厉害。

    如果不是会所的人出手,他们只怕更惨。

    又不是人人都跟舒大小姐一样出门带保镖,所以遇到舒茗只能吃亏。

    “我做什么了?”

    舒茗认得秦帅,说话愈发不客气起来,“你应该问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再来找我,这件事是温漓身后那个女人惹出来的,责任在她,你来质问我做什么。”

    “至于温漓,那是她自愿卷入这场是非,是她自己讨打。”

    “你别血口喷人。”

    陈依然咬了咬唇,眼泪落了下来,“我根本不是故意踩坏你的手脚的,而且我也说了要赔偿,可你非要打人,还让你的保镖动手,你太过分了!”

    舒茗跟陈依然等人吵的不可开交。

    舒茗死咬住这件事是陈依然先招惹的不放,非要保镖再动手。

    温漓也不怕她,大有跟她拼命的架势。

    欧阳煜赶来的时候,舒茗正要开口让保镖继续打人。

    泼辣的舒家大小姐,压根就不担心什么丢人不丢人的。

    “住手。”

    欧阳煜匆匆赶来,及时阻止了那两个保镖。

    “你做什么?”

    舒茗不满的瞪着他,“欧阳煜,你到底是谁的未婚夫,居然帮着别人!”

    欧阳煜皱了皱眉,看了一眼众人,而后转头低声对舒茗道:“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了苏浅的车子,你确定要继续闹下去。”

    听到苏浅二字,舒茗微微一怔,顿时回过神来。

    她只顾着打人了,却忘记苏浅了。

    苏浅早就已经回来了,人就在江城。

    若是知道温漓出事,肯定第一时间赶来。

    她不怕别人,然而苏浅她不得不怕。

    慕家跟苏家她现在还动不了,也只能忍着。

    “走!”

    舒茗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结束了这场闹剧。

    她转身返回了包间,欧阳煜也跟了过去,一推门便看到了刘总,脸色微微一变。

    刘总他是认识的。

    只不过他们跟刘总什么时候有业务往来了?

    “刘总,事情改天我们再谈,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

    舒茗留了一张名片给刘总,然后便跟欧阳煜匆匆的走了。

    她实在担心碰到苏浅。

    她已经想好了,就算碰到,自己也能开脱。自己原本可没打算找温漓的麻烦,都是温漓自己撞上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