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赶上下班的时候。

    的确有不少人看到洛浅坐了慕云靳的车来。

    虽然不是慕云靳经常开的那一辆。

    但慕云靳的司机,他们是认得的。

    一时间纷纷对洛浅侧目。

    至于跟昭源的事,却无人敢提。tq1

    慕云靳将那事压了下去。

    原本人人都在传,是策划部的洛浅出卖了慕氏。

    可现在这件事,半点风声都没有。

    慕少既然回来了,又怎么可能让人说他媳妇的不是呢?

    “对了,你们看到安小姐今个穿的那一身了吗,真性感!”

    “是啊,我还看到她里面穿了情趣内衣呢。”

    “大白天的就这么穿,可真是想勾引男人犯罪啊。”

    “你们知道什么,人家这么穿,那是跟总裁之间的夫妻情趣。”

    “刚刚我看到安小姐去了总裁办公室,这大中午的大家都下班了,她去总裁办公室,又穿着情趣内衣,还能做什么?”

    “当然是滚…床…单了……”

    有人直言不讳,顿时引来一片笑声。

    洛浅脸色一变,慌忙抱着保温盒,上了电梯。

    她怎么就不知道安莹儿跟慕云靳是夫妻呢。

    以前不过传言他们是未婚夫妻罢了。

    结果,现在直接成夫妻了。

    那她是什么?

    洛浅刚刚平复几日的心情,瞬间变得糟糕不已。

    而此时,安莹儿已经敲响了慕云靳办公室的门。

    “进来。”

    慕云靳还在忙。

    最近几件事,致使慕氏名誉受损,股价震荡,在国际上的地位有所下降。

    想要搞垮慕氏的人实在太多。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难免会有许多不知趣的人出手。

    因此,慕云靳真的是忙的焦头烂额。

    安莹儿烈焰红唇,扭着腰肢,推门走了进去。

    “云靳哥哥,该下班了,咱们去吃饭吧。”

    她径直走向办公桌,顺手解开了小外套,外套一扔,上面便只剩内衣了。

    黑色的蕾丝内衣,半遮半掩,情趣十足。

    她身下一袭红色的小短裙,只需轻轻一褪,便能褪下来。

    然而,听到这个声音,慕云靳头都没抬,冷冽的吐出一个字,“滚。”

    他最近忙的要死,还真没空理会这个安莹儿。

    而安莹儿这也是在他回国之后,第一次主动贴上来。

    不然,他几乎都忘记这人的存在了。

    安莹儿早料到他是这么个态度,倒也不惊讶,弯腰就要脱裙子。

    不想就在这时,忽然听得咔啪一声。

    安莹儿心中一惊,有人偷拍!

    急忙转头望去,便见洛浅正拿着手机狂拍。

    顾臻站在一旁,认命的抱着保温盒。

    为自家少奶奶保驾护航。

    不过少奶奶居然偷拍,这一招很厉害啊。

    慕云靳也听到了声音。

    抬头便见洛浅正拿着手机,兴趣盎然的拍着安莹儿的半**。

    高冷禁欲系的慕大少,险些笑出来。

    这丫头,终于学会反击了。

    “你做什么!”

    安莹儿的手还放在裙子上,愤怒的拿眼瞪洛浅。

    洛浅收起手机,扬眸看着她,挑眉,“许你在办公室脱衣勾引我老公,就不许我偷拍你的样子,发到网络上吗?”

    简直气死她了。

    是不是每次有人勾引她家男人都这样。

    进来就主动脱衣,敢不敢玩个新鲜的。

    “你敢!”

    安莹儿咬了咬牙,凶狠的瞪着洛浅,五官扭曲。

    真是白瞎了她那张漂亮的小脸。

    “你再敢勾引我老公,我就往网上发!”

    洛浅摇了摇手中的手机,绝不退让。

    在与慕云靳有关的事情上,她绝不会心软。

    不然,最后悲剧的人就只能是自己了。

    慕少这会子也没心思忙了,好整以暇的瞧着两个女人的战争。

    一向柔弱的小白兔,忽然化身小野猫,露出锋利的牙齿,亮出尖尖的爪子。

    那副炸毛要挠人的模样,还真是可爱的紧。

    “你发一个试试!”

    安莹儿冷笑一声,“你做的那些事,别以为云靳哥哥不知道。”

    “我做什么了?”

    洛浅挑眉反问。

    安莹儿却没回答他,转过头来看着慕云靳道:“云靳哥哥,那照片跟视频可不是假的,洛浅的确勾搭了许多男人。”

    “这样的女人已经脏了,你真的还要她吗?”

    闻此,慕云靳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上面穿着情趣内衣,下面是超短裙,还有丝袜。

    处于半褪不褪的状态。

    这就是安家小姐,可真是有趣。

    “我慕云靳的女人,比任何女人都干净,尤其是你这种货色更不能比。”

    慕云靳冷笑一声,生平第一次跟女人斤斤计较。

    以往对于这种女人,他都是不屑的。

    更懒得跟女人打什么口水仗。

    不过,如今为了自家夫人,慕大少也算是破例的。

    如此尊贵的他,能说出这种话,还真是挺让人愕然的。

    “云靳哥哥,你说什么?”

    安莹儿瞬间愣住,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眼神冰冷的男人。

    她都这么主动了,甚至为了他,不顾千金小姐的尊严,在他面前脱衣。

    可他呢,竟然说自己不干净!

    安莹儿气的脸色铁青。

    “云靳哥哥,为了你,我一直留着处子之身,我怎么不干净了!”

    “是吗?”

    慕少挑眉问了一句,深邃的眸子半眯着,流露出一丝危险的味道。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验一验不就知道了?”

    安莹儿哼了一声,趾高气昂。

    然而,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却放在了洛浅身上,挑衅的意味明显。

    抱着保温盒的顾臻险些吐了。

    我去!

    要脸不要脸,还要总裁试试。

    鬼知道,你那层膜是不是补的。

    “你之前不是说,你的第一次已经没了吗?”

    洛浅拿着手机走过去。

    冷笑一声,“你不是说,你对云靳下药,把第一次给了他,怎么现在又成处子了?”

    洛浅目光在她身上一扫,勾唇道:“补的不成?”

    “哪家医院补的,多少钱,好用吗,万一不流血,岂不亏了。”

    顾臻险些喷饭。

    没看出来啊,少奶奶的口才,也是一流的。

    安莹儿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等于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先前还说自己为慕云靳怀孕打胎,转眼又成雏了,这还真是可笑的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