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温暖的眼泪,顾臻再次心塞不已,急忙放下手中的米饭,拿起纸巾给温暖擦眼泪,一边擦一边道:“别哭,别哭,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如果你觉得不解气,回头我就把舒杨的胳膊也卸了。”

    舒杨既然敢让温暖的手臂骨折。

    那么他也可以以同样的方式还回去,不管到底会带来什么后果。

    总之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温暖。

    温暖急忙摇头,“不要再为我惹事了,你们都不要再这样了,你们越是如此,我越是心痛,真的,不要冲动了。”

    她已经落魄到如此境地,怎么舍得让朋友再为了她招惹舒家呢。

    舒家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跟舒家对着来,也肯定要伤元气,损失财力。

    “没事。”

    见此,顾臻急忙给她擦了擦眼泪,安慰她道:“听说少奶奶回家跟苏总裁他们说了一声,舒家应该不敢做什么,那个舒茗也不敢,少奶奶都把她打成脑震荡了,舒家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错,舒家的人的确在医院,也是气的要死,但是没人敢来找温暖算账。

    苏邵诚已经跟舒家的人打过招呼了,告诉他们不要再乱来。

    这事是他们先招惹的温暖,跟温暖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苏邵诚的意思是,我女儿把你女儿揍了,那也是活该,是你女儿该揍,你不许有任何意见。

    没错,苏总裁就是这么个意思。

    虽然平常看上去很严肃,对女儿要求也严格一些。

    但其实在护犊子这件事上,他向来是不遗余力的。

    最多在家严肃点,但是只要出去了,肯定是护着女儿的。

    女儿好不容易找回来,他亏欠女儿那么多,不好好护着,良心上过不去啊。

    温暖眼眶微红,哽咽道:“如果不是有你们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你们。”

    这个你们当然包涵了顾臻。

    但是顾臻听着心酸。

    他伸手摸了摸温暖的头,“傻丫头,谢什么谢,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你不喜欢我,我们便做朋友,你喜欢我,我们便做恋人,不管什么时候我都陪着你。”

    顾臻现在的心态很好,很平和。

    他最怕的是温暖精神出问题。

    所以他想一直陪着温暖,哪怕以朋友的身份也无所谓。

    温暖抬眸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来吃饭吧,阿彩做的,今天没时间了,改天我亲自给你做你喜欢的。”

    顾臻再次端起了米饭,又夹了一些荤菜给温暖。

    温暖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些,但是胃口不好,没吃多少。

    顾臻也不敢勉强她,只能随了她的意。

    第二天,苏浅来看温暖,让顾臻先去公司。

    她来陪温暖一天。

    她想过了,总让顾臻陪着也不是事。

    温暖有些话肯定是不能跟顾臻说的。

    让顾臻晚上来做陪床家属就好了。

    “暖暖,我刚刚在外面买了蛋糕,早上没吃饱,我们一起吃。”

    苏浅买了草莓蛋糕来。温暖以前特别喜欢吃这些甜食,尤其是草莓蛋糕,每次看到草莓蛋糕眼睛都亮亮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