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这,这是在车里,还有外人在。”

    洛浅要吓死了。

    看他这架势,是想要在车里吃了她。

    他不是都要跟她离婚了吗?

    难道现在流行离婚前再吃一次?

    慕云靳总算放开了她,微微喘着粗气,确实有些欲火难耐。

    他深邃的眸子,仿若大海,浩瀚不已。

    他紧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以后再犯错,就在车上要了你。”

    洛浅脸颊一红,拿眼斜他。

    他却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怄气也怄过了,便不那么生气了,剩下的只是心疼。

    他伸手抚上她的伤口,皱眉道:“这也是被那些人打的?”

    那并不是,只是在墙上撞的。

    洛浅没说。

    “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打电话给我,非要被人欺负死才甘心?”

    见她不说话,他眉头皱的越发厉害起来,“难道我慕家人,就是这么没出息的吗?”

    洛浅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生死。

    除了气恼,便是心疼。

    这反应有些奇怪。

    “你,你不跟我离婚了吗?”

    她不解的问。

    慕云靳捏了捏她的鼻子,“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离婚了?”

    “可是我离婚协议书已经签了。”

    “离婚协议书,我为什么不知道?”

    他要跟她离婚,他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真是可笑。

    “谁拿给你的?”

    洛浅微微一愣,随后明白过来,抿唇不语。

    叶澜应当是没经过慕云靳的同意。

    但她也不敢说婆婆的坏话。

    “就算,就算你不介意那些事,可我让公司损失了一个亿,就是把我卖一百次也不够抵债的。”

    “身为慕氏的员工,却给公司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这种人就是内奸,怎么可能留下?”

    “更何况,我还是你的妻子,可是我不但没有帮到你,却造成了这么多麻烦,慕家怎么可能允许有我这样的儿媳?”

    哪家的儿媳会是内奸。

    “那事不是你做的,我会查清楚。”

    “可那一个亿,怎么办?”

    洛浅叹了口气,面上满是悲伤。

    想起此事,就心疼的很。

    一个亿……

    那对于她来说,不止是巨款。

    简直就是好几辈子都攒不够的巨款中的巨款。

    “一个亿而已,没了就没了,就当给你的零花钱,买件衣服穿了。”

    慕云靳见她愧疚的样子,心中越发疼惜。

    先前的怪意也都没了。

    而且,只要她好好的不就行了吗?

    他赶回来的时候,就怕她会出事。

    现在她只是受了些轻伤,没什么大事,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所以,钱什么的他不在乎。

    若真那么在乎,就不会放下项目不做,回来找她了。

    “哪有那么贵的衣服,你唬我呢。”

    洛浅瘪了瘪嘴,心情差的很。

    她还是心疼那钱。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慕云靳是觉得损失这些没什么,她却觉得自己已经是罪人了。

    “我说有就有,以后不要为了钱的事情烦恼,我们慕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他将她揽入怀中,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好,只是稍微有些烫,应当不是很厉害。

    洛浅抬眸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问,“云靳,你,你真的不怪我了吗,不跟我离婚了吗?”

    “你,你还想要我?”

    她都跟别人去相亲了。

    他居然还能接受她。

    这是她根本没想到的。

    “要。”

    慕云靳居然低头,邪魅的看着她,压低了声音道:“我想在这要你,可以吗?”

    洛浅脸颊腾地一红,蓦地反应过来。

    他故意意会错自己的意思。

    “流氓。”

    她急忙偏头躲开,耳根子都红了。

    “对了,你的事情办完了吗,这么早就回来?”

    “嗯,提前办完了。”

    慕云靳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没有解释太多,拍了拍她的背,轻声道:“休息会,到家让医生来给你看看。”

    “嗯。”

    洛浅心中软的一塌糊涂,应了一声,窝在他怀里,无比满足。

    真好,他回来了。

    真好,他还在。

    只要他还在,先前受的那些委屈,也都不算什么了。

    洛浅实在太累了。

    很快便窝在慕云靳怀中睡着了。

    车子很快到了别墅。

    慕云靳没有叫醒她,抱着她下了车子,向屋内走去。

    “云靳!”

    一声厉喝响起,将沉睡的洛浅吵醒。

    听到这个声音,洛浅立刻睁开了眼睛,身子一抖。

    叶澜跟慕严得到消息,已经赶了过来。

    “放,放我下来。”

    洛浅挣扎着要下来。

    然而,慕云靳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只是看了一眼慕严跟叶澜道:“爸妈,有事一会说,浅浅身体不舒服,我先带她进去。”

    他无视掉父母难看的脸色,带着洛浅便进去了。

    洛浅被他硬塞回了卧室。

    “先躺着,我让风姨叫医生来。”

    他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宠溺的意思明显。

    “不用了,我自己吃些药就好,只是有些低烧,别那么麻烦了。”

    “慕总裁跟夫人还在下面呢,你先去招待他们吧。”

    洛浅急忙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

    “总裁,夫人?”

    注意到他的称呼,慕云靳微微一愣,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叫爸妈。”

    “哦。”

    洛浅面色微微一白,点头应了一声。

    她根本就不敢那么称呼。

    这两件事的发生,让原本认可她的慕严,也已经不喜欢她了。

    慕云靳安置好洛浅之后,才下了楼。

    风姨切了水果。

    两人都没心思吃。tqr1

    “有能耐了?”

    慕严抬头看了一眼许久未见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公司都不要了?”

    把要谈好的项目,就这么丢了。

    只为了飞回来,找一个女人。

    的确是能耐了啊。

    “如果不是你们为难她,逼得她走投无路,我也不至于这么快赶回来。”

    慕云靳坐在一旁,想拿支烟出来。

    却发现身上的烟,早就丢了。

    他弯腰,在茶几底下拿出了一支点燃,心烦的很。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我们逼她,她做的那些事,你难道不知道吗?”

    “这样的儿媳,我们不要!”

    叶澜气的脸色铁青,抛出先前那份离婚协议书,丢在了桌上,“赶紧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拿了离婚证,让她滚出慕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