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陈依然这点钱实在不够,她身上也没这么多现金。

    舒茗蹙眉看着陈依然手中的现金,不屑的很。

    这是什么意思,打发叫花子吗?

    一千块就想了事?

    别说一千块了,一万块都不可能。

    她舒茗会缺钱吗?

    她比温漓都有钱,对现金什么的根本不在乎。

    也正是如此,舒茗在温漓面前,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即便在苏浅面前,她都觉得能平起平坐。

    “依然,你不能……”

    温漓还是觉得如此不妥。

    如果开始舒茗愿意接受赔偿,多赔一些钱也是可以。

    但是舒茗如此猖狂的打人,将别人的尊严重重的踩在地上,她实在不能忍。

    “温漓姐,我们走吧。”

    陈依然不想惹事,年纪轻,也没遇到过这种事。

    而且她也听出来了,对方不是多么好惹的人,所以她想拿钱息事宁人。

    今个这顿打,就当做自己被狗咬了算了。

    陈依然坚持就这么算了。

    温漓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尊重陈依然的做法。

    她伸手从钱包里拿出一些现金丢给了舒茗。

    那些现金足够舒茗去买新手机了。

    不想看到温漓拿钱,舒茗更是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她咬牙切齿的看了温漓一眼,接过温漓手中的钱,忽然扬手狠狠的砸在了温漓跟陈依然身上。

    “舒茗,你还想怎样!”

    温漓怒了。

    这人还真不依不饶了。

    “温漓,这是你自找的!”

    舒茗冷笑一声,手一挥对自己的保镖道:“给我好好教训他们,留一口气就行。”

    那意思是只要不打死,怎么都可以。

    两个保镖立刻掰了掰手腕,上前欲要动手。

    “依然,你先走。”

    温漓推了陈依然一把,随后抬起脚对着其中一个保镖就踹了过去。

    手中的包包也没闲着,直接砸向了另外一个保镖。

    “温漓姐!”

    陈依然吓的大叫一声,“不要打啊,不要打啊。”

    她们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那些保镖的对手。

    温漓虽然彪悍。

    但是这两个保镖是接受过专门训练的,的确很厉害。

    很快温漓就招架不住了,被保镖踹了一脚,险些跌倒在地上。

    “温漓姐。”

    陈依然吓的跑过去,急忙扶住了温漓,急道:“你们再这样,我可要报警了。”

    舒茗懒懒的靠在一边,不屑的笑了笑,“报警?”

    “有本事你倒是报警啊,又不是只有我的人动手了,你们不也一样动手了吗?”

    “更何况,错本就在你,你还想辩解些什么。”

    舒茗这会还醉着。

    酒壮怂人胆,更何况她也不怂,与温漓又是积怨已久。

    这次温漓一头扎进来救陈依然,正好给了她报复的机会。

    “啊!”

    一个保镖踢中了陈依然的小腿。

    陈依然受不住,瞬间趴在了地上,膝盖先着地,痛的她大叫一声,感觉腿都要断了。

    温漓也被保镖踢倒在地。

    她那点身手还是不能跟这些专门训练过的保镖抗衡。她忽然有些后悔,当初没能跟苏浅那样坚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