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踩了人,就想跑,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温暖这就是你的素质吗?”

    “还是说,你十几年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全部都被狗给吃了!”

    那人的话尖酸刻薄,只是声音很低。

    旁边的人都在买东西,压根没有听到,只有温暖听的清楚。

    温暖深吸一口气,脸色难看的很,但是她仍然不想理会这女人,不然这人只怕跟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开。

    她伸手甩开那人,欲要离开。

    她惹不起,那就躲的起好了。

    然而,谁知那人竟然如此无礼,再次伸手拽住了她,“温暖,踩了我必须道歉,你想走,没那么容易!”

    舒茗一脸不屑的看着欲要离开的温暖,眼神冷的很。

    她早就想找温暖算账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所以今日在这里遇到,对于舒茗来说实在高兴的很。

    然而对于温暖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经历了上一次的争执,温暖对舒茗这个女人,真的是本能的恐惧。

    她很怕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看似和善,但是阴狠起来,实在太吓人了。

    她咬了咬唇,皱眉看了舒茗一眼没有说话。

    是她踩了舒茗,但是她还想一巴掌扇死这女人,才不会道歉。

    “温暖,你不是温家的小姐吗,阿煜的前女友吗,你不是很温柔,很善解人意吗,为什么踩了我,就不肯道歉呢,温暖你是不是太不要脸了,你所谓的温柔,也就只是在阿煜面前伪装一下是不是?”

    舒茗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和善的很。

    然而,却没人听到她到底说了什么。

    温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已,咬牙切齿道:“舒茗,我对别人有礼貌,但是对你这种小三,永远都不会有。”

    “温暖。”

    舒茗再次喊住了她,“到底谁才是小三,你一直不被欧阳家承认,做小三的人是你,我跟欧阳煜已经订婚了,马上结婚了,你以前喜欢的男人,现在在我身边,我在享受。”

    “晚上很寂寞吧,不过没有关系,不是有那个顾臻吗,看上去他还不错,应该会为你缓解寂寞的。”

    “你这样的女人,一看便是欲求不满,十足十的荡妇,你……”

    舒茗的话,彻底激怒了温暖。

    温暖再也没忍住,扬起巴掌,对着舒茗的脸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舒茗并没有躲。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瞬间吸引了所有便利店的人。

    众人皆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转头一脸愕然的看了过来。

    而舒茗则很配合的倒在了地上。

    温暖怔了怔,她虽然打了舒茗一巴掌,可是她没下手那么狠,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她实在太清楚了。舒茗跌倒在地上,眼泪瞬间落了下来,皱眉道:“温暖,你怎么可以打我呢,虽然我跟欧阳煜在一起了,但是我们一直是真心相爱的啊,我们早就订婚了,你当初插足我们的感情,我都没说过什么,为什么

    现在要打我?”

    这位舒家小姐,瞬间秒变白莲花,楚楚可怜。

    她这么一说,在场很多人便认出她来了。

    毕竟之前她跟欧阳煜订婚的消息,可是轰动全城,网上放了她跟欧阳煜的照片。

    她之前宣布订婚,本来就是很高调,所以认识她的人多也不足为奇。

    再听她刚刚直接说欧阳煜的名字,更能知道她是谁了。

    “那是舒家的千金,就是那个势头正旺,商界新秀的舒家?”

    舒家前几年在江城,还没有这么大的名气。

    这几年发展很厉害,所以人人都知道舒家。

    众人一脸愕然的议论着,“打人的是欧阳三少爷的前女友吧,听说是温家的小姐。”

    “温家可比不上舒家啊,都没什么存在感。”

    “是啊,的确没什么存在感。”

    “怪不得没什么存在感呢,你看她这个素质,这么差劲,可见温家也不怎么样。”

    “是啊,明明她才是小三,居然还打人,真是猖狂。”

    “对对对,很不要脸的。”

    之前舒茗暗中散播消息,温暖才是小三,还找人写了一些胡说八道的文章。

    吃瓜群众不明白真相,以为文章中报道的就是事实。

    而如今看到温暖动手打舒茗,更是不屑的很。

    温暖被那些话刺痛,咬了咬唇,皱眉解释了一句,“我不是小三,舒茗才是小三!”

    “得了吧,舒小姐跟欧阳三少爷,那是人家家里的长辈认可的,之前人家都出来说了,你都没被认可,怎么不是小三,就是爱偷情的小三罢了!”

    虽然欧阳家倒了,但是欧阳老爷子之前也的确公开宣布过,舒茗才是他的孙媳妇。

    有了长辈的公正,温暖这个存在感极低的前女友,的确不算什么。

    温暖攥了攥拳,愤怒不已。

    舒茗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她叹了口气,以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温暖,而后伸手拍了拍温暖的肩膀道:“温暖,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还年轻,别冲动了,还是找个喜欢你的人嫁了吧,祝你幸福。”

    舒茗的表演不错,情深意动,这表演可以给满分。

    围观的人也都好奇的看着,忍不住赞叹道:“舒小姐人真是好啊。”

    “是啊,舒小姐通情达理,怪不得会是正牌女友,那小三怎么比得上。”

    不过大多数人都只是看着,事不关己罢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从一开始救一直在嘴贱的议论,不知道是想讨好舒茗,还是想做什么。

    就在围观的人议论这事的时候,舒茗忽然小声对温暖说了一句,“温暖,你不觉得你自己就是个婊子吗,欧阳煜最多也就玩玩,怎么可能将婊子领回去做老婆,鸡就是鸡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她故意讽刺温暖是做那个的,这话对于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侮辱。虽然温暖明知道舒茗在用激将法激怒自己,可她还是没忍住,气的又是一巴掌扇过去,而后抓着舒茗的衣领就开始打,一边打,一边怒道:“舒茗,你才是婊子贱人,你用卑鄙的手段,破坏别人的感情,你还反咬一口,你要脸不要脸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