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苏大少放水,外面的保镖当然不会拦着。

    酒店这边基本都是苏家的保镖。

    因此,只要有苏大少一句话,就算没有请柬的人,也能进来。

    “我,我不知道有没有资格。”

    男人有些不安的低下头,轻声道:“我,我不会见姐…”

    话说到一半,他便改了口,“我不会见苏小姐的,我只是想在后台弹首曲子给她。”

    也算他对她的祝福了吧。

    男人这话说完,场面就更安静了。

    不多久,苏远帆闷闷不乐的开了口,“哼,一首破曲子有什么用,我妹妹当年吃了那么多苦,每天要打好几份工,还不是为了供你上学,你却狼心狗肺的那样对我妹妹。”

    “你如今倒是有脸出现了。”

    听了苏远帆的话,江莫也不反驳,只是点了点头。

    他知道,他有多么糊涂,也知道他有多么混蛋。

    姐姐当年为了他放弃学业,饥一顿饱一顿,将所有的钱都省下来供他上学。

    为了他放弃了所有梦想。

    可为了一个女人,他却伤害了最疼爱自己的姐姐。

    他们本就不是亲姐弟,不过同为孤儿院的孩子。

    姐姐也压根没有义务照顾他。

    可姐姐那么苦,那么累,却从未说过半句抱怨的话。

    他却那么混蛋伤透了姐姐的心,还退了学将姐姐之前的努力全部浪费掉。

    若是早知道会退学,他当初就不该让姐姐打几份工养她。

    所以,后来江莫带着纪珍离开。

    他知道他欠苏浅的太多,因此唯一可以弥补的,就是不再拖累她。

    这一消失便是六年。

    那时候苏浅才嫁给慕云靳没多久。

    如今两个孩子都已经五岁了,苏浅跟慕云靳也要弥补婚礼。

    江莫也有二十三了,再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了。

    他如今的心愿,就是希望在苏浅婚礼上弹一首曲子给她作为祝福。

    他并没有见苏浅的打算。

    苏浅如今过的很好,家庭美满,很是幸福。

    他不想打扰苏浅,只是安静的在后台弹一首钢琴曲就好。

    苏夜辰转头看了苏远帆一眼,眼神凌厉。

    “我出去透透气。”

    苏远帆起身,麻溜的溜了。

    他不是很想跟江莫说话。

    他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妹妹要结婚举办婚礼是喜事一件。

    他会忍不住揍人的。

    这小子当年有多混蛋,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所以他跟江莫实在无话可说。

    苏夜辰跟苏睿倒是耐得住性子,问了江莫的近况。

    江莫当年带纪珍离开后,日子过的很苦。

    他们没有存款,没有积蓄,当真寸步难行。

    江莫带着纪珍回了纪珍的农村老家,暂时在那安顿下来。

    至少在村子里开支小。

    然后,江莫在城里打工,开始的时候只能做一些最低层的工作,苦的时候甚至天天去洗盘子刷碗,完全放弃了音乐梦想。

    再后来去了城中酒吧驻唱,因为有音乐功底,所以渐渐的有了些粉丝,收入也高了些。之后,江莫报了成人高考,拿到了学历,找到了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