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他想的是这些吗?

    “半个月没见,你就不想我?”

    慕云靳将她禁锢在怀里,感受着她熟悉的气息,心中满足了不少。

    天晓得,他刚刚回到别墅,看到她不在,心中有多么慌乱。

    也是那一刻,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在他心中早已经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我,我”

    “没想?”

    他打断她的话,只执着于这个问题。

    在他的逼问下,洛浅最终轻轻的点了点头,“想。”

    想,很想,怎么能不想呢。

    她几乎天天盼着他回来。

    尤其是受委屈的时候,她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抓着被子,心中空落落的,满是恐惧。

    那个时候,她多么想他能回来。

    只有他在身边,她才能安心。

    唯有他,才是她的避风港。

    听到自己想要听的答案,他满意的很。

    伸手,轻轻挑起她尖尖的下巴,低头对着那张想念已经的粉唇,便吻了下去。

    她熟悉的味道,他想念已久,逐渐加深这个吻。

    直到许久之后,稍稍满足,他才放开她。

    洛浅面红耳赤,扁着嘴偷瞄他。

    须臾,她鼓起勇气问道:“你是回来签字,跟我办离婚手续的吗?”

    慕云靳微微一愣。

    签字,签什么字?

    “你想跟我离婚?”

    他无奈,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我才走了半个月,你的心就野了,想要另寻良缘,把我扔了?”

    洛浅:“”

    她秀眉轻蹙,叹了口气,伸手推了推他,“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知道你什么事都知道了,视频也看了,照片也见了。”

    “我这样不堪的女人,你肯定不会要的对吧。”

    听到不堪二字,他脸色一冷,剑眉紧紧皱起,脸色瞬间变得很差。

    “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那几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慕云靳静默片刻,看着她问道,语气还算平静。

    “就是那天,我跟小陶去逛街,她之前不知道我已经结婚,所以好心牵线,给我介绍了八个相亲对象,而且都是她家的亲戚朋友介绍的,约好了时间,实在无法推掉。”

    “所以,所以我便去走了个过场,谁知道遇到了一群极品。”

    她也没想到,那些照片会被人拍下。

    又没有人知道前后发生的事。

    只看照片,肯定以为她勾搭了许多男人。

    她支支吾吾的解释。

    慕云靳静静的听着,然而脸色却并不怎么好。

    他的女人居然背着他去相亲!

    慕大少不淡定了。

    慕大少生气的很。

    从没人敢这样耍他。

    身为他的女人,名正言顺的慕太太,居然去相亲,这可真是有意思。

    这事,洛浅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

    因此,她明白自个就算解释也没用。

    背着老公做这样的事,本来就是不光彩的。

    所以,即便慕云靳以这件事来跟她离婚,她也没任何怨言,错了就算错了。

    慕云靳没有说话,静静的看了她两眼,放开了她,起身走到了窗前,不知在想什么。

    其实,他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为了一个女人心烦意乱。

    按照他的脾气,有人这样欺骗他。

    他早就将她扫地出门了。

    那熟悉的怀抱骤然消失,洛浅心中一慌。

    她急忙转头看向他。r1

    但见他的背影,染了一抹怒气。

    她知道他生气了。

    洛浅收回目光,轻笑一声,揪着衣角笑声道:“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你签了字,我们就可以拿离婚证了,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失望。

    对不起,没能做到最好。

    对不起,终究无缘。

    她知道,她跟他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她不怪任何人。

    慕云靳没有看她,在窗前站了一会,转身走了出去。

    将她一个人丢在了窗外。

    洛浅愣了片刻,瞬间失神。

    随后,便低头,抱着膝盖,闭了闭眼睛,无声泪落。

    他果然不要自己了。

    慕云靳出去之后,并未下楼,只是站在走廊里,拿了一根烟出来,烦躁的抽着,眉头紧皱,幽深的眸子里,迸出一抹戾气。

    他是抬脚想走的。

    可想到里面那个女人,精致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

    他的心就不可控制的疼。

    到底是舍不得她的。

    不过,她私自相亲这事,他确实很生气。

    没人敢这样挑战他的底线。

    她还是第一个。

    慕大少在这事上心眼比针尖还小。

    所以,洛浅去相亲,的确是触怒了他。

    他在外面抽了一支又一支烟。

    没多久,一盒烟就只剩下一支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仅剩的一支烟,皱了皱眉,扬手连盒子带烟全部丢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他鲜少有这么抽烟的时候。

    他抬头,看了一眼半开着的门,犹豫片刻,终究抬步走了进去。

    洛浅整个人蜷缩在床上,抱着胳膊,无声落泪。

    从没这么心疼过。

    失去他,好像生不如死一般。

    忽然,熟悉的怀抱,再次将她包裹。

    她着急的抬头,便撞上一双幽深的眸子。

    “慕,慕少。”

    她结结巴巴的开口。

    他不是走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慕云靳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一个公主抱,直接将人抱了起来,鞋子也没穿。

    “慕少,你做什么?”

    她瞪大了眼睛。

    慕云靳却不理她,抱着她下了楼。

    下面已经没人了。

    江莫跟纪珍都已经被他的人送回了小区。

    只有顾臻站在迈巴赫旁边等着二人。

    见到bss下来,急忙打开了车门。

    洛浅被慕云靳塞进了车子里。

    慕云靳坐在车子里,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皱眉道:“这家旅馆不用继续开下去了。”

    “是,我马上去办。”

    得罪了他们少奶奶,哪里还有开下去的道理。

    顾臻很自觉的放下了挡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开迈巴赫。

    “慕少,我们是去民政局离婚吗?”

    洛浅傻乎乎的问。

    慕云靳:“”

    “这就改叫慕少了?”

    他转头看着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但没用力。

    洛浅垂下眸子,不敢看他。

    他却直接吻了上去。

    暧昧的气息,喷洒在车内。

    一个吻都能让人无法遏制。

    他欲要伸手去解她的衣扣。

    洛浅吓了一跳,面红耳赤的伸手去推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