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奶奶,我没事,我想睡一觉,有些累了。”

    洛浅摇了摇额头,什么都没解释。

    回到自己的小屋,窝在床上很快的睡着了。

    客厅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纪珍叹了口气,这是今日第十个电话了。

    “喂,慕少爷,浅浅她已经回来了,您不用再担心了。”

    电话是慕云靳打来的。

    之前风姨说洛浅在这,他便觉得不对。

    打电话确认过,洛浅并没回来。

    所以,他又打电话回了老宅。

    然而,叶澜依然没告诉他洛浅的事。

    叶澜自有打算,担心儿子再执迷不悟,故而没说。

    “浅浅呢,麻烦让浅浅接一下电话。”

    打了半晚上电话,甚至已经派人去找了半晚上的慕少,此刻难免着急的想要知道真相。

    “慕先生,浅浅她似乎累了,睡着了,等她醒来,我再让她打电话给您。”

    “好。”

    慕云靳沉默一会,还是应了下来。

    砰砰砰

    洛浅没睡了几个小时,天便亮了。

    外面响起砸门声。

    洛浅猛地被惊醒。

    “奶奶,怎么了?”

    她愣了愣,急忙穿好鞋子走了出去。

    纪珍还没来得及开门,门已经被人砸开了。

    慕严跟叶澜出现在门口。

    身边还带了不少黑衣保镖。

    叶澜恼怒不已,脸色很冷。

    就连慕严脸色都难看的很。

    “爸,我”

    洛浅知道二人是为什么而来,轻轻低头。

    昨日,她已经跟叶澜解释了,但解释根本没用。

    “行了,以后别这么喊了,我们可当不起你的长辈。”

    叶澜直接闯了进来。

    纪珍唬了一跳,慌忙将洛浅拉到身后护着,看着二人道:“慕总裁,慕夫人,浅浅她是个好孩子,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虽然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洛浅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不相信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更不会不孝顺长辈。

    “她跟我儿子结婚之后,居然还跟别的男人相亲,这是照片,证据确凿,而且她也已经承认了,还有什么误会。”

    叶澜直接将照片扔在了桌上。

    看到那些照片,纪珍的脸色瞬间变了,捂着胸口,“怎么回事,浅浅这是怎么回事?”

    “奶奶,您别生气,没事,没事。”

    洛浅怕纪珍一时着急,心脏病发作,急忙扶着纪珍坐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道:“奶奶,您别管了,我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而后,她看向叶澜道:“夫人,我们去别的地方谈好吗?”

    若是在这谈,产生什么冲突,纪珍肯定受不了。

    之前因为洛姝雅的刺激,纪珍便险些没命,实在是让她害怕的很。

    所以,她万般不敢让纪珍生气。

    然而,这话刚说完,叶澜便恼怒的上前,伸手给了洛浅一巴掌。

    啪的一声,这一巴掌打的洛浅脑子一懵。

    她本来就有轻微的脑震荡,这么一打,脑子更是有短暂的空白。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见此一幕,立刻冲了上去,猛地推开了叶澜。

    “你做什么,谁让你打我姐的!”

    刚刚回来的江莫,看到姐姐挨打,书包一扔。

    将姐姐挡在身后,指着叶澜骂道:“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们谁都不许欺负我姐姐!”

    “小莫。”

    洛浅急忙伸手拉住了冲动的江莫。

    “姐。”

    江莫回头,看向姐姐脸上的巴掌印,顿时急了,“这老女人实在太可恶了,她居然动手打你。”

    叶澜一听老女人三个字,气不打一处来,捂着胸口,脸色铁青。

    “抓,抓住他,送去警察局。”

    叶澜出身高贵,自然不屑让保镖毒打江莫。

    所以,便让人抓了江莫送往警察局。

    闻此,两个黑衣保镖立刻上前要抓江莫。

    “别抓我弟弟,他没动手,你们不能送他去警局。”

    若是江莫被抓了进去,那么一切都完了。

    洛浅着急的去拦,却被两个保镖狠狠的推开,不小心撞在墙上,脑袋狠狠的磕了下,磕出一个很大的伤口。

    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浅浅。”

    纪珍吓的急忙上前扶住洛浅,急道:“求你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浅浅她还是个孩子。”

    在她眼中,洛浅就是她的孩子。

    作为长辈,她当然要护着自己的孙女。

    “谁让你们推我姐姐的,我跟你们拼了。”

    江莫最维护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姐。

    看到姐姐受伤,便要跟那两个保镖动手。

    然而,他哪里是那两个保镖的对手。

    洛浅顾不得头上的伤,胡乱一擦,伸手拉住了江莫,而后对慕严跟叶澜道:“对不起,小莫他年纪脾气冲动,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他只是音乐学院的一名普通的学生,若是进了警察局,学业肯定会受到影响。”

    “求你们不要为难他,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事实上,出了昨天的事。

    她对自己跟慕云靳的婚姻,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夫人,有什么话慢慢说,打人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更何况以你的身份,怎能动手?”

    虽然这事也触及到了慕严的底线。

    但是动手,他还是不赞同的。

    叶澜也无心坐下,站在一旁气恼的很。

    慕严看着洛浅神色严肃道:“你的那份策划案,我看了,你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洛浅微微一愣。

    她以为慕严跟叶澜生气,完全是因为照片的事,不想还有策划案的事。

    “慕总裁,我对策划部的工作,还不是太熟悉,这策划案也是在梁组长的指导下完成的,所以可能有些问题,我没注意到,实在抱歉。”

    洛浅的确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多么好。

    毕竟以前她没接触过这些。

    但是她自问自己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r1

    “可你这份策划案,是我们跟昭源合作的,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你的策划案中,却根本没有为慕氏着想,处处都在偏袒对方。”

    “洛浅,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吗?”

    慕严将那策划案扔在了洛浅面前,正是之前她做的那一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