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缓缓的曲调,如小溪一般流淌。

    现场的音乐,又换了一首曲子,依然好听的很,清澈干净,还带了些许浪漫的色彩。

    现场的乐师很多,苏浅在寻找弹钢琴的人。

    自从她登上这座岛,听到的就一直是钢琴曲。

    总觉得这弹奏手法很熟悉。

    虽然曲子她没听过,可就是觉得很熟悉。

    那种强烈的熟悉感,一直指引着她去寻找些什么。

    现场倒是有两个弹钢琴的人在。

    但是苏浅见他们坐在那其实没有动。

    她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慕云靳问道:“今天还有别的乐师吗,这曲子很好听,是谁弹的?”

    慕少手中端着酒杯。

    如今婚宴正式开始,一堆人等着他去敬酒。

    慕云靳没想到婚宴刚开始,苏浅就问这个问题。

    他微微一怔,正想回答,苏夜辰已经走了过来,“是我认识的一个钢琴师,不过他不太喜欢在众人面前露面,所以在幕后弹奏。”

    “是啊,是啊。”

    苏焱接口,“也就大哥这面子,他能来,换成别人肯定是请不来的,他一会就走。”

    “这样啊。”

    苏浅点了点头,没再多问,但是依然觉得奇怪。

    今个宾客实在太多,一个个都忙着打招呼。

    苏浅也是忙的晕头转向。

    她去换了敬酒礼服,专门选了传统的旗袍。

    她个子高挑,身材又好,所以穿旗袍,依然很迷人。

    从更衣室里出来,恰巧钢琴曲又唤了另外一首。

    这首曲子依然动听迷人。

    苏浅想人家来一次,虽然不愿意露面,但是自己身为主人,怎么着也该去道谢。

    于是,她便让温暖先拿着包出去了。

    自个则循着声音去找那位不愿露面的钢琴师。

    门没有关,苏浅一眼看到了坐在钢琴后面的年轻人。

    虽然过去了很多年,虽然那人只是一个侧颜,但她依然认了出来。

    苏浅站在门口,呼吸一滞,有些恍惚的看着。

    没想到在自己婚礼上能见到他。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这弹奏手法很熟悉。

    江莫在音乐方面,其实一直很有天赋。

    如果不是当年出了杨沫沫的事,他现在的成就绝对不会差。

    苏浅觉得当年的事情并不怪江莫。

    江莫年纪还小,没经历过那么多事,被杨沫沫蛊惑也是正常的。

    更何况,杨沫沫也是因为自己才算计他的。

    一曲终了,这已经是第五首曲子了。

    江莫打算离开。

    他之前已经跟苏夜辰等人说好,弹完曲子就离开。

    只不过,一首变成了五首。

    他在后面默默的看着,看到姐姐结婚,真的为她感到幸福。

    江莫刚刚起身回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苏浅,顿时怔住。

    苏浅一直在看着他,眼角有泪水滑落。

    “姐……”

    江莫低声开口,有些激动,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竟然不知道苏浅一直在这站着。

    “姐,对不起,我……”

    江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苏浅深吸一口气,笑道:“什么都不要说了,只要你回来就好。”

    算起来,他们真的太久太久不见了。一转眼,江莫也成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