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个保镖眼疾手快的上前,擒拿住了江莫。

    按住他的肩膀,让他根本无法起来。

    慕云靳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星眸浩瀚。

    “你是浅浅的弟弟?”

    虽然没见过,但一猜便猜出来了。

    “你还有脸来,你都要害死我姐姐了,你还来做什么!”

    江莫死死的瞪着他骂道:“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我姐又没图过你们的钱,至于被你们这么羞辱吗?”

    “她用的那些钱,都拿来给我交学费了,不过你不用担心,这辈子就算去捡破烂,我也还你。”

    “但是你休想用这个来羞辱我姐姐。”

    慕云靳微微一愣,眉头皱起,“我知道她不是为钱。”

    为钱的女人多的是。

    若她也是那种人,他也不至于跟她领证结婚。

    他慕云靳难道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不成?

    “呸。”

    江莫吐了口唾沫,几次想要扑上去,却都被保镖死死的制住了。

    他愤怒的看着慕云靳骂道:“你不知道你妈来我们家,是怎么羞辱我姐的吗?”

    “现在还来装好人,真是够恶心的,说我姐出卖你们的公司。”

    “我姐压根就不知道那些事,怎么出卖你们!”

    “我告诉你,我”

    江莫还在怒骂。

    然而,慕云靳却懒得听下去,面色一冷,抬脚上了二楼。

    洛浅就住在二楼,最偏僻的包间里。

    她还在睡着,裹着被子,整个人难受的很。

    纪珍听到下面的吵闹声,正要下来看。

    结果,却在走廊里碰到了慕云靳。

    “慕少爷?”

    纪珍微微一愣,没想到慕云靳会出现在这。

    须臾,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解释道:“慕少爷,那件事不是浅浅做的,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更何况,您是她的丈夫,她怎么可能跟外人合伙来坑骗您?”

    这事根本就没道理。

    除非傻子才那样做。

    洛浅跟慕云靳那般恩爱。

    她老公家世背景比那个昭源不知道厉害多少倍。

    她会犯傻的出卖自己的老公,跳槽昭源,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还有那照片的事,虽然她没跟我说什么,但她肯定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纪珍着急的解释着。

    看着老人一大把年纪,还要操心成这般,也实在让人心酸。

    慕云靳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相信她。”

    “她在哪,还好吗?”

    纪珍摇了摇头,“她身上都是伤,脸上也是,我让她去医院,她还不去。”

    “现在正在睡着,有些发烧,所以小莫想下去打些热水给她。”

    现在他们已经连拿药的钱都没了。

    所以,说是去医院,其实根本就没办法。r1

    闻此,慕云靳脸色微微一变,身上的气息,顿时冷了许多。

    “我进去看看。”

    他向前走了两步,推开了门。

    里面的环境很简陋,一张床,一张桌子,不透风,光线也不好。

    还有股刺鼻的味道。

    他一进去,就感觉难受的很,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他关上门,目光放在小床上。

    洛浅蜷缩着身子,眉头紧紧皱着。

    睡的很不踏实。

    慕云靳走到床前,伸手轻抚了下,她额上的伤口。

    那日撞在墙上,血流不止,还是很严重的。

    然而,她却根本没处理。

    他走了半个月,她把自己折腾成了丑小鸭,瘦了至少十斤。

    本来就瘦的她,现在更不成了样子,下巴尖尖的,脸上一点肉都没有。

    “你怎么这么蠢,出了事就会躲起来,像是缩在龟壳里的乌龟。”

    他剑眉微皱,对于她的逃避实在不喜。

    这样胆小的她,到底什么才能保护好自己。

    看到那照片跟视频,他确实很生气。

    但是,他根本不相信。

    他的女人全身心的都是他,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而且那些照片真的没什么技术含量。

    她穿着同样的衣裳,跟那么多男人约会,不是太奇怪了吗?

    虽然他还没搞清楚事实是怎样的。

    但是,他仍然相信她并没背叛自己。

    洛浅睡的并不安稳,翻来覆去的。

    但无论怎么动,她自始至终都紧紧的抓着被子不松手。

    典型的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浅浅。”

    他轻轻的唤了一声,低头想要吻她。

    这些天,他真的很想她。

    若知道她会出这么多事,他宁愿什么都不做,也要回来护着她。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成了他生命的全部。

    对于钱,他并不在乎。

    但对于她,却是在乎的很。

    “不,不要”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威胁,睡梦中的洛浅大喊起来。

    “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

    慕云靳面色一僵,眸色幽深。

    看样子,她心里埋藏了很多委屈。

    “我不要跟云靳离婚,我喜欢他,我不要他离开我,不要”

    洛浅又开始说梦话,神色痛苦,脸上的表情纠结在一起,一滴清泪,缓缓从眼角滑落。

    “不要”

    洛浅忽然大喊一声,在噩梦中惊醒,猛地坐了起来,眼角还挂着泪滴。

    只是,她刚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依然帅气迷人。

    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眨了眨眼睛,扁着嘴巴道:“云靳,我们可以不离婚吗,对不起是我做错了事情,我以后不会给你丢脸了。”

    她在梦中对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纸离婚协议书,对她的伤害真的很大。

    “我以前不是对你说过,我既然娶你回来,就没想着要离婚。”

    他伸手,捏了捏她苍白的小脸,声音沙哑。

    一路上,他心急的没有用餐,也没有喝水。

    洛浅愣了愣,猛地抓住他的手,有感觉有温度。

    难道,难道不是做梦?

    她瞪大了眼睛,掀开被子要下床。

    慕云靳却已经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低头看着她,问道:“为什么要到这来?”

    “搬离别墅,退了房子,就是想要躲开我?”

    “既然不想跟我离婚,那为何还要逃开?”

    “云靳,我,我”

    洛浅伸手推了推他,没能推开。

    “别动。”

    他抱着她,不许她挣扎,下巴放在脑袋上,轻声道:“让我抱抱。”

    洛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