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臻,你在做什么啊?”

    温暖都要气哭了。

    你猜这货在做什么?

    这货在帮她打包内裤。

    而且还把她各种颜色的内裤,每样都拿了一条出来。然后单独装袋打包。

    目测已经打包了七八条了。

    温暖:“……”

    苍天啊,能收了这妖孽吗?

    她现在真的是尴尬的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别的帮她打包也就算了。

    为什么内裤也要帮她打包啊。

    而且把她所有的内裤都找出来,一条一条仔细的挑,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吗?

    幸亏这是顾臻,她还有点理智。

    不然她早就端着手中的果盘,直接扣对方脑门上了。

    这看起来有点…变态啊。

    温暖咽了口唾沫,急忙将水果放在桌上道:“顾臻,你干什么呢,住手住手啊,别翻了。”

    “帮你收拾衣服啊?”

    顾臻转头看了她一眼,一点都没有尴尬的意思。

    “你坐在那别动,实在无聊,下去遛狗,一切交给我就好。”

    顾大助理完全是将温暖当做女王来宠。

    温暖却是脸颊红红的,尴尬的要死,皱眉道:“你帮我收拾什么呢?”

    “内裤啊,不是至少住一周吗,多带一些,免得到时候去了再买。”

    顾大助理很是正经道。

    他是真的很正经,也不知道以前那个羞涩的顾臻是不是被狗给吃了。

    居然能把收拾内裤这种事情,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温暖欲哭无泪,“顾臻,你,你难道不觉得尴尬吗?”

    帮女孩子收拾这种东西,居然一点不脸红,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顾臻吗?

    这分明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顾臻,怎么变得那么流氓了?

    顾臻手中的动作不停,“那有什么,这写都是我买回来的,你记不记得上次你在出租屋里醉酒时候发生的事情?”

    “我在出租屋里,发生了什么?”

    温暖眨了眨眼睛,“你说我踹你一脚的事?”

    顾臻:“……”

    能不说那事吗,幸亏他运气好,身体素质过硬,不然早被这小姑奶奶弄死了。

    他的下半生幸福差一点就毁掉了。

    所以,温暖再醉酒,他估计都不敢陪睡了,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不是这事,就是你要洗澡我帮你拿衣服的事。”

    “帮我拿,拿衣服怎么了,我醉了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说起那次,很暖更是尴尬,纸巾都没脸去想。

    她到底什么时候得的毛病,每次喝醉了,就要顾臻陪睡。

    “我帮你拿了衣服,你却不肯去洗澡,因为我没帮你拿内裤,姑奶奶那次可真是你逼着我去拿的,不然你闹着不肯洗澡。”

    顾臻发誓,他以前脸皮可薄了。

    但是跟温暖几次接触下来,有些事情做的多了,一回生二回熟,脸皮也就比原来厚了那么一点点。

    比如按现在帮温暖收拾内裤,就面不红心不跳的。

    毕竟总裁说了脸皮薄了找不到媳妇。

    温暖:“……”

    “然后呢?”

    她怎么记不起来了,她需要好好想想。她每次醉酒都是稀里糊涂的,如果不刻意去想的话,还真想不起来到底干了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