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又动了动身子,动了动手臂,结果钻心的疼痛瞬间传来,疼的她眼泪都快下来了。

    “暖暖,别动,你手臂骨折了,千万不要乱动。”

    见此,顾臻急忙开口道。

    听到动静,顾臻立刻转头看了一眼,紧张道:“暖暖,怎么了?”

    医生说温暖大概这个时候会醒,倒是一点没差。

    只是看到很暖紧皱的眉头,顾臻难免担忧。

    温暖听到声音,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感觉脸都不是自己的了,即便是睁开眼睛,都很费力也很痛,难受的只想哭。

    而那种难受,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温暖又动了动身子,动了动手臂,结果钻心的疼痛瞬间传来,疼的她眼泪都快下来了。

    “暖暖,别动,你手臂骨折了,千万不要乱动。”

    见此,顾臻急忙开口道。

    温暖睁开眼睛,愣了愣,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两个字,骨折?

    她骨折了?

    她急忙转头看向自己的左手臂,左手臂还缠着绷带,已经被固定好了。

    看着那刺眼的白,温暖无声的笑了。

    随后,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骨折。

    第一次骨折,是为了一个男人。

    因为那个男人,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小三。

    温暖想想便觉得可笑的很。

    她是不够优秀,不够好,但是她从未想过去做别人的小三。

    哪怕再爱也不会。

    她的父母将她养这么大,呵护备至,不是让她去给人做小三的。

    温暖咬了咬牙,脸色苍白,眼泪仍然止不住。

    顾臻手足无措的看着她,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暖暖,别哭,别哭好不好?”

    他知道,他说的是废话。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劝。

    温暖一哭,他整个人都懵了。

    “暖暖,别哭,别哭好不好,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让你去买饭,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顾臻依然自责的很。

    “不过少奶奶把舒茗给打了,好像伤的不轻,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就别伤心了,气坏了自己,岂不让他们得意。”

    顾臻继续劝着,只是感觉言语苍白无力。

    听了他的话,温暖总算有所反应,转眸看了他一眼,微微凝眉,“浅浅将舒茗打了?”

    顾臻点头,“少奶奶看了网上的视频,就赶了过去,把舒茗打了一顿。”

    要知道那一顿可是揍的非常厉害啊,差点没揍死。

    闻此,温暖眼里的泪再次落了下来。

    如果不是有好姐妹在,这口气怕是都没人给她出。

    她做错了什么?

    舒茗抢了她的男朋友,抢了就是抢了。

    她无力去把人抢回来,也没有那个心思。

    可为什么舒茗却不肯放过她。

    温暖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不再吭声。

    原本明亮的眸子,如今已经变得暗淡无比。

    因为这件事,她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生机一般。

    顾臻倒了杯水给她,“暖暖,先喝杯水。”

    温暖没有吭声,也没有任何表现,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这样的情况让人很担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