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以为自己再见到他的时候会很愤怒,然而没有,她很平静,平静的脸自己都不敢相信。

    “进来吧。”

    沉默许久,温暖侧了侧身子让他进来。

    欧阳煜点了点头,犹豫片刻,还是进了病房。

    两个保镖有些紧张。

    就这样把人放进去,回头少奶奶会不会生气啊。

    毕竟之前少奶奶可是说了好多次了,坚决不能让这人进去。

    “没事。”

    似乎是看穿了两个保镖的意思,温暖立刻开口道:“我会跟浅浅说的,你们不要担心。”

    听了温暖的话,两个保镖这才放了心。

    温暖关上了门,走到床边坐下,垂着眸子,不想说话。

    以前有很多话想要跟他说,现在也有很多话想说。

    但是以前说的出来,现在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暖暖,你还好吗?”

    欧阳煜一脸心疼的看着她问道。

    温暖没有回答只道:“不是要说浅浅的事情吗,说别的做什么。”

    她不想听他说别的,尤其是什么道歉的话。

    伤害已经造成了,现在道歉还有什么用。

    说起来真的挺可笑的。

    “嗯。”

    欧阳煜倒也不勉强她,见她不想说,也就没说别的,直接拿出了一个药**,递给了温暖。

    “这是什么?”

    温暖疑惑的看着。

    “这是我在欧阳聘婷一个保险柜里找到的,这个保险柜在别墅花园里埋着,虽然没有什么说明,但是我想应该是苏浅的解药,你可以交给慕云靳,让他找医生化验一下就好。”

    欧阳煜找了许久,才找到这药。

    开始翻遍了屋子,可是什么都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没有。

    最后他找到了以前的佣人的联系方式,挨个询问了下,最后又去欧阳聘婷的房间搜寻了几次。

    最终确定药可能被她埋起来了。

    而据佣人说最近欧阳聘婷每次回去都喜欢去花园逛一逛。

    所以他猜测药是埋在花园那。

    因此将花园翻了个底朝天,总算找到了。

    这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完全是一个人挖出来的。

    为了查这事,他真的是绞尽脑汁。

    看着手里的药,温暖手顿时一抖,随后猛地攥紧,着急的拿了手机去打电话。

    苏浅开始没有接,她在忙,手机在桌子上。

    助理看到之后,给她拿了过去。

    温暖急的要死,一个劲的嘟囔,“接电话,接电话,浅浅快接电话啊。”

    这个消息实在太重要了,她恨不得马上传出去。

    终于,苏浅接了电话,“暖暖,怎么了?”

    “浅浅,你快来医院,快,快点过来。”

    苏浅听到她结结巴巴的声音吓了一跳,“暖暖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别急,我马上过去。”

    “好。”

    苏浅挂了电话,丢掉手中的工作,急忙开车往医院赶。

    医院不是有保镖吗,这是怎么回事?

    挂掉电话之后,温暖还在手抖,抖着抖着就哭了。

    欧阳煜起身,想伸手给她擦眼泪。

    温暖却立刻反应过来,抬头看着他,眸中满是惊恐与不安。见此,欧阳煜的手瞬间僵在那,一动不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