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着急的要走。

    然而,还没走几步。

    忽然听到有人嗤笑一声,“呵,这不是温家的二小姐吗,真是巧的很啊,刚刚怎么坐在地上呢。”

    那人的语气里满是讥讽,而且刻意加重了一个二字。

    温暖凝眉,实在不想跟这种蛮不讲理的人,便装作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谁知她不想理会麻烦。

    麻烦却喜欢找上门来。

    那人快走了几步追上了她,刻薄的笑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的人还摔倒了呢,要不要我让保镖送你?”

    看着面前张扬的女人,温暖瞬间气笑了。

    这还真是无耻啊。

    怎么跟个苍蝇似的,甩都甩不开了?

    “舒茗,你让开!”

    温暖深吸一口气,站定脚步,冷眼看着舒茗,不屑的很。

    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懦弱的温暖了。

    即便欧阳煜现在站在舒茗旁边,她也没什么可畏惧的。

    经过这么长时间,她对欧阳煜的很多执念,已经放下了。

    她现在的生活很好,欢乐很多,痛快很少。

    或许真正忘记他还有时间。

    但是她会去努力。

    她并未看欧阳煜,眼里似乎根本没有这个人似的。

    欧阳煜也没阻止舒茗,也没有看她。

    两人似乎如陌生人一般,好像从来没认识过。

    舒茗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眼。

    两人这种陌生的态度,应该是她想要的。

    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舒茗生性多疑,此刻难免又疑心起来。

    难道这两人是故意做戏给自己看?

    自己有那么容易上当吗?

    舒茗瞬间冷了脸,看着温暖道:“干嘛这么生气,我好心请你一起走,还让保镖送你,你怎么能这样?”

    “哦,这是你的保镖啊。”

    温暖转头看了一眼刚刚推她的人,忍不住讥讽了一声,“真是什么样的人带出什么样的保镖。”

    “我刚刚就在纳闷,这人怎么如此无理,原来是你的保镖,那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你什么意思?”

    舒茗凝眉,“温暖,你不要指桑骂槐,我的保镖怎么了!”

    现在的舒茗,似乎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举止有度,气质高贵的舒家大小姐了。

    因为跟温暖直接的矛盾,反倒是让她变得丑陋起来。

    似乎要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展露在众人眼前似的。

    “我的意思很明白,你人品不行,教出来的保镖自然也不行。”

    “原本你的保镖这么无理,我还挺生气的,如今一看也不怎么生气了,你这种人又怎么能教出有素养的人呢。”

    “你自己都没素养,指望你手下的人有素养,真的太难了。”

    说到这,温暖还笑看了那保镖一眼道:“早知道你主子是舒茗,我就不让你道歉了,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说完,温暖便要拉着行李箱离开,心中畅快的很。

    时至今日,她终于能正儿八经,面不改色的怼舒茗一次了。

    以后再遇到他们两人,自己都能挺直腰板,永远都不会再怕了。

    “你……”舒茗被温暖气了个实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