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秦帅扶着温暖上了楼,按响了门铃。

    温漓一直没睡等着温暖回来。

    结果,刚打开门,便闻到了一股股刺鼻的酒味。

    温暖跟秦帅都喝了不少,那味道可想而知。

    “姐。”

    温暖看到温漓,瞬间傻笑起来。

    温漓:“……”

    下一刻,温暖就差点扑倒在地。

    温漓伸手扶住她,急道:“怎么回事,怎么喝这么多酒,你今天不是不舒服吗?”

    去谈个生意就喝成这样了?

    而且两个人都喝的醉醺醺的,实在让人气恼。

    “没,没喝多,我没喝多,我酒量好着呢,我还能自己找到家呢。”

    温暖摇了摇头,笑嘻嘻的看着温漓,死活不承认自己喝多了。

    当然,醉鬼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是醉鬼的。

    “温漓,那你们先休息吧,我回去了。”

    秦帅喝的也不少,这会也撑不住了,跟温漓说了一声,自己就跌跌撞撞的下楼去了。

    好在他们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倒也方便。

    秦帅回去之后。

    温暖一下倒在沙发上,浑浑噩噩的。

    温漓急忙给她去倒水喝。

    然而,一口水还没喝下去。

    温暖便忍不住吐了。

    这次真的是吐的昏天黑地的,一直止不住。

    最后实在太严重了。

    温漓只能开车连夜将温暖送去了医院挂急诊。

    温漓一个人等在急诊室外,心情有些烦闷。

    她靠在墙壁上,抱着胳膊,神色微冷。

    温暖还在里面做检查。

    她一个人刚刚谈完生意不久,现在又要担心温暖的事情,忽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她伸手揉了揉额头,忽然想起以前跟蓝铭在一起的时候。

    那个时候虽然她也很要强。

    可如果有什么事,蓝铭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哪怕不是很重要的事,蓝铭也要放下手中的工作赶过来陪她。

    那个时候,她总是特别安心。

    无论发生什么,只要蓝铭在,她就会觉得一切事都不是事,可是……

    “温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如同黑夜里的一束光,给人以希望和光明。

    温漓转头望去,却见是白珩。

    白珩穿着白大褂,跟另外两个医生走在一起,想来在这里也是有事情的。

    不过,他本身就是医学工作者,所以出现在医院倒也不奇怪。

    “白珩。”

    温漓愣了愣,有些惊讶。

    没想到能这么快遇见。

    白珩淡淡一笑,走过来,抬头看了一眼急诊室,关心道:“这么晚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嗯。”

    温漓点了点头,将事情简单的一说。

    她跟白珩也不是太熟悉,没必要说那么多。

    闻此,白珩转头跟其中一个医生说了几句,而后才看着温漓道:“没事,不要担心,这种情况很多见,不过肯定要挂几天水。”

    “我已经跟朋友打好招呼了,一会帮你们找间单人病房。”

    “我这还有些事,先去忙了,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找我,我就在那边那间办公室。”

    白珩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笑着对温漓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