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生意场上,如果什么都妥协的话,以后就没办法做生意了。

    你越是后退,对方便越是过分,直到最后连底线都没了。

    刘总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温漓,见到温漓明显愣了下,而且有些心虚。

    “是温漓啊,真是好久没见了,幸会幸会啊。”

    刘总笑着开口。

    温漓点了点头,“的确是好久没见了,昨天应该我去的,只是有事脱不开身,才让我妹妹去的。”

    “谁知道刘总怎么那么不顾交情,非要灌酒,害的我妹妹住了院,刘总这次您可真是过分了啊。”

    “咱们谈生意是谈生意,但总不能用喝酒来交换吧,我们合作这么多次,可有出过问题?”

    既然碰上了这人,势必要好好算账的。

    秦帅一直给温漓使眼色,然而温漓却好像没看到似的,压根不理会秦帅。

    温漓淡淡的笑着,面上的表情有些冷,看的刘总心虚的很。

    他昨天的确很过分。

    “住,住院了。”

    刘总摸了摸鼻子道:“怎么会这样,看样子温暖小姐还是要练练啊。”

    “是她应该多练练,还是你刘总太过分了呢?”

    温漓冷眼看着刘总,语气冷冽。

    刘总越发心虚起来,忙道:“昨天的确开玩笑开过了,改日一定亲自给温暖小姐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我也是见温暖小姐好说话,有心跟她开个玩笑,没想到她会住院,实在抱歉抱歉。”

    “刘总……”

    “好了。”

    温漓还要再说,秦帅急忙站出来打圆场,“温漓,我们还有事先进去吧。”

    “刘总,我们失陪了。”

    秦帅拽着温漓离开,这才算解了这危机。

    刘总抹了把汗,眉头皱的厉害。

    这个温漓啊,还是一点没变,跟以前一样厉害。

    如果不是这笔生意利润不错,他今个就翻脸了。

    只是他是生意人,做生意也是为了利益,不是为了别的,所以为了利益,也不得不妥协。

    “你拽我做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温漓被秦帅拽走,脸色不太好。

    秦帅无奈看着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还想说什么?”

    “我还没说完呢,暖暖因为他差点出事,这几句话就算了?”

    “生意已经谈完了,单子已经签了,你若是这个时候跟刘总闹掰了,合约毁了,那暖暖这顿酒岂不白喝了?”

    秦帅考虑的比较多。

    温漓的性子则是雷厉风行,受不了那个气。

    “下不为例。”

    她皱眉看了秦帅一眼,丢下四个字,便去见客人了。

    秦帅无奈苦笑。

    怪不得公司要温漓接手,她的确很适合管理公司。

    温漓跟秦帅两人进了包间之后,刘总才进来。

    刘总刚刚进来,便有人去出来迎接,笑着道:“刘总,这边请,我们家小姐已经到了。”

    刘总点了点头,跟着那人进了包间,心里还在想温漓温暖的事。

    他不就是灌了温暖几杯酒吗?

    至于那么小心眼。

    这年头生意场上谁不喝酒,偏偏就她们温家人矜贵。

    “刘总,你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