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的婚纱震惊了温漓跟温暖两姐妹。

    就连念念跟酒酒都看傻了。

    “哇,妈咪好漂亮的婚纱,念念也想穿!”

    看到床上梦幻般的婚纱,念念小公主都要跳起来了。

    这婚纱是苏浅亲自设计的,知名一流设计师的水平,用料是最好的,花边设计独特,款式新颖,婚纱上的宝石更是熠熠生辉。

    而且,这婚纱是纯手工制作,制作师傅也是慕少专门请的。

    温暖跟温漓也是看的惊愕不已。

    “苍天,太奢侈了,太浪漫了。”

    温暖忍不住摇了摇头,拍了拍胸口,看着那婚纱,眼中满是羡慕,“浅浅,慕少为了娶你,是把南非最好的宝石都找来了吧。”

    “实在无法想象,明天的你到底有多漂亮,好幸福的新娘子。”

    每个女孩,大概都有一个婚纱梦。

    所以看到这件婚纱,也勾起了温暖心底的梦。

    她一直所期待的那个场景,浪漫温馨……

    温漓何尝不也一样。

    她伸手,轻轻的拂过那柔软的婚纱。

    曾几何时,想着跟蓝铭也可以步入婚姻的殿堂。

    她甚至早就看好了婚纱的款式,还有结婚戒指。

    她曾经还想偷偷去拍婚纱照。

    不过最终的最终,那些所谓的梦想,所谓的期待,全部都被埋在了心底。

    “浅浅,真好,你终于能弥补你的遗憾了。”

    须臾,温漓嘴角扯出一丝笑,真心的祝福苏浅。

    温暖亦是点了点头道:“是啊,浅浅真好,真羡慕你呢。”

    “所以啊,人生要懂得珍惜,如果还有机会去弥补,一定不要犹豫。”

    苏浅希望两人也能跟她一样看开一些。

    温漓跟蓝铭在一起。

    温暖跟顾臻在一起。

    “妈妈,你怎么不理我,我也想要穿婚纱。”

    念念着急的往床上爬。

    什么好玩的玩具,这会都已经吸引不了她了。

    唯一能吸引她的,便是这婚纱。

    小女孩一般都喜欢这种很唯美的东西。

    像是酒酒就完全不感冒。

    “你啊,还太小了,才五岁就要穿婚纱,再等二十年吧。”

    苏浅伸手抱起女儿,笑着道:“长大以后,不要那么着急结婚,好好考验考验,就像妈妈考验你爸爸一样。”

    “妈妈你是怎么考验爸爸的?”

    念念傻乎乎的问。

    苏浅想了想。

    呃,好像压根就没考验啊,才认识不多久,便去领证了。

    那时候,她甚至都不了解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出去透透气。”

    温漓起身走了出去。

    看到苏浅的婚纱,她是为好友高兴的,同时心底难免酸涩,眼眶有些红。

    这家酒店环境非常好。

    温漓不知不觉走到了游泳池边。

    泳池内有动静传来。

    温漓抬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微微一怔,急忙转身想走。

    不想,那人忽然上了岸,一把抓住了她。

    “温漓,我们谈谈。”

    只穿着一条泳裤的蓝二少,浑身都是水。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之前蓝二少被温漓无视,他实在心烦,便跑来游泳,想要去去心中的火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