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到这,苏浅还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你不要总在暧昧找鸭,估计你的病也就好的差不多了,要找也找干净点的。”

    “不然,你下次出去玩不注意,总找那些便宜的,估计你这病没救了,年纪轻轻的,好歹为自己着想着想。”

    “再说了,你这舒家大小姐也不差钱什么的,出去的时候,点个贵的就好了,至少干净,而且还能将你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浅浅菇凉嘴巴毒起来,那简直比毒蛇还要毒几分,当真是毒死人不偿命。

    而且浅浅菇凉是个老司机,跟自家老公在一起的时候,车开的相当溜,还经常飙车。

    现在也是一开起车来,压根就停不下来。

    舒茗彻底被苏浅这话气到,面红耳赤,“苏浅,你什么意思,你还说没有针对我,你字字句句都在侮辱我你知道吗,我是可以告的你的!”

    “哦是吗?”

    苏浅打了个哈欠,笑道:“舒茗你不会不知道吧,这江城最著名的会所可是我二哥开的,他那可有很多客人登记啊。”

    苏浅眨了眨眼睛,笑的灿烂。

    其实,她压根没去查,她只是刚刚听到舒茗有病,自己猜测的,然后故意炸一炸舒茗。

    谁知,还真被她给猜透了。

    舒茗是个很疯的人,晚上经常去各种场所嗨皮。

    至于去没去过苏家开的会所,她也不记得。

    因为去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哪里能分得清楚到底是在哪个里面过夜的。

    舒茗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已,因为气恼整个身子都在抖。

    舒母站在那,更是尴尬的很。

    她一般都是听女儿的,女儿的事情她管不了。

    但是现在真的觉得很尴尬。

    这种事情被人给指出来,而且还是被最讨厌的人给指出来,那种感觉可想而知。

    舒茗没再说话,沉默的很。

    苏浅也没让开,就那样看着她。

    须臾舒茗抬头,皱眉斜了她一眼,语气依然不善,“让开!”

    苏浅没有吭声。

    舒茗怒吼,“让你让开你听到没有,耳朵聋了还是怎样!”

    她气的要死,气的要疯,偏偏要命的时候找不到任何借口反驳苏浅,所以也只能神经质的发脾气了。

    “舒茗,你刚刚骂了我就想走,你是当我是软柿子,还是当我老公是软柿子?”

    浅浅菇凉喜欢动不动就秀个恩爱。

    意思很明显,当我是软柿子,当我老公也是软柿子吗?

    你背地里骂我,不怕我老公弄死你吗?

    闻此,舒茗也气的不轻。

    这女人到底要怎样,她把自己打了一顿。

    自己都没怎样,也就说了几句话,她还想让自己道歉不成,门都没有!

    舒茗不屑的很,沉默片刻,忽然扬唇笑道:“我刚刚说你什么了,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要乱说,不然我也会告你诽谤的!”

    反正这件事又没有别人听到。自己不承认就好了,苏浅她还有什么能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