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欧阳煜现在可以说是自由之身。

    本来就无人拘束他,所以舒家是想要让他做上门女婿的。

    他们对舒茗太过宝贝,不想让女儿脱离自己的视线。

    而且他们想让两个人的孩子姓舒。

    不然他们也不会选中欧阳煜。

    若是换成别人,大概是不会做上门女婿的。

    只是欧阳煜这个豪门公子有点特殊罢了。

    而且舒茗喜欢,虽然处处生气,经常责备欧阳煜不够爱她,可她还是不想放手,似乎两个人这样相互折磨很有趣似的。

    “妈,您看我现在这样,还怎么结婚啊,我可是打算很快就结婚的,现在又要耽搁了,都怪苏浅那个贱人,她居然下手打我。”

    舒茗现在的疼痛不比温暖差,动一动就疼,脸上的伤也厉害。

    “妈,您跟爸爸商量了没有,怎么整治苏浅?”

    舒茗可不是个随随便便就能受委屈的人。

    毕竟她是正儿八经的豪门出身,从小到大一丢丢委屈都没受过,没吃过苦,没看过别人的脸色,没挨过打。

    栽倒苏浅手里这一次,可以说是栽的非常狠了。

    “女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苏家跟慕家都不好惹,苏浅的父亲还特意打了电话来,让我们管好你,也不要再去找温暖的麻烦了,咱们就消停些吧。”

    舒母也很无奈,毕竟凭实力来说,他们实在是差了点。

    欧阳家当年可比他们厉害多了,但是因为跟苏家慕家蓝家三家发生冲突,最后受了重创,从此一日不如一日,这次更好了,直接挂了。

    别说翻身了,人都进去了。

    他们先前的投资完全打了水漂,差点没心疼死,那可是一大笔巨款啊。

    “妈,我都被揍成这样了,您还不为我报仇,我从小到大可没受过这些委屈。”舒茗皱眉,不开心的看着舒母急道:“妈,我至少要住十天的院,我凭什么被人打一顿就什么都不说,就算不去找他们算账,也该找人堵住苏浅,将她打一顿,最好卸掉她一只胳膊,才能消解我心头之恨。

    ”

    舒茗开口就是一只胳膊,可见这次苏浅做的事情,着实激怒了她。

    “女儿,听话,这事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以后你也不要去招惹那苏浅,井水不犯河水,不然惹怒了苏家跟慕家,咱们也不好收场。”

    舒母叹了口气,她也不想让女儿受委屈。

    若做这事的是别人,她二话不说,早就找那人去算账了。

    可偏偏做这事的是苏浅,她根本奈何不了。

    “那舅舅呢,舅舅在军中是有关系的吧,我就不相信了他们敢动军方的人,您若是不跟舅舅去说,我去说,让舅舅施压,非要弄死苏浅不可,还有温暖……”

    舒茗忽然提到了温暖。

    其实,她最关键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苏浅而是温暖。

    站在外面的欧阳煜脸色瞬间变了,额头青筋凸起。

    温暖都已经这样了,她还不想放过温暖?“反正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次是骨折,当真是便宜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