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救命之恩与我而言那是大事。”

    温漓淡淡一笑,甚是感激,“如果不是你们,我今天真的就不能站在这里了。”

    况且经历过这一生死。

    她也看淡了很多。

    几人正说着,刚刚有事走开的白珩已经回来了。

    白珩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五官英俊,目光深邃。

    那天天色太晚,温漓也没认真去看。

    如今一见,倒是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医学教授,竟然这么帅气。

    她一直以为身为医学教授,应该很古板,如今看来,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好,温小姐,又见面了。”

    白珩礼貌的伸出了手,笑容温和,不失暖意。

    他就像是黑夜里的光,带来光明,照亮希望。

    “你好。”

    温漓也伸出了手,笑道:“以后叫我名字就好,白教授。”

    噗嗤……

    一旁的陈依然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温暖见到陈依然笑成这样,顿时八卦起来。

    温漓:“……”

    “温漓,你还是不要叫我表哥教授了,叫他名字吧,这样显得他好老啊。”

    每次有人看白珩教授。

    陈依然都要笑个不停。

    谁让她表哥年纪轻轻,就这么有出息了,成了国家认证的教授。

    然而在一般人眼中,教授真的太老了。

    “哈哈哈。”

    温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啊,姐我看你就叫白大哥名字吧,你们年龄也差不多的。”

    “白大哥,我这样叫你,你不会生气吧。”

    温暖一向是个热情的姑娘。

    自从从那段阴霾走出来,她便又恢复了以前那个她。

    即便心里还有伤,但是她正在努力,慢慢的去抚平。

    “当然不会。”

    白珩也是个很热情的人。

    “对了,你们怎么回去,我们开车过来的,正好送你们吧。”

    温漓忽然提出来要送两人。

    毕竟这两人救过她的性命。

    对于她来说,这不是滴水之恩,而是太大的恩情。

    她一个陌生人,对于两人来说,完全没什么意义。

    当时他们也可以见死不救的。

    更何况……

    更何况,连深爱的人都靠不住。

    想到这,她的心骤然一沉,眉头也皱了起来。

    “姐,怎么了?”

    温暖在一旁,轻轻的拽了下她的袖子,有些奇怪。

    好好的,怎么脸色说变就变了。

    温漓猛地惊醒,抬起头来,发现白珩跟陈依然兄妹两人,也在看着她。

    她莫名的觉得有些尴尬,忙道:“抱歉,我走神了。”

    “温漓姐,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呢,你要注意身体啊。”

    陈依然也是个热情的姑娘。

    “嗯。”

    温漓点了点头,“走吧,我送你们。”

    “不用了,我们打车就可以了。”

    白珩刚刚回来,没办法回去开车,只能选择打车。

    “还是我们送你们吧,都这么巧能遇到了。”

    温暖也开了口。

    对于自家姐姐的救命恩人,她当然印象很好。白珩跟陈依然倒也没有多推辞,最终痛快的答应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