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完全呆住的慕少,苏浅又眨了眨眼睛,不满道:“不想睡?”

    这话…歧义很大。

    睡觉还是睡人?

    他都想睡!

    “想。”

    慕少眼中的侵略性已经很明显了。

    而后不管不顾直接扑了过去。

    苏浅惊呼一声,伸手去推他,“你慢点。”

    慕少低头看着她,亲了亲她精致的小脸,“慢不了,你这么诱人,我现在就要吃了你,只能快……”

    “唔……”

    这话刚说完,苏浅的唇已经被堵住了,剩下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漫漫长夜,外面星空正美,照耀着这梦幻般的地方。

    外面,美景无限。

    屋内,无限缠绵。

    所有的幸福与深情,都沉浸在这场缠绵中,无需言语去表述,所有的举动,便已证明了一切。

    苏浅跟慕云靳二人为了这场婚礼努力了六年。

    中间分分合合,多少痛苦跟磨难压的他们透不过气来。

    也曾大吵大闹过,也曾分开过。

    但好在最终他们都没有放弃。

    你若不离,我亦不弃。

    坚持终究成就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感情。

    苏浅再也无力去思考别的,只有跟着身上的人一起沉沦,享受。

    这场盛大的婚礼,是他们感情的见证,同时也弥补了所有的遗憾。

    所以,此生再也无憾。

    温暖跟顾臻回酒店之后。

    烧烤摊前,只剩温漓跟蓝铭两个人。

    其余的客人也都陆续回去了。

    蓝铭还在喝酒。

    温漓没吃多少东西。

    她静静的看了蓝铭一眼,想说什么,可是很多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最终她什么都没说,拿着自己的包离开了烧烤摊。

    蓝铭坐在那,一个人喝着酒,看着温漓毫不留情的离去,眼眶忽然有些红了。

    他的公主啊,这次是真的将他忘记了,扔掉了,不在乎了。

    所以他就算喝死在这又有设么么关系呢。

    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他了。

    这场婚礼,让人羡慕。

    他很羡慕慕云靳,可以娶到喜欢的女子为妻。

    但幸福终究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

    纵然羡慕,又有什么用?

    他也等不到自己的幸福。

    温暖说的没错,他是没资格跟温漓发脾气的。

    他一个男人,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谈感情?

    于是,蓝铭又要了许多酒,一个人什么也不做,就在那喝酒。

    不多时,便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

    没人来劝他,也没人管他。

    他就像是被人抛弃的孩子,孤独无助凄凉。

    不知过了多久,他喝的迷糊时,听到了一道冷冽的声音,“还在喝,蓝铭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要这么幼稚吗?”

    那人伸手来夺他的酒。

    他蓦然反应过来,抬头望去,却见是温漓站在他面前。

    他有些迷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笑看着温漓道:“你怎么回来了,是我在做梦吗?”

    “你不是不管我,不要我了吗,为什么还会回来?”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明明这个女人都不要自己了啊。她还会在乎自己怎么样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