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放了什么?”

    苏焱不解的看向苏远帆。

    看两人不像是吃了草莓,倒像是吃了毒药一般。

    “没什么啊,也就是顺手加了点芥末。”

    苏远帆摊了摊手道。

    闻此,苏睿二话不说,一脚便踹了过去,怒道:“谁让你胡来的,你的卡是真的不想用了吧。”

    没有谁比苏五少更损了,居然在草莓里加芥末。

    那是什么味道?

    没有尝过的人,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

    而尝过的人,大概只想弄死加料的那人。

    苏浅从卫生间里跑出来,而后抱着一大杯水就开始喝。

    该死的芥末呛的她眼泪直流,人都要挂了。

    她跟慕云靳的洞房之夜,居然在吃芥末草莓,这什么梗?

    她真的很想弄死自己的五哥。

    如果不是今天是新婚夜不宜见血,她是真的要下手的。

    她差点被这芥末草莓毒死。

    这个该死的五哥,到底是有多变态,才能想出这种办法的?

    她感觉自己都快要挂了。

    过了许久,苏浅这口气才算顺过来,咬牙切齿的瞪着苏远帆道:“明天我就让老爸停你的卡!”

    苏远帆摸了摸头,有些无辜道:“别生气,别生气嘛。”

    “这不是越闹越热闹吗,我也是为你好啊。”

    为你好个屁!

    苏浅差点就骂了出来。

    好在她还是有理智的,忍着一腔怒火,没有骂出来,脸色铁青道:“都几点了,该散场了,我们要休息了。”

    “散什么场啊!”

    温暖似乎不太满意,立刻开口反驳道:“才闹两个回合就不闹了啊,浅浅你不要这么着急吗,反正你跟慕少有的是时间。”

    苏浅白了她一眼,“你若是想闹也可以,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十倍还给你,怎么样?”

    闻此,温暖瞬间哑巴了,猛地伸手捂住了嘴巴。

    她才不要苏浅十倍还给自己。

    闹别人挺好的,但是想想如果是自己的婚礼,那还是算了吧。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就最后了。”

    苏远帆急忙端来一盘面粉,也是很传统的玩法。

    面粉里面放着一颗糖果。

    需要新郎跟新娘子两人通过吹面粉的方式,将糖果找出来。

    互相吹面粉,那场景不用想也知道有多么滑稽。

    苏浅一脸懵逼的看着苏远帆手中那一盘面。

    有种想拿着面粉扣他脑袋上的冲动。

    这混蛋是平常看那些新闻看多了吧,非要这么折腾她。

    “我不干!”

    苏浅二话没说,果断的拒绝。

    她美美的妆容,蒙上一层面粉怎么算?

    她一点也不想玩这个游戏。

    见此,苏远帆急忙解释道:“浅浅,这个游戏的意思是白头偕老,寓意好着呢,难道你不想跟我妹夫白头偕老?”

    苏五少这话很抓重点。

    大喜的日子,谁不想白头到老呢?

    苏浅狠狠的瞪了苏远帆一眼,不满的意思很明显。

    “你说的,最后一次了,不然我弄死你!”

    苏浅恶狠狠的威胁。

    苏远帆有点苦涩。

    这么几年过去,妹妹的变化真的太大了。以前多温柔啊,现在都要弄死他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