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经病。”

    舒茗气了半天,也只挤出了这么一句话,就要离开。

    “舒茗,你……”

    “算了。”

    顾臻还要继续给温暖讨公道。

    见此,温暖急忙开口,“别理他们了,跟不讲理的人能说些什么。”

    “我们被狗咬了,是我们自己倒霉,总不能再咬回去吧,万一咬一嘴毛怎么办?”

    “走吧,我还没吃早饭呢。”

    温暖已经饿了。

    她不喜欢飞机上的早餐。

    所以根本没吃什么。

    就等着下了飞机,敲诈顾臻一顿。

    本来心情很好,谁知道会遇到这些奇葩。

    “你,你……”

    被比喻成了狗,舒茗自然不服气,气的浑身颤抖。

    温暖因为有顾臻在身边,底气足的很,轻哼一声,反驳道:“我什么我,你难道不是狗吗,而且是一条疯狗,随便乱咬人。”

    “对了,下次出门的时候,记得打狂犬疫苗,不然咬了别人,让别人发病,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舒茗:“……”

    “走了,家里来电话催了。”

    欧阳煜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急忙伸手拽走了舒茗。

    舒茗也知道自己跟顾臻无法抗衡。

    她不敢得罪顾臻,怕得罪慕氏。

    毕竟他们家是做生意的。

    在江城做生意的,谁不是将慕氏苏氏奉为财神爷。

    她可不想最终落得安莹儿的下场。

    现在不知道还能有几个人记得起那早就落败的安家。

    舒茗最终拽着欧阳煜落荒而逃。

    机场围观的人也都散了。

    温暖忽然有些感慨。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自己的心境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曾经以为离开欧阳煜肯定活不下去了。

    却没想到,自己能撑下来。

    “暖暖。”

    见到她一直愣着,顾臻有些担心,皱了皱眉,“没事吧,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是我没保护好你。”

    顾臻自责的很。

    明明很早就来了机场。

    却不想因为去了一趟洗手间,便险些让温暖出事。

    温暖回过神来,看着他关心的目光,淡淡一笑,“没事,幸好你来的及时。”

    “也怪我太急躁了,早知道就不跟那个女人吵了。”

    “那个女人根本不讲道理,跟她吵下去吃亏的也是我自己。”

    只是当时她实在有些不甘心。

    凭什么让舒茗这样欺负自己?

    温暖忽然又想起了欧阳煜。

    想起了欧阳煜漠不关心的样子,不禁一笑。

    而后自嘲的摇了摇头,是该放下了。

    他都比自己放下的快,放下的彻底,自己到底还在坚持什么呢?

    顾臻帮她把行李箱提了起来,而后道:“你在这等我一下,不要乱跑,我去取一下寄存的东西。”

    顾臻急忙去取东西,没多少便回到了温暖身边。

    “暖暖,送给你。”

    顾臻一手提着自己的笔记本,一手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递给了温暖。

    他的笑容满是暖意与深情。

    路过的人都忍不住被顾臻的笑给吸引住了。

    温暖见此瞬间怔住。沉默片刻,她伸手接了花,心情好了些,甜甜道:“谢谢你,我心情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