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终,洛浅还是上了苏夜辰的车。

    苏大少亲自开车,司机都没用。

    洛浅想了很久,还是打算回别墅。

    叶澜那她不敢去。

    纪珍那若是回去了,肯定会担心。

    因此,她别无选择。

    “医生说你可能有轻微的脑震荡,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路上,苏夜辰贴心的嘱咐。

    洛浅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照片的事。

    根本不知怎么跟慕云靳交代,哪里还有什么闲心考虑脑震荡。

    接下来,一路无声。

    “苏少爷,就在这吧,前面就是,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眼瞧着前面就是别墅了。

    洛浅急忙开口让苏夜辰停了下来。

    她是怕被人看到,苏夜辰送她回来。

    “好。”

    苏夜辰点了点头,将车子停在路边。

    洛浅道了谢,便匆忙回去了。

    看着那娇小的背影,苏夜辰揉了揉额头,伸手拿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那边,项灏项特助正嗨着。

    忽然接到电话,有些不满,眼睛都没瞄一眼屏幕,便嘟囔道:“大半夜的谁?”

    “我。”

    苏夜辰声音淡淡道。

    项灏一听这个声音,先是一愣,随后便猛地坐了起来。

    电话内,立刻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

    “老大,怎么了,您有什么吩咐?”

    项灏笑嘻嘻道,心中直打鼓。

    大半夜的,老大会有什么事?

    “帮我去查一个人。”

    “谁?”

    “洛浅。”

    项灏皱了皱眉,这名字好熟啊。

    须臾,反应过来,忍不住惊愕道:“老大,你要查慕少的女人!”

    “嗯,有问题?”

    “没,没问题,我立刻去办,我”

    话还没说完,苏夜辰的电话便挂了。

    项灏挠了挠头,老大真是奇怪。

    连慕少的女人都要查,万一被慕少知道的话

    不过,他更想知道的是,慕少跟自家老大,哪个更胜一筹。

    洛浅回到别墅的时候,着实将风姨吓了一跳。

    “少奶奶,你可算回来了,我们找您都找疯了。”

    风姨在老宅那边刚回来不久。

    洛浅的事,她都已经知道了。

    叶澜跟慕严到处在找洛浅。

    就是为了问清楚那些照片,还有视频的事。

    慕云靳打洛浅的电话一直不通,直接打去了老宅。

    风姨说洛浅回了纪珍那,忘了带手机,也不知道慕云靳相没相信。

    但依着慕少的精明,估计是能看出不对的。

    “风姨,我”

    洛浅坐在沙发上,不知该怎么解释。

    风姨倒了杯牛奶给她,坐在一旁问道:“少奶奶,学校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个安小姐拿了许多照片去找夫人,还有你们学校的视频,所以夫人跟老爷现在正在找您呢。”

    “安莹儿把照片拿去了老宅!”

    洛浅面色一白,这事意料之中。

    果然,她被人算计了。

    但那日安莹儿不是大闹商场被抓走了吗?

    背后拍照的人又是谁。

    难道她们跟苏晴联合起来,想要毁了自己?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风姨急忙接了,是叶澜打来的。

    “少奶奶。”

    风姨不知跟叶澜说了几句什么,便将电话拿给了洛浅,神色为难。

    洛浅手一抖,抿了抿唇,还是接了电话。

    “洛浅,怎么回事,你去哪了,那些照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刚刚拿过电话,便听到了叶澜的质问声。

    “说话!”

    叶澜不满洛浅的沉默,怒喝一声。

    “慕夫人,那些照片”

    洛浅开口,却觉得言语无力,无法解释。

    “是假的?”

    叶澜冷笑一声,“我跟你爸怕你受委屈,特意找人鉴定过的,那些照片根本就不是假的,所以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洛浅不说话了。

    她就知道,此事不那么容易解决。

    “怎么不说了?”

    叶澜怒上加怒。

    洛浅愣了片刻,才开口道:“对不起慕夫人,是我的错,我,我之前去相亲,所以才会有那些照片。”

    “但我跟那些男人并没发生什么,那些照片都是偷拍的,那些”r1

    “你去相亲!”

    洛浅话还没说完。

    叶澜已经怒吼起来,“你跟我儿子结婚之后,还去相亲?”

    “我”

    洛浅微微垂眸。

    这些事,她无从解释。

    “立刻从云靳那搬出来,我会安排你们离婚的事。”

    “慕家的财产,你休想分走半分。”

    在叶澜心中,洛浅俨然已经成为为了财产不择手段的女人。

    慕云靳跟她结婚的时候,没有做任何财产公证。

    慕少身价惊人,若是二人离婚,按照一人一半来分。

    那么洛浅也能分到不少。

    毕竟慕少一个月的进项,就足以她吃几辈子了。

    听着电话挂掉的声音。

    洛浅低头,无力的很。

    她跟慕云靳的婚姻要走到尽头了吗?

    “少奶奶,您真的去相亲了?”

    风姨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怎么也不相信,她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洛浅点点头,抬头看向风姨关怀的目光,轻声道:“对不起。”

    风姨对她一直很照顾。

    出了什么事,也都站在她这边。

    “风姨,我上去拿一下东西先走了,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洛浅什么也没解释,上楼去收拾东西。

    然而,上楼之后,环视一圈,却发现什么都不用收拾。

    衣帽间里,她跟慕云靳的衣服一人一半。

    全都是奢侈品,各种限量名牌。

    哪一件穿出去,都能吸引无数目光。

    然而,这些其实都不属于她。

    这些东西,她连上面的装饰品都买不起。

    洛浅叹了口气,又去了卧室。

    他们二人的卧室,一向以简单干净为主,并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布置。

    她转了一圈,终于发现似乎有东西可拿。

    那就是放在床头柜上的书。

    然而,她想了想,拿那些书也没用了。

    纵然学校不开除她,但是这么大闹过之后,她似乎也回不去了。

    最终,洛浅什么都没拿。

    甚至衣服都没换,不过洗了把脸,便带伤回去了。

    “浅浅,你去哪了,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纪珍一夜未睡,一直在家中等着。

    看到她回来,又看到她脸上的伤,实在担忧的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