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浅浅,真是抱歉,本来是那么喜庆的日子,却因为我的事情闹成这样。”

    须臾,蓝铭起身,有些愧疚的跟苏浅道歉。

    他们本来是来参见两人的婚礼的。

    这样实在不好。

    “说什么抱歉,都是一家人。”

    “表哥,你好好想想吧,还有那个凌雨萌心机很深,你尽量避免跟她接触,那种女人不是你跟她没什么事,就真的没什么的。”

    苏浅实在太了解这种白莲花的套路了。

    就算两人没事,也一定会被白莲花故意解读成有事的。

    而温漓跟蓝铭现在两人处于彼此不信任的阶段,最怕挑拨离间。

    “嗯,我知道了。”

    蓝铭点了点头,回房间反省去了。

    或许真的是他太着急了。

    他一见到温漓就着急的想要抓住温漓,不想要温漓离开,却没想过这样会适得其反,只会让温漓更难过。

    温漓回到了自己房间。

    温暖追上去的时候,温漓已经关了房间门。

    “姐,你把门打开啊,你不能连我也不见吧。”

    温暖有些担心温漓会做傻事,一只手可怜巴巴的在那敲门,“姐,你别冲动啊,你先打开门让我进去啊。”

    许久,里面传来温漓平淡的声音,“暖暖,我没事,你回去吧。”

    “那你给我打开门啊。”

    “我想睡一会,你先回去吧。”

    “……”

    温暖皱着眉头,不想离开。

    担心温漓情绪不稳会做傻事。

    这就跟她当初的状态是一样的。

    她当初也是萎靡不振,还真想过要做傻事。

    她现在害怕温漓也是那种状态。

    毕竟凌雨萌的出现以及所作所为,当真挺刺激人的。

    “暖暖,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而且明天浅浅跟慕少结婚,你觉得身为伴娘的我,会为好姐妹添麻烦吗?”

    温漓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不想跟温暖多说。

    不过,她也没想过要做傻事。

    虽然心痛,但她一直很坚强。

    她还有朋友跟家人,她不能让父母担心。

    她长这么大,现在应该是孝顺父母的时候,而不是让父母担心她的时候。

    温漓的话,总算让温暖有些放心。

    这时,顾大助理忽然从天而降着急道:“暖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温暖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顾臻。

    她也就敲了几下门啊,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顾大助理无事一直在外面徘徊。

    所以听到温暖的声音便过来了。

    他要一直留在酒店,直到明天早上慕云靳过来。

    虽然身为伴郎,不过他似乎并不关心新郎。

    他更关心的是自个的小媳妇。

    所以对温暖的声音格外的敏感。

    察觉到温暖打量的目光,顾臻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解释道:“我刚刚想抽支烟,在走廊上听到了你的声音,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

    “哦。”

    温暖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道:“没事了。”

    她怔了怔,叹了口气,而后转身便走。顾臻急忙跟了上去,“暖暖,怎么了,你怎么不开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