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都带了东西,怎么可能没过去,是浅浅不肯收?”

    蓝老夫人凭着自己的推测道。

    凌雨萌立刻摇头,“蓝奶奶,我只是拿了东西,还没有去呢,我真没事,您不要多想啊。”

    “真的没事?”

    蓝老夫人的语气瞬间凌厉了许多。

    凌雨萌摇了摇头,“没事。”

    “那我去问浅浅。”

    蓝老夫人要去找苏浅。

    见此,凌雨萌不得已才抓住蓝老夫人道:“蓝奶奶,对不起,是我说错了话,才被保镖赶出来的,不怪浅浅,您别去了,浅浅准备试婚纱呢,您这么一去,再跟浅浅吵起来,会影响她的心情的。”

    刚刚凌雨萌已经看到了床上的婚纱,所以便故意找了这么个借口。

    “被保镖赶出来的?”

    蓝老夫人不解的很,“就算你说错了话,浅浅也不至于如此不给你面子,你说了什么?”

    她的外孙女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看到蓝老夫人质疑的目光,凌雨萌便道:“是浅浅本来好像不想收我的礼物,温漓收了,说让我改天还礼。”

    “正好蓝铭哥也在,我就开玩笑说了一句,等我跟蓝铭哥成亲的时候,让浅浅再还礼。”

    “我也就说着玩的,而且,而且奶奶也一直希望我们在一起啊,结果浅浅就生气了,让保镖把我赶了出去,还吩咐保镖以后不许让我接近她的房间。”

    “蓝奶奶,婚礼结束之后,您帮我跟浅浅解释一下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说话口无遮拦,可能伤到温漓了,对不起。”

    凌雨萌低着头,捏着手中的礼物,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她说的倒是事实。

    她被赶出来,还就真的是因为这么一句话。

    所以即便蓝老夫人质问苏浅,她也不会露馅。

    但是,这样一来,凌雨萌一句话牵扯了蓝铭温漓苏浅三个人。

    连带着苏浅也成了帮凶。

    果然,听了凌雨萌的话,蓝老夫人脸色瞬间变了,气的浑身颤抖,怒不可遏,“我说铭儿这孩子怎么跑这么快,连我身体不舒服都不顾及了,说是去看浅浅,原来是去看温漓了。”

    “这倒真是个好借口,浅浅这孩子是非要气死我不可,竟然故意给他们制造机会,还将你赶了出来。”

    “你说的哪句话错了?”

    “我本来就是要让你跟铭儿结婚的,她温漓还想进我蓝家的门,门都别想。”

    “只要我活着一日,她就别想成为我蓝家的人!”

    “走,奶奶带你去讨公道,被赶出来的应该是温漓不是你!”

    蓝老夫人气不过,认为凌雨萌受了委屈,便要去为凌雨萌讨公道。

    见此,凌雨萌急忙拉住蓝老夫人劝道:“蓝奶奶,明天浅浅就要跟慕少举行婚礼了,这个时候闹,不是给她添堵吗?”

    “而且也确实是我多嘴,我不该说那样的话的,您别去了,不然我真的要无地自容了。”

    “蓝奶奶,浅浅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咱们不能破坏啊。”“蓝奶奶,您就听我一句劝吧,求您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