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劲爆,现在的大学生都怎么回事?”

    顾臻翻着新闻,继续向下看去。

    “该女生姓洛,二十岁,表面清纯,引得无数同窗追捧,却不想私生活糜烂,与几十名男人同时交往,事发被人在校园门口堵住,扒光衣服”

    “哟,下面还有配图跟视频。”

    顾大助理还在八卦。

    然而,八卦到下面的图片,顿时吓的要死。

    怎么看这小三门的主角,那么熟呢?

    再看下面的视频。

    “扒了她,不要脸的臭婊子。”

    “贱人,勾引我老公。”

    “打死她”

    怒骂声不断传来,战况激烈的很。

    顾臻瞪大了眼睛,当他看清楚小三门的主角时,顿时吓了一跳。

    急忙起身去了慕云靳的房间,砰砰砰的砸门。

    “总裁,总裁,总裁”

    顾大助理跟疯了似的。

    “什么事?”

    慕云靳正因为找不到洛浅心烦意乱,皱眉看了门口,眼神冰寒的看了顾臻一眼,不耐烦的很。

    “总裁,少奶奶,少奶奶出事了。”

    顾臻将手机拿给了慕云靳。

    闻此,慕云靳脸色一冷,伸手接过了手机,目光放在了那新闻上。

    当看完新闻之后,只听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顾臻:“”

    bss不带这样的,那是我的手机啊,刚买了没三天!

    “订最早一班的机票,立刻回去。”

    “可是咱们的项目”

    顾臻大惊,有个大项目,马上要谈完了。

    这个时候走,不损失太严重了吗?

    好几个亿又没了。

    而且,最近有好几个实力强悍公司,也在抢这个项目。

    若是酒这么放弃,不仅仅是损失的问题,更是面子的问题。

    “总裁,不然我回去解决少奶奶的事,您先把项目谈完?”

    顾臻试探着开口。

    毕竟跟在慕云靳身边多年。

    他不能不为公司着想。

    这个项目必须要慕云靳亲自谈不可。

    “不谈了,立刻回去。”

    慕云靳转身,进去收拾东西。

    “可是总裁”

    “闭嘴。”

    “”

    很快,顾臻订了能订到的最快的一班飞机。

    慕云靳丢下所有的事情,第一时间赶回了国。

    本来那个项目马上就可以谈成的。

    只要谈成这个项目,慕氏至少能进账几个亿。

    然而,却被他这样放弃了。

    回国的路上,他才知道公司发生的一切。

    因为这段日子在国外忙。

    而慕严又恰巧回了国。

    所以,慕氏的事情,暂且是慕严在管。

    因此,跟昭源合作出现了问题,也是慕严出手摆平。

    损失是必然的。

    可是没人告诉他,事情是因为洛浅告密。

    她会告密?

    坐在飞机上,慕云靳忍不住嗤笑一声,眸子了冷的很。

    那女人傻乎乎的,她能知道公司什么秘密?

    便是自己工作从不避她,她也没什么窥探的意思。

    甚至拿着他的重要资料,当成武器去跟别的女人打架。

    这样的她会出卖公司?

    慕云靳实在没想到。

    他才走了这么点时间,便出了这么多事。

    而这些事,洛浅没跟他透露半分,甚至连他的电话都不回。

    一路上,他的眉头都没舒展下来。

    蠢笨的小女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声不响。r1

    他以前说的话,她都当狗吃了不成?

    从国外飞回来,十几个小时。

    等他到别墅的时候,洛浅已经离开两天了。

    简单的听风姨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还见到了洛浅托人送来的钥匙。

    “蠢。”

    看到那一串钥匙,慕云靳忍住骂了一声,随后立刻叫顾臻去查洛浅的下落。

    而此时,洛浅正在光线昏暗的屋子里睡觉。

    这几日,她很不舒服。

    不但恶心呕吐,更是因为头上的伤,一直头疼。

    迷迷糊糊的,总想起小时候在孤儿院里的事情。

    纪珍也因为她的事,闹得情绪不安,心脏不舒服的很。

    江莫没有去上学,留在姐姐跟奶奶身边,照顾她们。

    “没热水了,我来拿热水。”

    热水用尽,江莫下来到前台拿热水。

    这是一家很偏僻的旅馆,那种五十块一天的旅馆。

    洛浅他们搬出来的急,一时间找不到地方。

    只好先交了几百块,在这住几天。

    三个人两间房,条件简陋的很。

    “这么快?”

    前台负责收钱的员工,抬头看了江莫一眼,皱着眉头不满道:“这是第三**热水了,你们怎么这么能喝?”

    “按照你们这样,一天五十块我们可亏本了。”

    小旅店抠门的很,因为洛浅他们多用了些热水,便不满了。

    江莫忍住心中的怒气道:“我姐姐发烧了,所以想让她多喝几杯水。”

    洛浅的确有些发烧,不是很严重,但情绪差的很。

    “热水没有,你过几个小时再来吧。”

    那人懒得搭理江莫,态度差的很。

    “什么没有,那不是吗?”

    江莫指了指女人旁边的几个暖水**,便想去抢。

    “干什么,快来人啊,有人抢东西了,快来人啊。”

    那女人大喊起来。

    立刻有旅馆的几人,将江莫围了起来。

    江莫一人打不过他们,气的大喊道:“我只是想拿**热水而已,住你们的店,不给热水吗?”

    “谁的热水不是钱,你之前已经拿过热水了,现在想多要热水,那就加钱啊,一天加十块!”

    “你们”

    江莫气的想要拿空暖**砸几人。

    他们其实没什么钱,几百块还是纪珍平常攒的。

    洛浅以前给她钱,她也不要。

    而洛浅自己身上也没钱,所以导致住旅馆,都是这种待遇。

    江莫正跟人吵着。

    忽然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

    接着,便听有人惊呼一声。

    他转头看去,见外面围满了黑衣保镖。

    随后,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挺拔的身姿,深邃的眉眼,冷漠异常。

    江莫认得这男人。

    他见过这男人的照片,还是跟姐姐要的。

    当时姐姐突然闪婚,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正在比赛的他,虽然无法赶回来,但总要知道自己的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江莫愣了愣,忽然拿着手中的空暖**,对着慕云靳便砸了过去。

    “我打死你这个负心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