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微微一愣,满是迷茫。r1

    她就算再傻,也不能不不帮着自己的老公,反倒是偏帮别人的公司。

    更何况,她根本就不认识昭源公司的人。

    怎么可能会傻乎乎的那样做。

    洛浅拿了策划案来,翻了翻,却发现有几处都被更改了。

    这样看来,她倒像是个内贼。

    “可,可我的原件不是这样的,是有人改了我的策划案,想要陷害我。”

    洛浅有些手足无措,她辛辛苦苦忙了一个月,才做完的策划案,居然就这么被人改了。

    还到了慕严手中,这不是想害死她吗?

    “篡改的?”

    叶澜冷笑一声,怒道:“那你将我们公司的机密出卖给昭源,害的我们公司整整损失了一个亿,你怎么解释?“

    “一个亿?”

    洛浅吓的瞪大了眼睛,无法回神。

    “我,我没有啊。”

    她连公司的机密她都不知道。

    她怎么出卖?

    虽然,她跟慕云靳是夫妻,但她从来只专心自己的工作。

    对公司的事情根本不会多插一句。

    更何况,她也不懂那些。

    就是将什么机密要件拿给她看,她都不会明白什么意思。

    “我,我根本不知道公司的机密,我只是在策划部上班,做最普通的工作,而且我的策划是交给梁组长的,我并没有跟昭源的人接触过,怎么会泄露什么机密,让公司损失这么多呢。”

    损失一个亿,她倒是相信。

    毕竟慕氏家大业大,随便一个合同黄了,或者项目被别人抢了,都是不小的损失。

    但她根本就没有做过。

    “你还狡辩?”

    叶澜拿出手机,给她看了一张截图。

    上面显示着,她用手机发过文件给对方。

    之后,叶澜又给她看了几张图,是她用跟对方谈话的图。

    其中确实涉及到了公司很多秘密。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发过信息给昭源,也没有跟他们聊过,更没有透露过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透露给对方?”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居然会透露给对方公司,实在是可笑。

    虽然两者是合作关系。

    但这些事情被对方知道,对方肯定取消合作,先一步动手脚抢慕氏的生意。

    所以,的确损失了一亿,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

    “这些图片都是真的。”

    慕严看着她,皱眉道:“若没有真凭实据,我是不会来找你质问的。”

    他也不想诬陷自己的儿媳。

    照片的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因为,他也能看出那是偷拍。

    是有人设计了洛浅。

    但公司的事情,却不是小事。

    一个亿对于慕氏来说,损失得起,赔得起。

    但是这关乎公司的生意,还有不能破坏的规矩。

    他怎能容忍一个内奸在公司里?

    即便洛浅是被陷害的,但她也是错了。

    “可是,我,我真的没做这些,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洛浅头疼的很,感觉自己的脑子,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她现在理不清,什么都理不清,糊涂的很。

    “行了,别解释了。”

    叶澜根本不想听她解释,从保镖手里拿过一份文件,丢在了她面前,“把这个签了,那损失的钱,也不用你赔,就当云靳对你的弥补了。”

    洛浅低头看了一眼,那文件上清晰的印着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夫人。”

    她抬头,猛地看向叶澜,眸中满是绝望。

    果然,果然到这一步了吗?

    他们领证才一个多月。

    这场婚姻就这么结束了吗?

    “签吧。”

    叶澜冷眼看着她,“不想签也可以,我们会以你泄露公司机密为由,依法起诉你。”

    “我,我真的没做。”

    洛浅低头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觉得异常讽刺。

    为什么她没做的事情,总要赖给她呢。

    “我姐姐才不是那样的人。”

    江莫冲上来,气恼道:“我姐怎么可能出卖姐夫?”

    “姐夫?”

    听到这两个字,叶澜不屑的摇头,“这个女人不过是为了钱,才嫁到我们慕家的,我们慕家根本就没承认过这个儿媳。”

    “你放屁!”

    一听这话,江莫便彻底怒了,气的已经骂人了。

    “我们家虽然穷,但我姐姐从来就不是个势力的人,她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她嫁给姐夫,根本就不是为了钱。”

    虽然,关于洛浅跟慕云靳的事,他只知道一点点。

    但他相信陪着他长大的姐姐。

    “不是为了钱,那是为了什么?”

    “你们住的这栋房子是哪来的,你奶奶之前住院的费用是谁教的?”

    “你的黑卡是谁给你的。”

    “你弟弟的学费比赛费是哪来的?”

    这一句句质问,就像是一张巨网,将洛浅笼罩其中,无法挣脱。

    叶澜的话,她半分反驳不得。

    那些钱,都是慕云靳出的。

    的确,她嫁给他,或许就是为了他的钱吧。

    洛浅无力的退后几步,靠在墙壁上,脸色苍白。

    “我说的这些事情有错吗?”

    叶澜面色冰冷的看着她,讥讽的笑道:“这些钱不是云靳给你的吗?”

    “在商场里,几十万的裙子,不也是你拿云靳的卡刷的吗?”

    “要证据吗?”

    “别墅里,衣帽间里全是证据。”

    那些衣服鞋子包包,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每一件都是慕云靳买给洛浅的。

    叶澜这么说,已经彻底将这个观念,印入了洛浅脑中。

    她忽然转身,走到桌前,拿了笔,签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姐。”

    江莫心痛的喊了一声。

    洛浅缓缓蹲下身子,抱着胳膊,头埋得低低的,轻声呢喃,“没错,我的确是为了云靳的钱。”

    “我确实是个势力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钱,我不会嫁给他。”

    是啊,她就是这样的人呢。

    你看,她嫁给他,得了多少好处啊。

    没穿过的衣服,没穿过的鞋子,没用过的包包,还有各种奢侈品。

    只要她喜欢的,慕云靳都可以为她办到。

    还有这栋房子,弟弟的学费,家中的日常花销,全都是慕云靳给她的。

    还有那张黑卡

    没错,叶澜说的都对。

    她就是这样一个内心丑陋的女人,为的只是男人的钱。

    出卖身体,换来的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